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 天选之人
    而当地的饮水,却依赖于山脚下的一口清泉。随着人口的增多,清泉的水流也慢慢减少。现在十余万难民的涌入,更使清泉接近干涸。所以镇上已派人将清泉围了起来,不准任何人靠近。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不准百姓们喝水了。而是在每日的傍晚时分,集中给百姓们分水。为了控制水量,每人一天只能领到一碗水。虽不至于渴死,但也称不上满足。

    正因此,可哈尔知道这碗水的不易,拒绝了董伯。

    “怎会不渴!你早上那碗水,可都给旁人了。我人虽老,但眼睛还不瞎。”,董伯端着盛着半碗水的木碗,从树枝和树叶搭建而成的草棚里走出来。

    这还是比较稀罕的!

    很多人来晚了,连树枝树叶都搜罗不到。只能随着找块地方,席地而睡。也幸好河中不常下雨,再加上温度不低。使得睡在野外,也不会冻伤冻死。

    “那妇人带着三个孩子,却只能领到两碗水。瞧那孩子渴的,嘴皮子都裂了。”,可哈尔感受到周围难免瞧着董伯那碗水的热切眼神,赶紧讪笑着走过去,将董伯迎回草棚。

    知道不妥,董伯像藏宝贝似的,赶紧用手遮着木碗。这么回到草棚,董伯故意板着脸教训道:“你看看你自个儿,嘴皮子不也都裂了吗?”。

    经过逃难期间的相处,他对可哈尔是越发上心了。且自己的儿子的董权,刚好还没娶亲。所以他心里,已有了让可哈尔当自己的儿媳的想法。

    “那几个孩子怪可怜的,我还能忍一忍。”,可哈尔只浅浅的喝了一口,就舔了舔木碗边沿的水渍,应声道。可能是从小被卖为奴的经历,使她对那些穷苦人家比较感同身受。所以看到那妇人的不容易,就忍不住起了恻隐之心。

    董伯听着,只叹了口气。他是发现了,可哈尔什么都好,就是心肠太软。不过这也是好事!因为这说明可哈尔品行上,还是非常不错的。

    “对了!董大哥回了没?”,可哈尔有心转移话题,出声道。

    “没!你董大哥一大早就去打探消息,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董伯语气有些落寞,接着道:“哎!这关口再不开,咱们就只能从窣利水坐船往下走了。”。

    可哈尔听着,解开腰间的小布袋,打开露出几颗山根。这东西可不好找!因为百姓们四处挖野菜,打猎,使得周边能吃的东西全被扫荡一空。她也是爬上一座山岭,才挖到这几颗山根。

    “关口那边等消息的人很多,董大哥怕也是等在那了。只是从窣利水坐船,还是不太稳妥。”,可哈尔跟在德古娜巴身边当差,对窣利水也颇有了解。

    这么些年,就从没听过窣利水能行船。所以她初次听到这消息,就本能的起了疑心。只是在难民中,很多人将其当成了最后的退路。若不是坐船需要花费重金,说不得难民们就都去了。

    “我也知道不稳妥。这窣利水汛期水流湍急,枯水期又只能到人的腰身,哪里能行船!”,董伯叹声道。他也算是个明白人,知道窣利水上行船,是很难的。

    但是退路摆在那儿,又让人迫切的想要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可能是木筏子吧?这东西很轻的,顺水而下,还真有可能。”,董伯像是在安慰自己。

    可哈尔知道劝不住,就用衣服擦了擦山根的尘土,递给董伯道:“快吃了吧!若是被旁人看见,可就惹上祸事了。”。因东西不够吃,很多百姓就打起了自己人的主意。这还是关口镇每日都发放吃食的情况下!否则的话,还真有可能吃人了。

    董伯目光柔和的接过山根,心里的阴霾驱散了不少。

    这时候,一个身形高挑的男子走了进来。鹰钩鼻,粟色的眼睛,一头黑色的卷发。身着灰色的长袍,上面破了好几口大洞。并且很多地方都被染黑了,脏得不行。

    “董大哥!”,可哈尔目光一亮道。正值青春年少,最是怀春的时候。而董权又生得高挑,路上对自己颇为照顾。所以一来二去,就情愫暗生。

    “权儿,关口那边怎么样了?”,董伯紧接着问道。瓜州以西,就算是西域了。这地方从来都少有汉人,在大唐失去对这地方的掌控后,迄今已有四百余年与中原王朝隔绝开来。所以随耶律大石迁移到西域的汉人,都只得娶异族女子为妻。

    董伯虽汉人的特征明显一些,但一头的卷发,还是带着异族的印记。到了董权这一代,汉人的血脉就更是被稀释得一干二净了。

    咕噜咕噜,董权接过可哈尔递过来的木碗,喝了两口。整个人,也顿时畅快了不少。就咬下一截山根,出声道:“那边的难民传言,蒲华郡守从马鲁调来了营帐和吃食。并有大军北上,似要出兵平乱。”。

    “这下好了!大辽有救了!”,董伯有些庆幸道。虽然大辽的治下算不上安居乐业,但是混乱起来,就更没好日子过了。且他曾经常听父辈西迁,随德宗皇帝征讨西域的丰功伟绩。所以心里,对大辽有一种特别的执念。

    董权是不在乎大辽的兴亡,有些无所谓道:“救与不救,大辽都是要亡的。不仅是花拉子模,乃蛮人在北面也不消停。听说就是当今圣上不顾河中郡王的劝阻,错信奸臣。才使偌大的大辽,落得如今的地步。”。

    虽然屈出律的叛乱与李世昌并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在外界看来,就是李世昌离开了朝堂,才使屈出律叛乱。因而民间百姓眼里,耶律直鲁古已与昏君无异。

    董伯对皇权还是有着几分敬畏的,立即没好气的骂道:“臭小子,你说什么呢!圣上可是天选之人,有神灵庇佑的。咱们在这儿嚼舌根子,一不小心引得神灵发怒,咱们可吃不了兜着走。”。

    董权毫不在意,出声道:“哪有什么神灵庇佑。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