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 正面对决
    但劣势便是劣势!即便阿卜·莱伊斯替那将士化解了这一危机。但很快,就在其它部族将士的联合进攻下,战死沙场。

    阿卜·莱伊斯也很快与努尔古丁交上手,极为凶险的缠斗了起来。

    不得不说,部族勇士的名号不是白叫的。阿卜·莱伊斯只与努尔古丁交手了数个回合,便感到了吃力。也是之前受过伤,所以不能使劲全力。

    但如此一来,阿卜·莱伊斯的情形就很不妙了。

    就在这时候,三个降军军阵也终是冲进了战场。尽管时间才过去一小会儿,但很多人,已经再也醒不来了。

    原本被敌军包围,困兽犹斗的降军残余兵马,也瞬时压力大减。阿卜·莱伊斯周围的降军,也抓住机会,重新聚合在了一起。

    知道阿卜·莱伊斯身份特殊,所以很多降军都主动帮其挡住乌德部的攻势。一些降军还悍不畏死的杀向努尔古丁,却很轻易的被挑落马下。

    也是援军即至的情况下,这些降军知道还有活命的机会。所以都趁着这个机会,立下大功。

    于是在人命的堆填下,阿卜·莱伊斯终是被降军重新护在了内里。

    而这时候,阿卜·莱伊斯已经再添新伤。再加上之前留下的暗疾,让他很难再杀敌。所以他心里虽不好受,但也任由降军护着自己。

    努尔古丁不死心,更加疯狂的攻击降军。欲要在降军援军解救阿卜·莱伊斯之前,将其留在战场。但是援军到来的动力,让降军们也爆发出极强的战斗力。

    便愣是挺着有些酸软的身体,咬牙抗住了部族军的攻势。

    终于,在三个降军军阵的强大攻势下,战线又被推到了河岸附近。阿卜·莱伊斯他们的四面楚歌之境,也立即得到化解。

    一直将阿卜·莱伊斯当成猎物的努尔古丁,最终只能不甘的看着阿卜·莱伊斯越走越远。

    如此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兵力占优势,毅力相对较强的部族军,又开始占据优势。并且随着时间的过去,优势也越发明显。

    观战的额格纳齐也不再犹豫,将所有部族军全洒了出去。

    和护教军十万降军相比,部族军则有十三万人。从人数上看,部族军似乎占据了上风。但考虑到降军的战斗意志以及之前部族军多余降军的战损,所以部族军的优势也并不是那么明显。

    双方间的战斗,也就可以用势均力敌来形容。

    “传令下去,火攻可以准备了!”,卡尔旺的视线越过战场上的混战,落到踏河而过的象兵身上。显然,只待战场上的局势逐渐明朗,额格纳齐的象兵就会出动了。

    “他们用象兵来打头阵,看来是想将我们护教军一举击溃啊!”,帖木儿灭里用千里镜瞧着战象过河时,木桥晃动不已的场面,有些忧心忡忡道。

    毕竟象兵的威胁太大了。而火攻之术,又没有先例。所以很难说,能对象兵造成多大的损害。

    “无妨!咱们还有天火。即便到时候火攻之术难以奏效,咱们也能用天火乱其阵型!”,卡尔旺说话时,显得胸有成竹。

    也是上次象兵发威,就是天火力挽狂澜。那一百多头象兵的战死,大部分就是天火造成的。只是天火用一点便少一点。若要添补,只能从马鲁的督作司辗转运来。

    当然,八米俺的军器作坊也可以生产。但用来制作的原料,大多是从马鲁那边花高价搜罗过来的。这件事牵扯到督作司泄密一事,已经在事务司与督察司的联合调查下,水落石出。

    督作司、事物司、督察司的各个主官,都受到一定的责罚。尤其是督作司的主官,直接因这事解职。

    只是考虑到现在是战时,不宜清算得太狠。所以只对督作司造成泄密的相关工匠与经手的商人,直接处死外,其他人都是降级或罚银。并且督察司和事务司,也是训诫了一番,就没再深入追究。

    对于外界,也没有大肆宣扬出去。所以目前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就连马鲁的大多数百姓和中低层官员,也不知道呼罗珊国发生了这么一件严重的泄密事件。

    如今为了配合前方的军事行动,李承绩已抽调部分火器司的工匠前往八米俺。第一批天火,也已生产了出来。所以卡尔旺才那么有底气的用完所有储存的天火。

    帖木儿灭里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但对于天火的功效,还是很有信心的。因而听到卡尔旺提到这,心里便没那么担心了。

    就这样看着战场上的厮杀,大概有大半个时辰。无论是降军还是部族军,都在这长时间的高强度厮杀下,渐渐显出疲态。战场上的喊杀声,也渐被垂死者的惨呼与哀鸣替代。

    “咚咚咚······”,大地忽然在这时候震动了起来。交战双方先是楞了几许,部族军那边就爆发出一阵欢呼。便见他们身后,渐渐出现象兵的身影。

    “让他们退回来吧!”,卡尔旺说完,传信兵就挥动小旗让降军撤退。

    见此,早就心生惧意的降军将士立即显出解脱般的神情,如潮水一般往护教军的阵地回撤。额格纳齐也没让部族军待着碍事,便允许他们停止追击。

    于是刚刚还混战在一起的双方人马,立即泾渭分明的回到自己的阵营。

    “将牛羊都赶出来!”,卡尔旺说完,早已准备好的牛羊就被赶到阵营的最前方。赶牛羊的将士,还每人举着一只火炬。

    而象兵那边,已经冲到了战场。并且在象背上将士的驱使下,战象的速度越来越快。一些死去的将士尸体和气息奄奄的将士,也都在战象的踩踏下,瞬间化为肉泥。

    整个大地更是嗡嗡作响,连军堡的墙面,都在隐隐震动。

    尽管早有准备,但这个声势还是让人不由变了脸色。帖木儿灭里坐在高处看着,连呼吸都不由紧促了几分。

    “点火!”,负责火攻的塔塔拉夫,大声吼道。

    就见将士们纷纷点着牛羊的尾巴。因浇了火油的缘故,火势一点即着。吃痛之下,牛羊也急速冲了出去。并且随着火油侵染的路线,瞬间烧到牛羊的脊背。

    绑在牛羊身上的鞭炮,也随即点燃。就听砰砰砰的炸响产生,比之象兵的动静还大。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