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 边军之争
    “对!”,

    “就是!”

    “定然不能让他们看轻了!”,其它军将纷纷出言,大有找护教军军将大干一场的架势。

    但这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只听:“哟!你们还真能耐得。怎么,看护教军不服气啊?有本事,也加入进去呗!”。

    “哈哈哈···他们那点能耐!就是去了护教军,也指不定被赶出去。”,又有人接话道。

    “算了!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了。护教军的兄弟还在等着呢!咱们快走吧!”,兀尔海催促了一声,就轻蔑的扫了李承业他们一眼,快步离开。

    他是花拉子模人,自小在萨拉赫斯长大。原是一牧奴的儿子,后来呼罗珊废除奴籍,他也就成了自由人。再到各郡组建边军,他有幸被选中。只是他去的是马鲁边军,不是图斯郡。

    也是萨拉赫斯与马鲁相隔不远,所以本着就近原则,去了马鲁募兵处。

    到了军队里,他表现得异常出色。并在剿匪行动中,立下了大功。那时候,他和李承业是同一个小队的。所以二人的关系,也还算不错。但后来随着功劳的增多,他们两人也被分派到不同的队伍带兵。

    慢慢的,两人就因竞争的关系产生了隔阂。

    再加上护教军的到来,他希望迎合护教军的统领们,以期后来扩军时,有加入护教军的机会。所以与李承业等坚持留在边军的军将们,就产生了理念的分歧。

    于是发展到今天,边军统领之间,就出现了两个泾渭分明的团体。

    其实在边军内部,这样的情况并不少。

    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护教军是呼罗珊最精锐的部队。无能是战斗力还是立功机会,都比边军要多得多。还有各种抚恤,更是比边军优渥几倍。

    特别是曾经加入边军时,募兵司开出的条件里。就有将来护教军扩军,会优选从边军中选取。所以一些想加入护教军而不得壮丁,便将边军当成了一个跳板。

    但待在一个地方久了,人总是有感情的。特别是一个军营里,大家朝夕相处。兄弟们的关系,也就异常紧密了。

    因此对于护教军,一些边军将士就没那么向往了。

    但总体而言,还是向往的人要多上一些。到底护教军的各项优待,很少有人能拒绝得了的。

    当下听着兀尔海的话,跟随他的军将们,纷纷出言附和道:“走吧走吧!听说来的人里面,可是有一个千夫长的。且还是器重兀尔海大哥,才肯跟咱们一块儿吃饭!”。

    “对对对!还是兀尔海大哥有能耐啊!要是像咱们这些小鱼小虾,定然是没心思来的。”。

    “嘿嘿嘿!因而咱们啊!还是要找机会好好谢谢兀尔海大哥的!”。他们说话的嗓门极高,生怕旁人听不见似的。

    跟着李承业一起的军将是越听越气,脸色也黑到了锅底。终于有人受不了,喝骂道:“没脸皮的东西!你们就只配跟着别人摇尾乞怜。”。

    其它人虽没说话,但看向兀尔海他们也都带着愤愤不满。

    “你说谁呢?嘴巴没个把门的!”,出身行伍之人,脾气大多都冲得很。听见有人骂自己,兀尔海那边立即有人转过身来,喝问道。

    “怎滴?骂的就是你这没脸皮的东西!”,

    “你有种!看爷不撕烂你的嘴!”,说话间,那军将就直冲过来。

    “哈比不拉!注意分寸!”,李承业拦着他,出声提醒道。军中的纪律也是非常严明的!即便边军与护教军不属于一个军中,但是纪律上,却都是一样的严格。

    像打架斗殴之事,就是处罚得非常严厉的。轻则罚没军饷,重则有可能被踢出军营。而现在又正值护教军、边军齐聚的敏感时期,各个埃米尔都不希望自己的军队中有人给自己丢脸。

    所以无论如何,这时候都不能生事。

    兀尔海也知道这一点,本要喝住冲过来的军将。但见李承业已先劝住了自己人,便站着没说话。

    “边军内部生事,传到埃米尔耳中,可就没那么容易了结了!”,李承业又拦在那冲过来的军将跟前,沉声道。

    明白好歹,那军将也不敢多生是非。并且李承业在马鲁边军内部,还是颇有威望的。所以只狠狠的剜了哈比不拉一眼,就急冲冲的离开。随即兀尔海也意味深长的看了李承业一眼,领着其它人赶去赴宴。

    “瞧他们的德行!真以为见了那劳什子千夫长,就能去护教军了!”,哈比不拉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不屑道。

    其它人虽没多说,但也都看不顺眼。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有功夫在这儿图嘴上快活,还不如多练练手脚上的功夫。到了战场上,还能多杀几个敌军,挣些军功。”,李承业数落了几句,其它人都乖乖散了。

    回到自己的营帐,董权正面色不安的守在帐外。

    见着李承业来了,马上道:“将军-将军!”。

    一个亲兵跟着上前,解释道:“此人说是将军的旧识,并拿出了将军的军章。”说罢,就拿出刻着李承业名字与军级的铭牌。

    “嗯!你下去吧!”,李承业吩咐一声,就领着董权进了营帐。

    “你想好了,参军入伍?”,来到营帐中央,李承业转过身问道。

    董权面显犹疑,应声道:“想-想好了!只是-只是---”,

    “哦!你还有疑虑?”,

    “不-不是!是-是-是---”,心里紧张的缘故,说话都不利索了。李承业便耐心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这么过了一小会儿,董权才平复心境道:“是-是我娘子有事找你,说是有关西喀喇汗国七公主之事。”。

    “汗国七公主?”,李承业神色一凝。脑海里,也开始回想着有关七公主的传闻。

    “是!我娘子乃公主的近侍。此次来关口,就是请求呼罗珊国主兑现承诺,救西喀喇汗国于水火。”,董权将可哈尔的原话重述道。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