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锡斯坦省
    法拉第也在下面偷偷打量,为李承绩的年龄之小而暗自惊讶。也是他一直以为,李承绩应该是一位面相粗狂,四肢发达的壮汉。在部落人印象里,也只有这样的人才适合成为族长。

    这是与天争,与地斗的游牧部族,由来已久的习惯。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慑服部族的百姓。并威慑其它部落,使得部族变得强大。

    所以看到李承绩的真面目,他还有些不敢相信。

    “呵呵···看来传言是真的!”,吉慈尼的大伊玛目法拉索低声苦笑道。这次李大气北上,带来的不仅是降军降将。还有各个有影响力的宗教长老,古尔国皇族后裔以及当地的一些家族之主、部落之主。

    一来是为了让他们向李承绩表示臣服之心,二来防止他们在地方上生乱。本来李大气还想着派人将他们护送到马鲁的,但李承绩既然来了,就正好顺势见了。

    法拉索作为吉慈尼城的大伊玛目,自然也在随行之列。一路上,他也有幸见证了护教军的强大实力。像经过的地方,沿途都有部族来表示臣服。

    虽然没动用武力!但不战而屈人之兵,却更能彰显出护教军的强大。

    “也不全是真的。至少,国主的手臂没有羊肚子粗。”,赫托沙别在旁边听着,若有所思道。

    其实针对李承绩的传言,没有上千,也有数百。其中有比较贴近事实的。比如李承绩年龄不大,还没到双十。也有比较离谱的,说李承绩长得凶神恶煞,长得跟座山似的。那胳膊,都有肥羊肚子粗细。

    今日一见,发现李承绩不仅不凶神恶煞,反而还十分俊朗。和一些贵族长老和巨商大贾们豢养的男侍相比,一点都不呈让。

    只是不同的是,李承绩给人一种很强的距离感。让他们心里,没来由的有些惶恐。

    也是上位者当久了,性格上,就无可避免的会有些强势。在面对旁人时,骨子里就有一种傲然之心。

    尤其是在这种时候!李承绩自不会拿出什么礼贤下士的姿态,徒惹人笑话。

    毕竟这些人,可都是吃软怕硬,畏威不畏德的。若是对其将什么大仁大义,那迎来的只有嘲笑和瞧不起。但若棍棒交加,那他们就老实得更孙子似的。

    所以李承绩在这些人跟前,故意摆出一副高冷的姿态来。

    当下听着赫托沙别的话,法拉索微笑的点了点头。他是宗教长老,地位超然。自然不会和法拉第一样,与其结下私怨。

    就在他们低声说话的时候,李承绩已在李大气的引领下,进入了军堡。

    这里的地方不小,且各种功能性场所,也都一应俱全。在进入地方较大的正厅后,就有将士领着几个衣着不凡的男子走了进来。

    “别尔乌丁总督竟然在这里。”,帕什瓦·吉雅看着面色红润,精神头儿不错,且衣着整洁的别尔乌丁·沙木,有些惊讶道。

    他是得知李承绩南下后,从菲斯洛固赶到希巴尔山口山口等着的。所以对于别尔乌丁的下落,并不知晓。直到今天见了,才大感意外。

    “丹图尔苏丹,竟然也在!”,帕什瓦·吉雅又看到别尔乌丁身旁,神色落寞,发丝散乱的吉慈尼掌控者,自命的古尔苏丹丹图尔,惊声道。

    原本在他印象中,这两人是绝无可能活下来的。

    毕竟自古以来,部族人对于失败者,都是赶尽杀绝。从前古尔苏丹篡夺哥疾宁的王权时,就对哥疾宁的皇族势力,大肆屠杀。以致到了后来,哥疾宁的王公贵族们躲到剌火儿(拉合尔)苟延残喘数十年,也不放过。

    所以按照他的理解,护教军应该早早就将这两人挫骨扬灰了。

    “长老有所不知。这别尔乌丁总督和丹图尔苏丹,都已向护教军乞命。因而护教军的埃米尔,都决定留下他们的狗命,静待国主处置。”,赫托沙别和帕什瓦·吉雅关系不错。所以在见着他以后,就一起落座了。

    听到这话,帕什瓦·吉雅只觉这两人在劫难逃。但是这牵扯到古尔之地的权利更替,他是不能也无能无力干涉了。

    就冲着两人身后的一个身着灯笼裤,修剪过的弯胡子,明显波斯人装束的中年男子道:“此人又是谁?”。

    能被这样带到这里,显然都身份不低。只是他不知道,古尔之地,还有一位波斯苏丹或总督。

    “锡斯坦的总督--雅各比·阿布·艾哈迈德·哈拉夫·伊本·艾哈迈德。”,赫托沙别带着笑意解释道。

    在护教军借道锡斯坦时,雅各比据守刺陵城(今伊朗扎博勒)。并不自量力,派遣兵马在沿途水源之地投毒。

    依照锡斯坦地区尽是荒漠戈壁的自然条件看,他这投毒的方法,确实能将护教军逼退。只是他投毒的是赫尔曼德湖与萨巴里湖,以其广阔的水域,上万斤药石投进去,都只会被湖水稀释。

    更何况,这也是刺陵城唯一的水源。他们投毒,也等于自绝生路。

    所以这个办法还没来得及实施,底下的军将与官员就联合起来,向护教军投降了。

    结果等到城门大开,护教军入城。这位异想天开的总督,就稀里糊涂的成了文臣武将送给护教军的礼物。

    “萨法尔的后人,却是越来越不中用了。”,帕什瓦·吉雅摇了摇头,暗自叹声道。

    在三百多年前,萨法尔王朝的创建者--叶尔孤白·伊本·莱伊斯·萨法尔,曾以抢劫为生的盗匪发迹,成为锡斯坦的总督。后来在巴格达哈里发势微时,割据锡斯坦之地,自命为总督。

    随后又攻占塔希尔王朝的赫拉特和起儿曼,继而向东进攻法尔斯,远至今古尔之地的伽兹尼。声名远播,强横一时。但后来被伽色尼王朝灭亡,仅留下其后裔继续统治锡斯坦之地。

    也是锡斯坦与呼罗珊等地方相比,实在没什么甜头。尽管地方不小,但多是无法居住的荒漠戈壁。所以这样的地方,伽色尼苏丹也就任由萨法尔的后裔统治。

    如今伽色尼早已灭亡了一百多年,后继者哥疾宁王朝也被古尔人所灭。但曾为手下败将的法尔斯王朝后裔,却奇迹般的苟活到了现在。

    当然,这也是他们当孙子当惯了。无论是谁来了,都低下脑袋,俯首称臣。再加上锡斯坦本身没什么吸引力,才幸运的将法尔斯的血脉延续至今。

    不过碰见护教军,却反常的有了骨气。从而自寻死路,让法尔斯的后裔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中。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