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 真神之血
    “维齐尔?!”,伊卡娃被引到楼上的一处单间,诧异道。

    “夫人!”,夷乞干起都没起,坐着道。这一举动显然是无礼的,但是伊卡娃更好奇夷乞干为何在这里,所以也没心思理会夷乞干的无礼之举。便三步并两步的来到夷乞干对面落座,追问道:“你不是在筹备军粮吗?为何会在这里?”。

    “哎!”,夷乞干叹了口气,应声道:“我受人所迫,特意来此等人。不想,那人竟是夫人你。”,说完,夷乞干的神色有些落寞。因为此番前来,他是冒着极大风险的。

    毕竟额格纳齐将城里的一切内务都托付给了他。所以一旦出了什么岔子,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但是对方用他的家眷做胁,他不得不乖乖就范。

    伊卡娃一听,便知这和事务司脱不开关系。但她又不好明说自己与事务司的干系,便岔开话题道:“那维齐尔此番等我前来,所为何事?”。

    “也没别的。那人让我将这东西交给你,好取一个人的性命。”,夷乞干说着,就从怀里摸出一只一寸大小的瓷瓶。

    “这是?”,伊卡娃瞳孔微缩。但事务司的意思,却抗命不得。便硬着头皮接过,声音微颤道。

    “真神之血!”,夷乞干声音微沉道:“此物遇水即化。只要一滴,便能杀人夺命。”。

    “真神之血?”,伊卡娃呢喃着,还是第一次听说。

    夷乞干神色一凛,解释道:“这是呼罗珊国王的血。那人交予我时,说是可以杀人无形。”。

    “血?!”,伊卡娃更加诧异。因为她头一次听说,人血还能杀人。

    夷乞干知道伊卡娃不信,接着道:“我原本也不信,但我来时,让人服下了一滴。但不出一刻,那人便暴毙而亡。”,说到这里,他面上显出浓重的惊惧之色。

    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

    任谁都不会相信,人血竟然堪比毒药。

    只是伊卡娃听完,心里还是不大相信。到底行刺是一件掉脑袋的事情,一个不好,自己就落得个横死的下场。

    但这件事她不能拒绝,就疑声道:“那要杀的人是?”。

    “总督额格纳齐!”,夷乞干的声音明显沉重了不少。毕竟额格纳齐说起来,也对他不错。仅凭信德之地的政务都交由他搭理,就可体现出对他的器重。

    但是在家人受到胁迫的情况下,他还是不得不选择背叛。心理的愧疚使得说出这句话时,面色阴沉得似要滴水一般。

    伊卡娃心里有所预料,因而面上并不惊讶。但心里,还是忍不住惊涛骇浪。这是因为额格纳齐对她来说太重要了!一切的地位、权利,也都来自额格纳齐。如今要将其毒杀,简直是断送她的一切。

    可是剌火儿城如今的局势,额格纳齐显然已朝不保夕。为避免日后被护教军清算,现在也只有杀了额格纳齐才能洗刷自己之前的错处。并因此,立下大功。

    所以伊卡娃只稍稍细想,心里就很快说服了自己。但是对毒药的怀疑,让她有些犹疑道:“额格纳齐心细如发。一个不好,就极有可能刺杀不成,惹祸上身。因而维齐尔可知,这毒药还有几滴?”。

    “别叫我维齐尔了。如今我的做派,已担不起维齐尔的名头。”,夷乞干叹声道:“那人交给我时,交待说毒药有四滴。今日我已用了一滴,便还有三滴。夫人若不信,尽可试用一滴。”。

    “好!事成之后,我会把持总督府。”,伊卡娃将瓷瓶收好,出声道。

    夷乞干领会到她的意思,应声道:“城内的局面我会维持。到时候接应护教军入城之事,还望总督府予以方便。”。

    虽然就算没有总督府帮忙,他也能接应护教军入城。但是伊卡娃需要一个在护教军面前露脸的机会,所以夷乞干必须得将这个功劳分出去一些。

    不然的话,伊卡娃暗中给他使绊子,极有可能增加许多不必要的波折。

    听到这话,伊卡娃面上显出几分满意。就不敢多待,回府准备行刺之事了。

    夷乞干也不能久留,快速离开了娜塔莉亚皮货行。

    在他们走后,一个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来到他们刚才坐的包间。

    “启禀执事,他们都走了!”,送客的掌柜走上来,神色恭敬道。任谁都没有想到,娜塔莉亚皮货行与呼罗珊的关系,并不仅限于商贸。更不会知道,娜塔莉亚皮货行的创建者-娜塔莉亚,会是事务司精心培养的棋子。

    和苏丹的关系,虽是真的。但却是事务司打探到苏丹的喜好后,刻意用娜塔莉亚施展出来的美人计。所以在德里苏丹境内,娜塔莉亚皮货行就是事务司的一个据点。很多事物司的探子,都是借由皮货行的正当身份,行那刺探情报之举。

    执事能这么轻而易举的进入总督府,并假借胡美马的身份,就是总督府被安插了不少探子的原因。可怜伊卡娃千防万防,还是防不住事物司对总督府的渗透。

    当下执事听着掌柜的禀报,应了一声,吩咐道:“嗯!你下去吧!这几日城内不大安稳,店内的珍贵物件,都放置妥当些。”。

    掌柜的应了一声是,有些欲言又止。

    执事看着,用他那独特的沙哑嗓音道:“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掌柜的赶紧低下头,小心翼翼的道:“小人不明。送药一事,咱们可以让底下的探子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到伊卡娃手中。为何要让夷乞干转交,多费些波折。”。

    这件事,就是夷乞干和伊卡娃都有些疑惑。也难怪掌柜的不明了!

    执事心情不错,便嗤笑一声,解释道:“夷乞干转交,会让他落下把柄。它日若有异心,咱们便可将此事传扬出去。至于伊卡娃,她的性子从来都不是安分的。让她来这里,也是起了敲打的意思。”。

    为尽快稳住信德之地的局面,呼罗珊极有可能会让夷乞干负责这里的政务。所以额格纳齐留下的很多人脉与关系,也都会被他接手。为避免尾大不掉,现在就必须防患于未然。伊卡娃的话,让她与夷乞干见见,也好明白事务司在剌火儿城的实力。

    这样的话,也是避免她起了心思,阳奉阴违。

    掌柜的闻言,便大声赞誉执事的高明。这让执事心里,更加高兴。

    这期间,城外的战事已是如火如荼。上万的降军前赴后继的扑向城墙,又有紧急运来的火炮助威。让不少降军扑上了城墙,给守军造成了极大的伤亡与压力。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