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 北境战火
    米尔夷乞那在来之前,就和夷乞干交换过意思。现在当众表明,算是彻底站在统一阵线了。便再无后顾之忧,冲着别黑列旺道:“和还是不和,就看你了?”。

    一阵抽刀之声在门外响起,别黑列旺知道,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将军?”,有军将虎视眈眈的盯着众人,冲着别黑列旺试探性的问道。

    “要降你们降,我誓死为总督报仇雪恨。”,话音刚落,就冲着米尔夷乞那咆哮而去。

    见此,夷乞干也不等了。立即摔杯为号,大批身着甲胄的军将疾冲了进来。没过多久,追随别黑列旺誓死不降的十七位将领,尽皆乱刀砍死。

    随后米尔夷乞那便让人割下他们的头颅,送到近卫军的营地。一番威逼之下,全都缴械投降。

    紧闭的内城大门,也在不久后,悉数打开。夷乞干领着众位文臣武将,出城跪迎乞降。

    这可是一见了不得的大事!在城外驻守的护教军也不敢做下决定,便命人层层通传。很快,李大气就得到了消息。

    “此事当真?”,李大气也有些不信。

    帖木儿灭里连忙道:“此事不像作假。末将已派人进城查探,马上就会有消息传来。”。

    这次夷乞干他们出城乞降的城门正是由他们负责,所以这凭泼天的功劳,凭白落到他的手里。整个波斯军团的军将也都喜气洋洋的,感念真神的眷顾。

    帖木儿灭里也很高兴,但他没有得意忘形。因而第一时间就派人进城,好辨明真伪。同时再亲自向李大气禀报,以显慎重。

    凝神细想了片刻,李大气就做下决定道:“走!去王帐!”。这么大的事,定然要禀告给李承绩的。尽管战事的指挥,都由李大气负责。但李承绩是国主,受降之事非同小可。由李承绩亲自出面,代表意义也大不相同。

    这么来到王帐,李承绩正看着一则马鲁来的信笺,有些皱眉。却是蠢蠢欲动的花拉子模,终是按耐不住了。率领大军,侵占大辽西疆。讹答刺、塔剌思、赛兰三城,接连被攻克。大辽国境,也算是被拦腰截断。

    同时屈出律也与摩诃末沆瀣一气,从北面南下。也是也迷里的地界,他是待不下去了。因为周边的葛逻禄小国与回鹤,都忍受不了屈出律无休无止劫掠牛羊,杀人放火的强盗行径。所以联合起来,大举进攻也迷里。

    屈出律害怕他们的兵力,便领兵退走。离开之前,还将也迷里城一把火烧了。

    其实说起来,屈出律也不想这样的。毕竟他之前,可是花了大力气,才让回鹤和葛逻禄小国成了他的盟友。但奈何投靠他的乃蛮旧部和蒙古部族,实在太多了。

    这些人之前都出自各个大部落,被成吉思汗打败后,都不甘心被贬为奴。所以知道屈出律举事的消息后,就齐齐往也迷里的地界跑。反正草原广袤无比,很多地方都荒无人烟。他们只要逃跑,那些蒙古那颜们一时也难以追回。

    期间饿死、迷路的虽然占据了大多数,但还是有幸运的逃到了屈出律的地界。而原来乃蛮部所在的草原西部,因靠近也迷里,就更是出现大范围逃亡。

    起先屈出律也很高兴,但随着人越来越多,他就高兴不起来了。因为也迷里的人口不多,物产不丰。这么多人涌入,会对粮草供应形成极大的挑战。

    可是将他们赶走吧!又会寒了众人投靠的心思。所以无奈之下,屈出律只能让他们出去打草谷。

    这首要目标,自然就是紧邻的葛逻禄和回鹤人的地界了。

    如此一来,双方的盟友关系就正式成为一张废纸。后来逼得二者联手讨伐,可想屈出律底下人做得有多过分。

    所以摩诃末一进攻大辽,他就迫不及待的插上一脚。同时也好避开葛逻禄和回鹤人的威胁,算是一举两得。

    如今七河流域尽是乃蛮人的铁蹄,只有少数几座孤城,还未被屈出律攻克。

    摩诃末则集中兵力南下,打定主意要倾覆大辽的南疆。那里是费尔干纳盆地,由塔阳谷驻守。双方交战了数次,并在前不久,在察赤打败了塔阳谷的大军,杀了近万大辽将士。

    现在正攻打苦盏,大辽危矣!

    西喀喇汗国也不消停!

    二王子发动政变,软禁了国王,自称桃花石汗。并大肆捕杀九王子的势力以及不臣服者,整个河中府都是一片风声鹤唳。

    这促使大批百姓和权贵逃亡临近的蒲华,乞求庇护。入境的关口,也被逃难来的人群挤得没有落脚的地方。

    马鲁那边向李承绩请示,要不要出兵平乱。因为西喀喇汗国和大辽的战事,让通往蒙古的商道受到阻塞。一些工坊的商货受到积压,很容易造成严重的经济影响。

    向来呼罗珊就极重视商业的!商业司也对此十分上心。所以战事一发生,商业司就预料到了严重后果,及时向留守的大狄万请求出兵平乱。

    看到这些,李承绩的心情也不免受到影响。

    这时候,近卫进来通传李大气有要事禀报的消息。

    李承绩便收起信笺,让其进来。

    “总督!”,额格纳齐和帖木儿灭里一起行礼。

    李承绩点了点头,示意李大气有事直说。

    见此,李大气也不扭捏,出声道:“敌酋额格纳齐身死,维齐尔夷乞干联合城卫军主将米尔夷乞那向国主请降!”。

    “什么?额格纳齐死了?”,李承绩稍稍有些意外。

    正是这时,李大力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看到李大气与帖木儿灭里也在,脚步瞬时一停。

    “怎么了,可是发生了大事?”,李承绩疑声道。因为李大力是事务司的主事,向来少有这么匆匆行事的时候。

    不敢怠慢,李大力就来到李承绩跟前,贴耳说着要事。

    李承绩的神色慢慢变得狂喜,出声道:“好好好!你将这消息告诉李大狄万和帖木儿千户长吧。”。

    李大力便将事务司毒死额格纳齐,拉拢夷乞干和米尔夷乞那的事说了出来。

    这下,李大气他们都显得有些震惊。因为事务司的表现,实在太惊异了。原本他们以为,至少要费些人命,才能将内城拿下。但现在,事务司仅凭一番布置,就不战而下。

    这份功劳,实在太耀眼了。

    李承绩在惊喜过后,也十分意外。因为这件事,事务司竟然都没向他禀告过。

    李大力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低声向李承绩解释道:“这件事是信德的执事一手策划。原本他是要升任堂主的,但底下出了一名叛徒。被我责罚,扔到信德将功赎罪。

    此次为一雪前耻,他毒杀了额格纳齐,劝降了夷乞干和米尔夷乞那等人。并在事前,也没向上面禀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