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 慰问伤兵
    两日后,剌火儿城外。护教军的二十余万大军,已将北、南、西三面城门围困。虽然历经开伯尔山口之战,护教军也损失了不少兵马。但有大量德里部族军的投降,使得兵力不减反增。

    摄于护教军的威势!额格纳齐也不敢出城迎敌。便命城内青壮配合底下的兵马,一起闭门迎敌。

    作为信德之地的中心城市,拉合尔也确实有这个拒城以守的资本。护教军若要硬抗,还真要做好伤亡惨重的准备。

    好在剌火儿城虽降水较少,但因河流的灌溉,而森林广布。卡尔旺便命军营的随军工匠砍伐巨木,好做攻城器械,准备攻城。

    这个时候,李承绩与李大气领着五万余护教军,也抵达了剌火儿城外。

    “末将卡尔旺(帖木儿灭里······),恭迎国主。”,剌火儿城外,卡尔旺与众位将领,一起向李承绩行礼。

    “嗯!敌军还是闭门不出么?”,李承绩坐在马背上,扫视了众人一眼,就淡然出声道。

    自接到开伯尔山口上万大军对垒的战报后,他就迅速处理了可不里城的降官降将,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但卡尔旺他们的战事进展得太快,所以等到他赶到开伯尔山口时,战事已经结束。

    便稍稍休整,经过富楼沙城,接见了几个信德之地臣服过来的部落酋长,来到剌火儿城。

    作为哥疾宁王朝国势大衰后,东迁的都城。剌火儿经过哥疾宁人的苦心经营,已成了周长二十里,宽十余里的巨城。且为了防止外敌的侵入,城墙全用坚硬的山石垒砌。高有三丈,宽近八尺。

    各种防御工事,也应有尽有。

    内里还有富丽堂皇的宫殿、高大神圣的清真寺、设施完备的澡堂以及藏书十余万的图书馆。

    信德之地的财富,有大半都汇聚于剌火儿城。

    李承绩知道这座城池不好攻打,所以在去信卡尔旺时,让其稳妥一些,不要在乎时间的长短。同时也要做好军营的卫生以及消暑工作。

    因为信德之地的夏季,比马鲁还要酷热。又临近沙漠,滚滚热浪不停的袭来。之前还有森林的阻隔,可是在人为的砍伐下,森林的面积已经大大缩减。

    再加上人口汇集的缘故,使得剌火儿的地界有着明显的‘热岛效应’。每年在严夏酷暑之际,都有不少人被活活热死。

    所以对于护教军来说,天气所造成的威胁,远远不比敌军来得轻。

    “昨日夜里,敌军试图偷袭南面城门的营地。但被我军发现得早,因而铩羽而归。”,卡尔旺单膝跪地,躬身禀报道。

    “额格纳齐在我们手上连吃败仗,必不会善罢甘休。所以还要密切注意城门的动静,防止敌军的偷袭。”,李承绩想着额格纳齐的性子,出声告诫着。

    卡尔旺等人,立即应声道谨遵教诲。

    李承绩便命他们都起身,嘉奖了一番众人在信德之地的战果。同时敦促众人再接再厉,拿下剌火儿城。

    虽然酷暑难耐,但军将们听着李承绩的激励之语,士气都高了不少。

    随后李承绩顺势夺过战场的指挥权!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斤两,所以不做那外行指导内行,以致误了战事的愚蠢行径。便命李大气为战场的最高指挥官,授予他全权负责剌火儿的战事。

    而自己,则深入伤兵营,慰问一些伤势较重的士兵。虽然太医院的大夫,也都随军成为战地军医。受伤的士兵,也不用担心得不到救治。

    可是天气炎热的缘故,很多士兵还是出现了伤口感染。继而伤势加重,器官衰竭而死。使得与以往其他战场相比,剌火儿战场将士的死伤率,都足足高了一到两成。

    李承绩虽不能直接救活这些将士的性命,但是他的到来,还是非常鼓舞人心的。一些伤重不能动弹的将士,还大声喊着效忠之类的话语。

    拉瓦尔刺礼就是其中之一!

    他是拉瓦尔部落的战士。在护教军抵临开伯尔山口之际,他们部落青壮被信德总督征召了大半。由于他年岁偏小,所以成了少数留守部落的青壮之一。

    后来信德总督大败,征召的部族联军也伤亡惨重。活下来的人,也都投降了护教军。他们拉瓦尔部落的战士,就在护教军攻克富楼沙城之前,回到部落劝降。

    于是在护教军势大的情况下,他们的部落酋长向护教军献上牛羊,表示臣服。所有青壮,也都勒令赶往剌火儿城。以配合护教军,攻克城墙高耸的坚城。

    只是一次敌军的偷袭上,他不幸受了刀伤。但因他及时的叫喊,提醒了护教军的将士。所以受伤后,得到了很好的医治。

    可能是真主护佑的缘故,在那么多人伤口感染,活活病死之际,他伤口并没有出现大的问题。但因伤势不轻,一时还不能下床。

    当下看到传说中的国王放下身份,与他们这些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兵亲切攀谈,他都有些不敢置信。

    直到李承绩坐到他身边,温声问了他的伤势。并告诫随行的医官,要好好医治他们这些伤兵。他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便跟着众人一起叫喊,誓死为呼罗珊国王效忠。

    只是因喊得太卖力的缘故,他一下子从床架上摔了下来。好在床架不高,否则定然伤势加重。

    还没走远的李承绩等人,立即赶了过来。就在众人七手八脚的给他固定好床架时,一个随身带着的香袋,突然从他胸口滑了出来。

    李承绩就站在他身边,看到上面明显沾染了血迹的香袋,准备顺势捡起。却发现一只苍蝇嗅到气味,顺势飞了过来。但只爬了一小会儿,就好像中毒了一样,仰趴着在香袋上打圈儿。

    “咿!”,李承绩惊疑了一声,就蹲下身子。发现那苍蝇只动弹了一会儿,就再没动静。

    这时候拉瓦尔刺礼已被安顿好,李承绩又嘱咐了几声,便领着众人,离开了伤兵营。只不过那香袋,却被他顺势带走了。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