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八章 穴地之法
    “总督,胡美马伺候奴甚是用心,还请总督宽恕她吧。”,伊卡娃将头贴近额格纳齐胸前,讨好的说道。这是她入府后,一手培植起来的心腹。因而怎么着,都不能这么凭白的死了。

    “既然伊卡娃为你求情,那就下去领二十鞭吧!”,额格纳齐看在伊卡娃的面子上,没好气的说道。

    面色惨白的胡美马立即叩谢着,赶紧退了下去。尽管地牢在府里的名声不显,额格纳齐也很少将人投入地牢。但旦凡进去的,都没有活着出来。

    所以胡美马自知在鬼门前走了一遭,对伊卡娃的救命之恩感激涕零。

    这么过了近两个时辰,额格纳齐才神清气爽的从伊卡娃房里出来。也是这些日子,他都没心思好好睡一觉。因而与伊卡娃一阵翻云覆雨后,睡得异常踏实。

    并在梦中,瞧见护教军被来援的德里兵马击溃。他还亲自手刃了李承绩,砍掉了对方的脑袋。

    只是梦醒之后,才惊觉一切都是幻想而已。

    “总督!维齐尔已在前厅等候多时了。”,见额格纳齐出来,有侍候的近卫迎上前道。

    “嗯!”,额格纳齐知道是与战事有关,刚刚醒来的好心情立即消了大半。但事关存亡,他又不能不管不顾。便领着近卫,迅速赶往前厅。

    而在他走后不久,一干侍女就进入伊卡娃的房间。见其还没睡醒,又都悄无声息的退了出来。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伊卡娃醒转过来时,天色已变得灰暗。

    “夫人,你醒了?”,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伊卡娃的耳中。

    “嗯!”,应了一声,随即觉察到不对,惊呼道:“是你?”。曾几何时,她听到这个声音就浑身发抖。只是当时她就像一只蚂蚁一样,生死都其掌控。

    直到后来攀上额格纳齐这颗大树,她才借机与其撇清,抹去自己从前的身份。慢慢地,她都忘了自己的过往,安心的做起不可一世的总督夫人来。

    但再听到这声音,她好不容易抹去的过往,都迅速在脑海里回想。

    “夫人还记着呢!”,与胡美马容貌十分相近的侍女巧笑嫣然的说着,走近道:“没想到吧!我们还能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你-你怎么来了?总督若是撞见,你就死定了。”,伊卡娃惊声道。

    假胡美马却嗤笑一声,冷声道:“这总督夫人当得可还舒坦?我原本也不想来的,但几次三番传信于你,都石沉大海一般,杳无回信。我也只得屈身,亲自走一趟了。”。

    伊卡娃顿时面色一变。她自然知道,那些派来的人都被她送去见真神了。因而听到假胡美马的话,强忍着镇定道:“你要举告我?”。

    那假胡美马却不明着回答,而是像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儿一般,出声道:“如今国主兵临剌火儿城,司务为求立功,让我发动城内的密探,协助护教军破城。”。

    “你要我帮你?”,伊卡娃立即明白过来,应声道。作为事务司的探子,她自然知道自己的作用。即便她刻意与其斩断联系,但事务司的经历,她还是忘不掉的。

    “不!是救你自己。”,假胡美马纠正道:“剌火儿破城在即,额格纳齐也护不了你。而事务司对于叛徒,是百死莫赎。你的处境,该明白了吧?”。

    从前伊卡娃还是一名女支女,忍受客人肆意侮辱时,是他帮其赎身,领入事务司的。后来为攻取马鲁,伊卡娃成了众多派往马鲁的密探之一。

    原本假胡美马对其也不在意。但额格纳齐将其从也里带走后,假胡美马才对她重视了起来。

    为此,还特意申请,成为事务司德里地区的执事。伊卡娃,也就成为他的直属下级。

    但不成想,伊卡娃竟然不安分。接连杀了他派去的探子,有反叛的打算。只是摄于事务司的实力,伊卡娃也不敢做得太过。只敢躲在总督府里,享受着总督夫人带来的好处。

    假胡美马也怕事情败露后,事务司内部会追究自己的失职。因而也没声张,一直将此事瞒着。

    到了现在,国主亲临城外,立功的机会摆在眼前。假胡美马也顾不得风险,亲自走一遭了。

    “事务司真会饶了我?”,伊卡娃将信将疑道。虽然她离开事务司已很长一段时间了,但对叛徒的处置条例,她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所以知道事务司的手段后,她不敢相信司务会饶了自己。

    “你的事,被我压下来了。”,假胡美马为打消伊卡娃的疑虑,跟着解释道:“不然以事务司的手段,你以为你能活这么久么?”。

    伊卡娃闻言,面上虽有些难看。但心里,却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气。因为以事务司无孔不入的情报探查能力,她在杀了那些探子后,确实会遭到事务司的反击。

    但奇怪的是,事务司在连续损失了几次人手后。就像将她遗忘了似的,一直没有任何反应。直到当下,从假胡美马口中,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执事,属下原听候调遣。”,伊卡娃服软,顾不得穿上衣服,就**着跪在假胡美马跟前请罪。

    “哼!收起你那套吧!”,假胡美马直接背过身去,不屑道。

    伊卡娃脸上,立即显出几分小心思被戳穿的难堪。

    假胡美马却不理会,径直道:“晚上我会派人跟你联络。是否将你禀告给堂主,就看你的表现了。”。说罢,径直去了偏房。

    伊卡娃知道假胡美马的本事,若是想躲,旁人根本就寻不出他来。因而也没去偏房瞧瞧,而是径直唤侍女们进来,服侍自己更衣洗漱。

    没过一会儿,真胡美马也来了。却是领受了鞭行后,稀里糊涂的在偏房睡了过去。伊卡娃让其不要声张,算是将此事瞒了下来。

    城外,护教军大营。李承绩从炮兵营的主将口中,得知零散的火药,还存有两百多斤。这是从八米俺城缴获的,一路带到了剌火儿。另有烟火五百多根,炮弹三百多枚。

    想到了后世太平军中运用的穴地之法,李承绩让其拆掉部分烟火与炮弹。好一起用棺椁或大的木箱装填起来,埋入城墙下。

    不过剌火儿城的守军也不是这么好糊弄的!所以如何将火药安然无恙的送到城下,并填入挖好的洞穴,就需要一番计较了。

    便召集千夫长以上的将领,商量办法。也是防止消息泄露,传到额格纳齐耳中。所以召集的将领,并不算多。

    一番商议后,众人决定以攻城为掩护,悄悄派人挖墙角,填埋炸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