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三章 杀鸡儆猴
    随后所有人都被带到城堡外的一个空地上。这是城堡的主人从前处罚犯人的地方!曾经的古尔苏丹,就在这里处决过哥疾宁王朝的后裔。

    一块块巴掌大的石头,散落在柔软的沙地上。其菱角分明,颜色深沉,让人看着就本能的生出抵触心理。

    丹图尔被带到沙地中间,三两个近卫,则手脚麻利的挖着坑洞。

    到了这时候,丹图尔才终于感到害怕了。

    因为这种地方,他在吉慈尼也命人弄了一个。很多违抗他意志,以及不信教的异教徒。都被他半埋在沙地里,处以石刑。

    在回教教义里,石刑之死是会下地狱的。身为真主的信徒,他更愿意去天堂服侍真主,而不是又黑又恐怖的地狱。

    所以立即挣扎着,惊恐的吼叫道:“不行!你不能这样对我!真主是不会饶恕你的!”。

    他之前那样硬气,既有教派敌对的缘故。也有他心里,浓浓的不甘。

    毕竟苏丹这个位置,他眼巴巴的等了好些年。直到前任苏丹死了,才凭着掌控的近卫军,一举拿下古尔国的东南疆域。所以有可能的情况下,他是万万舍弃不了拥有的权势与地位的。

    于是他刚开始,并不愿配合护教军劝降。就算手指头被切了,也咬牙坚持着援军来救自己。

    但得知吉慈尼投降后,他就明白大势已去。开始学着别尔乌丁,尽力配合护教军,好让自己活得更久一些。

    不过和别尔乌丁不同的是!

    他并不怕死。苟活着,也只是为了等一个一雪前耻的机会。

    但今日见着李承绩,他却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愤怒。

    因为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承认,自己败在这样一个年轻至极的毛头小子手上。

    便在别尔乌丁等人摇尾乞怜时,一反常态的硬气起来。

    可惜的是,他的硬气换来的,只有近乎诅咒般的石刑。

    “为何不行?你执迷不悟,枉顾真主教诲,活该下地狱!”,李承绩说着,近卫就将其推进坑洞里。再三两下,就将其腰部以下填埋起来。

    这是根据教法的规定。处以石刑者,女人胸部以下,男人腰部以下,掩埋进沙子里。最早从倭玛亚王朝开始,一直流传至今。到了后世,则只适用于男女通奸者。

    在呼罗珊境内,这样的处罚手段得到保留。只不过行刑者只能是官府,而不能是平民百姓。否则的话,就会视为故意谋杀。

    所以后世回教地区常见的‘荣誉杀人’,在呼罗珊是严厉禁止的。

    这也成为不少敌对清教的宗教长老,批判呼罗珊世风日下的有利‘铁证’。

    “不是的!我是真主虔诚的信徒,是古尔国的苏丹,你不能这样对我!”,丹图尔有些声嘶力竭。

    李承绩冷眼瞧着,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冷声道:“下地狱吧!”。

    便听砰的一声,石块结结实实的砸在丹图尔的脑袋上。一口血洞,也随即出现在他的额头。

    围观的降军降将,也都在护教军的注视下,纷纷拾起石头,朝着丹图尔扔去。

    当第一轮扔完,丹图尔已是头破血流,满身血污。但一双眼睛还是怒目圆睁着,却已没多少光彩了。

    “把没扔的推出来!”,李承绩肃声道。

    就见近卫将一个个没有扔石头的降官降将,推到空地中间。李承绩数了数,只有七个人,并不算多。

    “你们是要跟着丹图尔下地狱吗?”,李承绩说完,近卫们开始在丹图尔身边挖洞。

    “不不不···”,有人急忙辩解。也有人哭着脸,大声求饶。只有法拉第一人,面色不变道:“国主。你曾说过不杀苏丹的,为何要出尔反尔?”。

    他还是没法对丹图尔下以毒手。所以在别人扔石头时,他只闭着眼睛,好让心里好受一些。

    “启禀总督,此人是吉慈尼的城主,乃是丹图尔的心腹。为了劝其投降,为臣曾答应其不杀丹图尔,换取他放下兵器。”,李大气听着,连忙在李承绩跟前解释道。

    当时乃是权宜之计,也确实可以不用作数的。

    毕竟丹图尔他们,已经是粘板上的鱼肉了。因此护教军想怎么弄他们,就可以怎么弄他们。

    李大气也没想真的信守承诺,所以在李承绩要处死丹图尔时,并没有出面阻拦。

    当然,这也是丹图尔自己找死的结果。

    “嗯---”,李承绩应声着,就皱着眉头。在场的人全都拎着心思,不敢弄出动静。人群中的拉瓦索则苦着脸,为法拉第的不听劝而暗自叹气。

    “既然万户长答应过你,那此事便算数。”,说罢,就命令左右道:“将丹图尔拉起来,命医者看看。若是还有活头,便好好诊治一番吧。”。

    说到这里,李承绩又语气一转,冲着被赶出来的七人道:“至于你们,藐视君威,罪该万死。但真神在上,我就不对你们处以石刑。”。

    “求国主开恩,饶了小人吧!”,除了法拉第以外的六人,全都仓皇失措的哭求道。

    “不过你对故主忠心可鉴,可以免你一死。”,李承绩指着法拉第,随即有护卫放下举起的屠刀。

    就听几声惨呼,求饶的声音戛然而止。柔软的沙地上,也多了六具死尸。

    一旁看着的拉瓦索见法拉第还傻愣着,连忙出声催促道:“还不快谢国主大恩!”。

    这下,拉瓦索才反应过来。连忙底下头颅,谢李承绩的不杀之恩。

    到底能活着,没人想去死。尽管丹图尔对他有知遇之恩,但刚才的拒绝投石以及出面求情,已经足够还上了。所以现在,他已没必要对丹图尔誓死追随了。

    说起来,其实他早料到投降后,丹图尔会性命不保。但在当时,除了投降也确实别无他法。而且军中丹图尔的亲信不少,他若做得太过无情,日后也别想掌握最精锐的近卫军了。

    也是他考虑得长远!知道投降护教军后,呼罗珊绝对不会放弃这支古尔境内最精锐的近卫军。且为了收买人心,也会对降官降将,多有留用。

    因而私心想着,收买近卫军的军心,成为其统领。以便投降呼罗珊后,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显然,他的忠心也是有条件的!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