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
    便很快安下心来,尽心服侍。奥里萨也看出她的用心,所以对其颇为另眼相待。

    “嗯!”,奥里萨点了点头,有些犹疑道:“等等。你再帮我打听打听,国主在何处。”。说话间,面上浮出一抹羞红。

    胡美马明白她的意思,露出几分浅笑道:“奴婢定会尽心打听的。”。

    奥里萨立即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胡美马赶紧离开。

    这么过了有一会儿,胡美马才姗姗回返。

    “回公主,这里北上十里,就是萨朗山口了。乃是联通古尔南北的要道,就和开伯尔山口一样。”。

    “嗯!那国主呢?”,显然奥里萨心里,更在意李承绩的去向。

    毕竟婚事定下来也有一段日子了,李承绩一直都没见过她。虽然衣食住行上,呼罗珊也没怠慢。但李承绩不来见她,总让她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

    再想到之前,自己与额格纳齐的婚事。她就更担心,李承绩会介意此事。虽然她和额格纳齐只是定下了婚约,并没成亲。但只待时间一到,她便是额格纳齐的人了。

    这么想着,她又对自己嫁给李承绩后的处境有些担心。

    胡美马也不吊她胃口,应声道:“国主在王帐内,等闲人不得靠近。不过我去打探时,被一人撞见。那人得知公主的身份,竟说是公主的旧识。如今等在外面,求见公主。”。

    “旧识?可知是谁?”,胡美马有些意外。因为她来护教军已有一段日子了,但她从没听说,这里有自个人认识的人。也是整个婚事定得仓促,德里苏丹只急着将护教军送走。便连从前服侍她的下人都来不及派遣,更何况是别的人。而且那些被俘的德里将士,也都在和谈确定后,被送回了德里国。

    现在护教军中,她可以说是孤家寡人一个。

    所以她实在想不通,会是哪个旧识。

    “那人说他叫马纳徒里,是德里国的象兵统领。”,胡美马应声道。

    “马纳徒里?他不是死了吗?”,奥里萨诧然出声,接着道:“快!赶紧让他进来。”。

    只是马上想到不妥,就命胡美马给自己换上便装,赶紧出去见他。

    “公主!”,刚掀开车帘,侯在外面的马纳徒里就行礼道。

    “呼罗珊人传言你死了,如今?”,奥里萨疑声道。

    “呼罗珊国主想要组建一支象兵,便让我留下了。”,马纳徒里苦笑道。也是他身为象兵统领,对象兵了解得远比旁人透彻。所以李承绩起了爱才之心,不愿放他回国。

    于是在和谈的时候,故意将他软禁起来,并对外宣称他死了。

    后来马纳徒里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和谈已经结束。他也随护教军一起,北上马鲁。因远离德里,护教军对他的看管也越来越松。刚好碰见胡美马,得知了奥里萨的存在。

    便赶紧过来,拜见一二。

    奥里萨闻言,面色有些不好道:“异教徒果真狡诈。”。

    “公主慎言!你已和李国主定下了婚约,往后也得改信清教了。”,马纳徒里紧张兮兮的看了看周围,提醒道。

    奥里萨也知道这话不合适,按下火气问道:“那你可想回国?若是愿意,我这就去找李国主说理。”。因自小被德里苏丹宠爱,所以她的性子并不谦和。又喜行军打仗,性子更带着几分火爆。

    这些日子坐在马车里,她是难受极了。但出嫁呼罗珊不比德里,很多事情不能像从前那般肆意妄来。所以她极力按耐住了心里的不适,安静的做着花瓶。

    现在听着呼罗珊故意扣下马纳徒里,便再也坐不住了。

    “我如今就算回去,国内的那些人,怕也是会咬住我叛国的罪名不放。且苏丹此番为了求和,割地赔款,还将公主你送给呼罗珊国主和亲。因而我回去了,苏丹也必不敢收留于我啊!”,马纳徒里面色有些悲苦道。

    德里国的朝堂,并不安稳。因为随着德里国的疆域扩大,越来越多的土著被征服。很多当地的贵族也进入德里为官,使得政事上,也就开始出现以地域为派系的情况。

    再加上德里国内,教派林立。除了婆罗门教,还有佛教等其他派别。苏丹为了维护对当地的统治,往往会笼络这些异教徒。使得一些虔诚的回教徒,就心生不满。

    于是朝堂上,又出现了回教徒与非回教徒的争斗。特别是婆罗门教徒的人数增多,使得回教徒心生不安。双方间就拼命打压对方,妄想一家独大。

    苏丹很多时候,又偏袒婆罗门教徒。促使朝堂上的婆罗门教徒力量,越发壮大。虽然这有利于维护苏丹对德里境内婆罗门教徒的掌控,但无形中,却与回教徒离心离德。

    这种不和谐的争斗,已经影响到了德里国的壮大。像对南方诸国的征伐,就因军队中回教徒与婆罗门教徒的互相拉后腿,使得一直进展不大。

    因此马纳徒里可以想象得到,自己回国后,那些信奉婆罗门教的官吏,会如何在苏丹面前诋毁自己。另外苏丹为了求和,完全答应了呼罗珊国的狮子大开口。可以想象得到,苏丹对呼罗珊国的畏惧是有多么深重。

    所以马纳徒里知道,自己就算回国了,苏丹也不敢收留自己的。那样一来,还得罪了呼罗珊。可以说,两方都不讨好。

    奥里萨也清楚德里国内的官吏是什么德性,就没劝说,叹了口气道:“那你还有什么要事要我帮忙?”。

    “既然公主问起,那我还真有一件要事。”,马纳徒里也不推辞,直接将自己想把家眷都接到呼罗珊来的事情说了出来。也是当下他也没办法向德里的家人传信,并且前往呼罗珊的路上,山高且长。又刚经历了战乱,路上少不得劫匪。所以只能请奥里萨出面,帮忙将他的家眷接到呼罗珊。

    对此,奥里萨也没什么好推辞的。毕竟是举手之劳,不算麻烦。就又说了会儿话,渐渐聊到了李承绩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