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求和之心
    “夫人,该喝驻颜汤了!”,胡美马领着一名两名近侍进来,提醒道。自古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成了总督夫人后,伊卡娃自不例外。所以每日都会喝一碗驻颜汤,以保青春永驻。

    听到这话,伊卡娃收回心思,出声道:“拿过来吧!”。胡美马顺势接过侍者手中的托盘,呈送到伊卡娃跟前。

    不疑有他,伊卡娃拿起汤碗舀了两口。

    “嗯?怎么淡了不少?”,伊卡娃动作一停,疑声道。因为驻颜汤取的是小孩出生时的胎衣做主料,然后再加一些药草,煮出来的汤水。

    味道既辛又苦,每每下咽,都让人作呕。但今日味道明显淡了不少,伊卡娃不由心下起疑。也是前不久才在汤里下药毒死了额格纳齐,所以心里不免有些疑神疑鬼。

    “是煮汤的厨娘加了冰心草,使得辛味被冲淡了不少。”,胡美马解释道。虽然心下还有些疑心,但出于对胡美马的信任,也没有多想。便接着喝了两口,就放下汤碗了。

    胡美马立即乖巧的收起汤碗,并让身后的侍者退下,出声道:“夫人,可要歇息一会儿?”。

    因为驻颜汤有一定的安神效果。所以伊卡娃每次服用后,都会睡上一段时间。但今日额格纳齐出事,伊卡娃可能没心思睡了。

    果然,伊卡娃摇了摇头道:“总督出了这么大的事,总督府怕是要乱套了。走!随我去正殿,我要召见府里的所有管事和下人。”。

    总督府本是由哥疾宁皇宫改建而来的。占地两百余亩,是皇城的一小半。很多宫室,也就此保留了下来。

    胡美马没说话,跟着伊卡娃前往正殿。

    但没多久,伊卡娃就满脸疲惫的被人抬回房间。却是召集下人时候,突然脑袋晕厥。待回到房里,胡美马屏退了下人,关上房门,来到伊卡娃跟前。

    同时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男子也从偏室走出来,神色不愉的看着伊卡娃。

    “执事!”,胡美马单膝跪地,向男子行了一礼。伊卡娃立即双目圆瞪,有些不敢置信道:“你-你-你!”。

    “想不到吧?胡美马早就成了事务司的门徒。”,男子有些得意道。

    “我-我已按照你的吩咐,杀了额格纳齐。你-你还想怎样?”,胡美马又气又恼,带着惊惧之色道。

    “呵呵--当然是要你死。”,男子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沙哑。只是说出的话,却像是毒蛇一样让人心生寒意。

    “为-为什么?”,伊卡娃不明白。

    男子坐到床榻边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道:“事务司没有叛徒!任何背叛的行径,都得死。你的作为,已经犯了大忌。并且司务,已经知道你的事了。留下你,也不过是我一力作保,好用你将功赎罪罢了。现在事情已了,你也该见真神了。”。

    胡美马这时也卸下伪装,神色漠然道:“夫人,你就安心上路吧。我在你的汤里放了蒙汗药,绝不会有任何痛苦。”,说着,就掏出匕首,照着伊卡娃的脖子划来。

    “不-不要!”,伊卡娃还想做垂死挣扎,可是蒙汗药的药力已经发作。整个身体也酸软无力,连抬个手指头都很难办到。

    “处理得干净点儿!还有总督府,不能乱。国主入城,这里是要迎驾的。”,男子说着,就起身离开。

    而与此同时,皇城外的维齐尔府,所有军中大将都来了。因额格纳齐突然暴毙,夷乞干就成了临时的主事人。当然,军队并不是全都听他的。但在官职上,他确实是当前最高的。因而为了服众,让他出面主持大局是最好不过了。

    不过别黑列旺是额格纳齐的亲信,又掌控着最精锐的近卫军。虽然连番大战,损失了不少。但当下,还是保持了两千多人的规模。并且回到剌火儿城后,额格纳齐就没再让他出动。因而这股近卫军的战力,一直都得到最大程度的保全。

    在军队中,有着极大的威望和地位。即便官职上比额格纳齐略低,但也有抗衡的资本。所以额格纳齐出事后,别黑列旺就有掌控整个军营的意思。但与他不合的军将希望保住自己手上的军权,所以并不愿听他的。

    就共同推举出夷乞干,并将议事的地点放在维齐尔府。至于总督府,额格纳齐又没有子嗣。就是正牌夫人,也是没有的。所以额格纳齐一倒,总督府的存在也就形同虚设了。

    当下众人济济一堂,神色各异。夷乞干坐在上首,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出声道:“诸位!异教徒攻城在即,总督又骤然暴毙。尔等可有解决之法?”。

    “总督向来身子康健,因而暴毙定有隐情。以某看来,当务之急是抓住害死总督的凶手,推举新总督,尽力守城。”,有军将出声道。

    夷乞干看了那人一眼,知道他是别黑列旺的人。所以心里明镜似的,明白别黑列旺是想以抓凶手为名,打击异己,从而榄下总督之位。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自然不会让别黑列旺如愿。便见有人出声拦阻道:“害死总督的真凶虽要查办,但城外的战事却不能不管。那异教徒的火器之利大家也看到了!若是再来一次,咱们内城也是守不住的啊!”。

    这话就有些诛心了!因为额格纳齐之死,已经让诸位将领有了别的念头。现在这么一说,就更没了抵抗到底的心思。

    别黑列旺是绝不愿看到这种情况的!便立即喝问道:“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总督的死就可以不管了,内城就可以不守了?”。

    “不要激动!不要激动!纳克夫只是说一说眼前的危局迫在眉睫,并没有别的意思。”,米尔夷乞那笑着辩解道。他是信德之地的部族人,统辖的兵马不比别黑列旺少。且为了笼络当地部族,额格纳齐活着的时候,还让其掌控了剌火儿城的城卫军。

    所以在军中,他是不怕别黑列旺的。

    “那你说怎么办?”,别黑列旺知道分寸,反问道。

    “不如向异教徒求和,让其退兵。”,米尔夷乞那保持不变的笑容道。

    别黑列旺闻言,立即火冒三尺。但他还没丧失理智,所以忍着怒气,有些咬牙切齿道:“总督的死,必然与异教徒脱不了干系。你竟然还想向他们求和,岂非要总督死后白白忍受羞辱?”。

    “我也是为全城百姓好!总督已经死了,再守下去也是徒增无谓的杀戮。到时候刀枪无眼,死的就不是一星半点了。”,米尔夷乞那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的姿态道。

    别黑列旺已经脸色全黑,冷声质问道:“总督对你可是不保!现在他刚死,你就要投靠杀他的凶手!如此忘恩负义,你还对得起总督吗?”。

    一些忠于额格纳齐的将领,也都对米尔夷乞那怒目相向。

    “总督素来爱民,自然也不愿看到百姓生灵涂炭。想来见了真神,也会理解我的决定。”,米尔夷乞那说着,一些出自部族的将领都齐齐站在他身后。

    显然,他们已经打定主意投靠护教军了。

    别黑列旺看着,知道再劝无用。就转身看着夷乞干,出声道:“你是总督从也里带来的老人,如今,你也要向异教徒求和吗?”。

    “别黑列旺,剌火儿已经完了!”,夷乞干满脸苦涩的说道。跟随他一起的文臣,也都面色黯然。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