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总督夫人
    “国主,小心!”,有护卫注意到了飞驰而来的箭矢,大声道。李大气也赶紧冲到李承绩身前,防止其有个三长两短。

    “放心!无碍!”,李承绩倒是毫不担心。因为和城池的距离,早就估算好了的。即便对方有长弓,射程也远远不及。

    果然,话音刚落,箭矢就砰的一声,斜插在数步之远的地面。那颤动的箭尾,还晃得厉害。

    李承绩举起千里镜,瞧着额格纳齐肃然的神情,特意举了个中指。

    “该死!”,额格纳齐气冲冲的放下千里镜,喝骂道。尽管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从李承绩蔑视的神情来看,显然不是夸奖之类的好话。

    “走吧!”,看也看了,李承绩也没兴趣待下去了。就吩咐了一声,领着底下的人离开。直到李承绩一行已消失在视线尽头,额格纳齐才嘱咐城头的守军加强警惕,沉着脸走下城墙。

    到了下午,阿布拉江歼灭一万援军的消息。通过飞鸽传书,传到李承绩的手上。

    不过这并不意外着,护教军就可以放松警惕了。因为阿布拉江在信上明说,歼灭的援军,仅是德里援军的先锋而已。并在随后不久,萨特莱杰河左岸的伏击战中,被德里援军成功突破护教军的阻击,登上了右岸。

    据说当时,德里援军在过河之前。另派了一部分兵马,从上游的一处浅滩偷偷过河。也是凭着地理之便,使得德里援军有着主场的优势。

    从而在护教军的眼皮子底下,硬生生的钻了空子。

    后来前后夹击,促使护教军腹背受敌,不得不撤退。

    但德里援军,也不敢加快行速。因为撤退的护教军,一路上都对德里援军袭扰不断。在很多河段,都设下了埋伏。

    即便德里援军凭着兵力的优势,陆续破除了护教军的埋伏。但是速度,也就这么慢下来了。

    看到这里,李承绩知道必须尽快攻破剌火儿城了。否则的话,德里援军一来,攻城战就充满了变数。

    就让人将炮兵营的主将带来,脑海里盘算着破城之法。

    这时候,剌火儿城的总督府内。伊卡娃站在房内,指挥着侍女将自己的珠宝首饰都翻找出来。

    自从也里总督府一见后,额格纳齐就将其带在了身边。这么到了信德,她顺理成章的成了额格纳齐的女人。因跟随的时间最久,额格纳齐将偌大的总督府都交给她打理。

    因而隐隐的,有总督夫人的权利与地位。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她不可能成为额格纳齐的正妻,总督府的女主人。因为德里公主奥里萨,绝不可能屈居伊卡娃之下。

    不过目前奥里萨还没嫁给额格纳齐,所以总督府里的下人,还是对伊卡娃十分敬重。

    毕竟县官不如现管!在伊卡娃还掌控着府内众人身家性命的时候,没人敢表露出丝毫怠慢。

    “夫人!东西都在这儿了!”,一个侍女将最后一个装满珠宝首饰的锦盒摊开在桌面后,出声道。

    “嗯!你们将这些东西都清算一遍。待会儿就差人将典当行的掌柜唤来,看看这些东西能值多少金子。”,伊卡娃扫了一眼桌面上的珠宝首饰,出声道。

    “夫人!这都是总督赏给你的。这么当了,总督要是怪罪下来,可吃罪不起啊!”,侍女面色有些惶恐的劝解道。

    伊卡娃脸色微变,扶了扶额,肃声道:“大敌当前,总督需要金子犒劳将士。想来总督,也会理解我的一片心意吧。”,说着,就将自己的金丝头巾摘了下来。

    “这东西应该也值不少金子,一起当了吧!”,想到了什么,她又摘下自己的手环、脚环、鼻环、头带甚至是衣服上的玛瑙与珠宝。

    “夫人,这金丝头巾可是苏丹赏给总督的。原本是留给公主的,但总督疼·惜夫人,特意送给了你。”,侍女惊呼道。

    “是啊!这是总督的一片心意。不说总督怪罪,就说日后公主入了总督府。看到这头巾,也能忌惮一二。”,另一侍女劝慰道。

    她们是跟着伊卡娃的人!当前伊卡娃在总督府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她们也相应的,得到前所未有的好处。日后奥里萨公主入门,她们的地位必定随着伊卡娃权柄尽失的缘故,而好处不在。

    所以未雨绸缪之下,她们都打心眼里希望伊卡娃能保住权柄,与奥里萨公主抗衡。

    知道她们的心思,伊卡娃应声道:“这些都是以后的事了!如今若剌火儿保不住,这些东西,也凭白便宜了外人。”。

    听到这话,在场的侍女都神色一黯。

    到底护教军围城,给城里带来了极大的心理压力。上到达官显贵,下到贩夫走卒。都不免心忧城破后,如何面对护教军的铁蹄。她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得不忧虑着主子遭遇变故后,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

    “好了!好了!快点清点吧。”,伊卡娃瞧出了众人的神色不对,连忙命令道。侍女们便七手八脚的,清点着琳琅满目的珠宝首饰。

    没过多久,额格纳齐突然来了。瞧见侍女们的主动,神色微变。伊卡娃神情一征,连忙解释道:“总督。奴瞧见总督近些日子夜不能寐,但苦于帮不了什么。便寻思着将这些时日积存的珠宝首饰全卖了,以充军资。”。

    自马鲁易手后,额格纳齐的性子就变得多疑了起来。即便他不像从前那般,那么肆意张狂的杀人。但是作为他的同床共枕之人,伊卡娃清楚他只是压抑住了自己心底里的奢血。

    并且她还知道,额格纳齐重新启用了府里的地牢。这是哥疾宁皇室为处置犯错的下人,而特意置办的。后来哥疾宁皇室覆灭,整座宫殿也就成了历代总督府。

    那处地牢,却因此而被闲置。

    但额格纳齐在入住不久,便命人将其清扫了出来。里面关了不少额格纳齐从各处弄来的少男少女,供其折·磨与残·害。

    这一点,府里以及府外的臣子们,都很少知晓。

    伊卡娃也是有次撞见运送尸体的车驾,发现其血肉模糊,简直令人作呕。才顺藤摸爪,知道了地牢的存在。

    但是她不敢声张!

    并且为保住性命,她更加卖力的讨好的额格纳齐。这么战战兢兢的,总算是活到了今天。

    当下额格纳齐听着她的解释,面色果然缓和了不少。伊卡娃赔笑着,心里松了口气。

    “嗯!你有心了。”,额格纳齐揽着伊卡娃的腰身,直接将其打横抱起。侍候的侍女们,立即心领神会的退了下去。但一个侍女一不小心,被门槛绊了一跤。

    惊呼之下,直接摔了个四面朝天。

    额格纳齐瞬时动作一缓。

    “来人!将她带去地牢!”,额格纳齐冷声吩咐着,伊卡娃瞬时心下一沉。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