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可不里城
    清教的影响力,也就在这‘送温暖’的行动上,迅速在八米俺扎根。

    另外根据百姓们做礼拜的习惯,伊本·凯利斯又会命人在清真寺里。与各位伊玛目当众讨论教义,从而证明清教教义的正统地位。

    那些伊玛目们,自然是投靠了的。讨论教义,也不过是演戏罢了。但是那些信徒们可不知道!所以在这样的洗脑下,也就慢慢认可了清教的教义。

    还有宣教司精心培训的说书人,也在护教军攻占古尔之前,就以经商的名义,渗透到了古尔之地的各个城池。在护教军夺取了城池的控制权后,马上在各个酒肆、客栈,以讲故事的方式,声情并茂的将清教的教义融入到各种有关真主与信徒们的故事里。

    因其通俗易懂,又带有很强的趣味性。所以很容易被百姓接受,潜移默化的,就达到了寓教于乐的目的。

    八米俺城内的说书人,还被伊本·凯利斯接到城主府里做客。并在宴席上,有幸当众说上一段儿。

    于是各个有身份的老爷们,也都将说书人请到自己家里。一些酒肆也花大价钱,将说书人请去说上一段儿。

    似乎这样做了,才能体现出自己的身份与地位。

    正是在这种种举措下,清教在八米俺的发展速度,远比菲斯洛固要快。以致在李承绩拜访清真寺时,达到了所有信徒改教的奇效。

    李承绩也很满意伊玛目们和教徒们的识趣。并对伊本·凯利斯的安排,也颇为满意。

    不过听闻开伯尔山口大军压境的战报后,李承绩不愿在八米俺多待。就迅速领着兵马,离开了八米俺。

    其实他原本还想着瞻仰一下巴米扬大佛的雄姿。

    在后世,因战争的原因,巴米扬大佛已经被毁。但在这个时代,巴米扬大佛还好好的矗立在八米俺城外。并且还有一大片佛寺岩窟,都还保存完好。

    也是巴米扬大佛所处的地方比较偏僻!在当地百姓全盘回教化以后,那些岩窟只是被废弃,而没遭到大肆焚毁。否则的话,也不会流传到后世了。

    这么过了两天,途径帕米尔山脉南麓,到达可不里(喀布尔)河谷。在最大的可不里盆地,生长着诸多的橡树、野橄榄树、石榴树、阿月浑子树等亚热带数种和灌木。

    气温也随着海拔的降低而逐渐回升!夏天的闷热,李承绩已明显的感觉到了。

    而在可不里谷地的东南山顶,一大群人正等在城堡外。

    这是巴拉喜萨尔城堡。建于五世纪,历史很悠久。并且历朝历代,都有过维护与整修。城上有棱堡和塔楼,防御工事很完善。而可不里城,则从城堡沿着希尔达尔瓦扎山向西。与后世的喀布尔城区,隔着有些距离。

    “启禀大狄万,国主已到河对岸了。”,李大气听着,便见远处的可不里河边,已出现一大批人影。

    在后世,这便是喀布尔城的所在地。但当下,这里都是大片树林和小片田地。且受战事影响,田地多被废弃。茂密的灌木林在田地里肆意生长,要不了多久便会将这里变成原始丛林。

    当下站在李大气身后的,都是八米俺、菲斯洛固和吉慈尼的降军降将。从前势同水火的三方人马,现在都因呼罗珊的存在,而不得不心平气和的站在一起。

    说起来,倒真是世事无常。

    括拔斯蛮也在这些人中!在被护教军抓住后,他虽对杨吉尔灭里等人的羞辱而耿耿于怀。但是败了就是败了,他也干脆。所以在帖木儿灭里有心招降下,也愿意为呼罗珊效力。

    但是帖木儿灭里和卡尔旺到底是对他们不信任,因而领兵驰援卡伯尔山口时,并没有将他在内的降军带走。

    刚好李大气攻下了吉慈尼,领兵北上。帖木儿灭里和卡尔旺一商量,就将所有降将留下,只带走降兵。如此一来,括拔斯蛮他们也就成了光杆司令,也不怕他们**图谋不轨了。

    “括拔斯蛮,你总算是肯出来和大家见见了!”,赫托沙别站在括拔斯蛮身旁,带着些许讽刺道。有感于降军之将的身份,括拔斯蛮这些时日,都在军营里闭门不出。

    直到今日,才因迎驾之事,不得不出来。

    从前赫托沙别代表古尔部族军,没少和括拔斯蛮交手。且多数时候败多胜少,使得赫托沙别对其也就没什么好感了。

    如今虽都为呼罗珊做事,但嘴上还是忍不住讥讽几句。

    括拔斯蛮冷哼一声,就别过脸,懒得理会。

    但是一旁的法拉第,却是帮衬道:“括拔斯蛮有何不敢的。倒是你,害死了那么部族军,还有脸到处言说。”。

    尽管这时候没什么忠君的大道理,但是叛徒,总是被人唾弃的。即便法拉第也是降军,但他自认为,自己是为了保住苏丹的性命。所以相比赫托沙别引护教军入城的叛徒行径,自己还是有品行还是高尚一些的。

    “你!”,这是赫托沙别的痛楚。虽然得到了护教军的认可,但是在部族里,却失了人心。不仅古尔之地的部族都不与自己来往,身处的沙赫部族人,也对自己颇有微词。

    只是因护教军的存在,没人敢当面戳他的痛楚。

    一些族长听到法拉第的话,也都面带的不屑的看了过来。古尔的部族统领,也与赫托沙别拉开一段距离。

    这让赫托沙别气得脸色涨红!但因场合的缘故,又发作不得。

    刚好这时候,有人欢呼道:“国主来了!来了!”。

    随即跟着李大气,向山下行去。赫托沙别也不好计较,只用凶狠的目光盯着法拉第的后背。

    “拜见国主!”,李大气来到李承绩跟前,弯腰行了一个回教礼。其它军将,也都跟着行礼。

    “诸位免礼吧!”,李承绩骑在马上,身子微微后仰。声音也淡淡的,赫托沙别小心的打量着,觉得眼前的呼罗珊国主着实年轻得可怕。

    (感谢遥远星际的迷猫的月票。真的很感谢。)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