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富楼沙城
    “不好!”,马纳徒里瞧着洪水猛兽一般冲过来的牛羊,脸色异常难看的惊叫道。

    因为象群最怕火与巨响。而当下,这些发狂的牛羊两者具备。

    “快!快射死他们!千万不能让它们冲过来!”,感受到战象的不安与骚动,马纳徒里赶紧命令道。

    好在出战之前,他就做好了准备。因此所有战象的耳朵,全都用棉布堵住。虽不能隔绝全部,但能最大限度的隔绝声音。

    只是眼睛不可能蒙上,因而对于火光,战象还是无可避免的产生恐慌与畏惧。所以冲在最前的战象,一看到大批着火的牛羊冲过来,都齐齐停止了前进。

    整个象群,也出现了不小的骚·乱。

    幸运的是,驾驭战象的象兵都是经验丰富的驯象师。因此稍稍安抚下,这些战象都迅速安静下来。

    只是对于马纳徒里的命令,底下的将士执行得并不彻底。因为拉其普特人是婆罗门教的卫教士,而牛又是婆罗门教湿婆神的坐骑。

    在教门中,乃是神兽。因而这些卫教士们,根本不敢射杀那些神牛。

    于是发狂的牛群距离他们越来越近,原本安抚下来的战象,也都晃动的身躯,有些胆怯的往后退却。

    笃信婆罗门教的底层将士,则都怒发冲冠的咒骂不已。

    “这些歹毒的异教徒!”,马纳徒里沉着脸咒骂了一声,就向最近的一只疯牛射箭。

    “昂!”,箭矢正中疯牛的脑袋,但是在烈火的刺痛下,疯牛并没有立即倒下。而是借着冲劲,继续跑了好一段距离,才轰的摔倒在地。紧随身后的数只牛羊,立即被绊倒。

    就听砰砰砰的轰响,数只牛羊接连摔倒在地。大阵扬尘四起,让视线都有些模糊。有一只着火的羊还被甩出地面,砸进了象群。立时就像捅了马蜂窝一般,让站立不安的象群惊叫着闪避。

    这功夫,更多的牛羊冲了过来。象群顿时完全失控,发疯的四散而开。一些象兵被摔下马,活活踩死。

    在后方观战的额格纳齐,立时脸色大变。

    毕竟他最寄予厚望的,就是象兵。可当下,象兵还没杀敌,就被一群疯牛疯羊给冲溃了。

    使得他最得意的战力,就此搁浅。

    不过这还不是最绝望的!

    因为象兵的身后,就是相距不远的部族军。所以在象群失控后,跟随它们的部族军就遭了殃。

    不等他们逃跑,象群就像洪荒巨兽一般,一头砸进了部族军。立时惨呼不断,人人夺路而逃。

    “该死!”,额格纳齐捏紧了拳头,面色铁青的骂道。

    而在护教军这一方,卡尔旺和帖木儿灭里,都不禁面显激动。因为他们之前,可是对象兵非常忌惮的。没想到,不费一兵一卒,就让令人胆寒的象兵自行崩溃。

    这结果,着实大快人心。

    “快!全军出动。趁这机会,将德里的兵马都留下吧!”,卡尔旺满脸喜色的说着,就让人传令。

    随即护教军与降军,全军出动。就像海啸一般,疯狂的向陷入大乱的德里军队冲去。

    “总督,撤吧!如今敌军士气正盛。再不走,可就连信德之地都保不住了。”,夷乞干脸色悲痛的看着己军的乱象,语气沉重的劝道。

    向来与夷乞干不和的别黑列旺也只沉着脸,没有说话。

    原本他还想着象兵冲进敌军阵营后,领着战力不俗的古拉姆军去对岸杀敌。但眼下的情况,让他有些庆幸没有过河。

    因为成千上万的部族军都想踏上浮桥,来到己军的阵地。可是浮桥的空间有限,使得很多部族军,都无可避免的被挤下河。

    即便浮桥的数量不少,但是想要过河的人实在太多了。又因混乱无序的缘故,致使浮桥拥堵不堪。甚至有浮桥因人数太多,直接下沉了半尺。连接河岸的绳索,也径直断裂。

    很多士兵摔下河,又被冲过来的断桥扫开。再撞上下一段浮桥,致使上面的士兵站立不稳,全都栽进河面。

    而这时候,护教军也终于冲进了敌军的阵营。先是雄鹰骑兵营用标志性的长弓,万箭齐发。整个天空,也为之一暗。

    待落进密集的部族军阵营,立时像割麦子一样,倒下了一大片。紧接着,护教军前进数米,射出第二波箭矢。

    又是一批部族军身死,简直是一边倒的屠杀。

    额格纳齐与还留在河对岸的将士们瞧着,顿时目眦尽裂。

    “走!”,额格纳齐还是识时务的!知道底下的兵马士气尽失,不宜再战。便忍着怒气,咬牙切齿的下达了撤走的军令。

    底下的将士立时像得到了某种解脱一般,不禁松了口气。

    一直注意着额格纳齐动向的护教军将士,马上将这消息报告给了卡尔旺。

    “传令下去,降者不杀,追击敌军主力!”,卡尔旺说到这里,又冲着帖木儿灭里笑了笑,出声道:“走!咱们也该挪挪身子了!”,说着,陌刀营护着中军,齐齐向战场逼近。

    “降者不杀!降者不杀!”,战场上,很快就传出护教军招降的身影。早就心生惧意的部族军将士,立即扔下兵器,规规矩矩的跪地乞降。

    一些负隅顽抗者,也尽数被占尽优势的护教军将士斩杀。

    一个时辰后,富楼沙城外。塔塔拉夫领着护教军的兵马,已赶到朝圣门下。

    只是额格纳齐留下了部分兵马延缓护教军的攻势,使得塔塔拉夫来时,额格纳齐早已进了城。整个富楼沙城也城门紧密,防守紧密。

    塔塔拉夫试探着攻城了几次,但除了丢下近百条人命,便没有大的收获。

    正焦躁不安的额格纳齐听到这军情后,才稍稍安下心来。便在城主府,询问御敌之策。

    “总督!富楼沙城池狭小,城墙年久失修,不宜久留啊!”,夷乞干建言道。

    也是富楼沙久经战乱,多次易手。整段城墙,都留下了战争的遗恨。即便当初修建城池时,城墙用了大量的石块做墙体。但过了这么些年,很多地方都因风吹日晒和年久失修,而出现残破。

    如今护教军没有攻入城池,只因为兵力不足的缘故。等护教军主力到来,那富楼沙的沦陷,就是瞬息之间了。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