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流放荒岛
    “将雅各比和别尔乌丁押上来!”,李承绩用眼角余光打量着众人心有余悸的神情,冷声命令道。

    此次他之所以要当众杀人,为的就是杀鸡儆猴。虽然战场上,死的人并不少。但是这些上位者,可能没有亲眼瞧见。因而有必要杀给他们看看,好让其知晓。护教军的刀子,可从来都是锋利无比的。

    不过仅是这六个人,还明显不够。因为他们都是吉慈尼的降官降将,不能代表菲斯洛固、八米俺以及锡斯坦的文臣武将们。所以当下,还需要再杀人。

    想到这,他又觉得有些遗憾。因为李大气许诺的缘故,不能将丹图尔弄死。尽管在古尔的地界,背信弃义就是个笑话。但是胜者,就应该有胜者的胸襟。

    尤其是对方已经毫无威胁的情况下!饶其一命,还可以收买人心。

    因此对于丹图尔,可以饶其不死。

    当然,丹图尔也没什么活头了。在那么多石块的猛砸下,能活下来基本不可能。即便他之前似乎还留着一口气,但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

    而且受伤的地方,多集中在头部。很容易留下什么失忆、智力低下等后遗症。

    李承绩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在法拉第的责问下,坚持信守承诺。不然的话,丹图尔也别想完好无损的活着。

    毕竟毫无威胁的涵义,是等同废人的存在。那么脑子正常,身子康健的,自然不在此列。

    在他想着这些时,雅各比和别尔乌丁已面如缟素的押了上来。

    “求国主饶罪臣一命啊!往后必会为国主鞍前马后,小心伺候。”,别尔乌丁瞧着六具死不瞑目的尸体,大声求饶道。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哪还有一地总督的风范。

    雅各比的姿态比他好不了多少。瘫软在地,身下还有一大片水渍。一股异味儿飘散开来,却是吓尿了。

    到底是锡斯坦的土皇帝,平时养尊处优,无时无刻都有人供着。哪里被人当成狗一样,随意处置。

    “雅各比!”,李承绩冲其冷声道。实在是名字太长了,念叨起来还耗费口舌。所以直接取前面的三个字,简单又方便。

    “国--国主!”,雅各比的目光终是恢复了些神采,乞求似的看着李承绩。

    “你螳臂当车,意图对护教军不利,实乃不自量力。今日罚你死罪,全族皆贬为庶民,流放波斯海荒岛。”,李承绩的声音并不大,但听在所有人耳中,却如洪钟一般。

    也是李承绩的身份,让他们对其一举一动,都起了十分的心思。所以说话时,都自觉的洗耳恭听。

    “波-波斯海荒岛?!”,雅各比讶然出声道。其它人听着,也都神色微紧。

    波斯海也就是阿拉伯海。确却的说,是靠近波斯之地的海域。受副热带高压的影响,这片海域温度极高。并且风浪大,海况恶劣。岛屿不多,面积也都不大。

    虽然海上已有商队来回往返,但对身处内陆的锡斯坦、呼罗珊、古尔之地的人们来说,大海还是一个比较神秘的地方。所以一听被流放荒岛,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毕竟人们的恐惧,多源自对无知。像大海这样充满神秘的地方,自然能让人联想到很多不好的事情。

    “求国主宽恕罪臣以家人啊!我愿将萨法尔家族百年来的财宝,全都献给国主,求得宽恕啊!”,雅各比边哭边向李承绩爬来,试图抱住李承绩的腿,求得幸免。

    他是糊涂了!李承绩既然要将法尔斯家族流放,怎么会允许他们带走祖产。

    一旁看住他的近卫,可不是木头。马上踹其数脚,将其踩在地上动弹不得。

    李承绩也没有因他的央求而有所心软,依旧冷着脸道:“将法尔斯家族流放荒岛已是最大的宽恕。再央求,就让全族随你赴死。”。

    到底萨法尔家族在锡斯坦经营日久,根基深厚。为了方便日后的统治,只能将全族连根拔起。

    只是人口在任何时候,都是有用的资源。且打下古尔之地后,呼罗珊下一步就是打通出海口,建设海港。附近的岛屿上,也都要修建补给点,作为海上的贸易枢纽。

    刚好这些,都需要人口作为发展的基础。

    所以这些人,就是最好的目标了。

    而且不仅是他们,往后李承绩会对呼罗珊境内的所有罪犯以及领土扩充期间的皇族亲贵、敌对的世家大族,都采取流放的处罚方式。

    一来可以尽快消除他们在当地的影响力,方便呼罗珊的统治。二来也可以加速流放之地的发展,为呼罗珊国的壮大提供助力。

    因此无论雅各比如何央求,都是无用的。

    知道事情再无转圜的余地,雅各比也心灰意冷的闭上嘴巴,等着死亡的到来。

    跟着一旁的近卫拔出染血的配刀,朝着雅各比的脖子抹了过去。

    随即延续两百余年的法尔斯家族最后一任总督,殒命当场。一些已拾起石头,准备砸死雅各比的锡斯坦降官降将,都有些后怕的紧了紧衣衫,害怕李承绩会对他们大开杀戒。

    而此时的别尔乌丁,已吓得停止了央求。双眼直愣愣的盯着雅各比脖子上的血口,似在想着自己的下场。

    “别尔乌丁,你虽违抗真主之命,令护教军死伤不小。但念你后来知错能改,帮助护教军平定八米俺之地。因而死罪可免!”,李承绩依旧面无表情的说着,但听在别尔乌丁耳里,却犹如天籁。

    因为他竟然听到,他可以不用死了。

    “但终究活罪难逃。因而罚你全族家产籍没,流放荒岛。”,李承绩说完这话,别尔乌丁有些劫后余生的吐了口气。

    尽管流放荒岛也不是什么好去处。但比起抹脖子,还是要好上太多。更何况,远离了古尔之地,也少了很多是非与危险。

    于是诚惶诚恐的谢恩后,他就被近卫领下去关押了起来。直到流放到荒岛,才有可能获得少许自由。

    (感谢天空梦静和遥远星际的迷猫的月票。虽然依旧上不了榜单,但还是很感谢你们的心意。)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