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旧将回归
    作为护教军最早的几位高层将领之一,李承绩是见过阿胡拉的。即便当下阿胡拉的头发剪得很短,模样也很狼狈。但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五官与轮廓,还是让李承绩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也是他曾经做刑警时的职业习惯!所以对很多人的面部特征,记得非常清楚。

    “你-你是?”,阿胡拉被带到李承绩跟前,疑声道。

    “你忘了我是谁么?”,李承绩瞧着阿胡拉疑惑不解的模样,猜测着他是不是遭遇了什么。

    “我-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阿胡拉皱着眉头,脑海里不禁浮出一个黑发少年的模样。再盯着李承绩细看了会儿,那黑发少年的模样也越发清晰起来。

    “你失忆了?!”,李承绩见阿胡拉是真不记得自己,语气不禁沉了几分道。

    “嗯!一年前我被人从河里捞起来。以前的事儿,也就全记不清了。”,阿胡拉已肯定李承绩从前认识自己,便将失忆的事儿说了出来。

    “哦!可记得是哪条河?”,李承绩追问道。

    “图斯郡的卡拉沙夫河!”,阿胡拉实话实说道。

    “那就对了!你曾在卡拉沙夫河边落水,刚好吻合。”,李承绩边说边解下自己的外衣,披在阿胡拉身上。

    虽然阿胡拉还不知道李承绩的身份,但郡守、卡迪等人,他是见过的。此刻这三个常人高攀不起的大官都在李承绩身旁候着,一脸小心翼翼。显然李承绩的身份,更加贵不可言。

    便有些受宠受惊,不敢接受。李承绩却按住他的手,宽解道:“你为护教军的旧将,一件衣裳,还是受得起的。”。

    这下,阿胡拉才稍稍安下心来。

    跟着李承绩又询问了阿胡拉为何出现在摩尔多鲁府。才知他就是当日,引得贾巴尼塔埃姆追到清真寺的逃奴。

    “那你的伤是他们打的?”,阿胡拉身上青一块浅一块的,还布满了鞋印。

    “公子不能动弹了,家主便让人打断我的手脚,送给公子取乐。不过我身子骨不错,十分耐打。又恰逢府外有人闹事。他们便将我关起来,没再毒打了。”,阿胡拉说话间,没好气的盯着那些侯在周围的摩尔多鲁府护卫们。

    “八剌黑!将打了阿胡拉千夫长的人都打断手脚扔出去!”,李承绩马上命令道。

    “是!”,八剌黑应了一声,就带着部分近卫去抓人了。

    阿胡拉却神色一征,有些不可置信道:“千夫长?!我原来是千夫长?”。

    对于护教军,他是了解的。原本他就想找机会加入护教军!只是萨迪耶买他的时候花了不少钱,必须偿还干净才能离开。因而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机会。

    但现在,自己日思夜想的事儿就这么实现了。回想起来,还真像做梦。

    李承绩笑着点了点头,便派人将其送到李大气跟前。可以想象得到,对于阿胡拉的出现,那些出身护教军的老军将们,会是多么欢喜。

    这事暂了,对摩尔多鲁家族和也里官员的处置,就正式开始了。郡守等人额头冒着虚汗,显然被吓得不轻。

    “你们说!本王该怎么奖赏你们?”,李承绩来到一座水池前。瞧着内里游动的金鱼,出声道。在也里的地界,能在府里修池子的,都是非富即贵。即便也里有河,还不算缺水。但常年难有降雨,很多河流触及不到的地方,依然缺水缺得厉害。

    所以修建一座储水的池子,是一个家族财力的体现。像这个池子,就是摩尔多鲁家从地底挖通连接哈里河的水道。由此,才能造成这么一座规模不小的水池。

    李承绩的行宫也有一座,规模比这个还小。也正因此,可见摩尔多鲁家的财力是多么雄厚。

    “国主恕罪!”,郡守等人连忙跪倒在地,求饶道。他们知道自己是百口莫辩了,因而只希望李承绩能从轻发落。

    这样的反应,李承绩也没了继续问罪的心思。就命人传旨刑部大狄万阿尔子密,全权负责此事。郡守、卡迪、埃米尔三位主官,则暂时收监。他们的政务,暂由副手接应料理。

    如此,也防止也里的政务陷入停滞。

    至于摩尔多鲁府,就让督检司好好查查。该查封的查封,该流放的流放,该杀头的杀头。并在呼罗珊全境,严厉彻查世家大族为害一方,欺压百姓的恶举。旦有为官者涉入其中,都从严从重处理。

    整个呼罗珊全境的‘整风’行动,也由此拉开了序幕。

    事后很多遭殃的世家大族,都恨极了摩尔多鲁家族。因为若不是他们家惹恼了李承绩,官府也不会那样的重惩他们。所以摩尔多鲁的名字,也被人当成了最不堪入目的污·秽之语。

    萨迪耶没等到刑部处置,就忧惧而死。倒是他那断了手脚的儿子,一直活到了被送上断头台的那天。很多闻讯而来的百姓见其人头落地,都欢喜的拍手称快。

    也里城,也再没有摩尔多鲁这个世家大族了。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李承绩在处置了也里的一干官吏后,就直接北上。取道班城郡,直入河中府。

    在这期间,蒲华郡最西边的关口镇,也迎来了三万护教军将士。他们已得到了李承绩的命令,正讨论着出兵河中府的计划。

    李承业虽是一名边军统领,但和出自三大军团的护教军相比,还是有些人言微轻了。所以讨论出兵计划的时候,那些出自三大军团的军将,都没将他们的存在放在眼里。

    这么出了大帐,一个和李承业关系不错的边军统领就愤愤不平道:“哼!瞧那些人鼻孔朝天的模样。都是当兵吃粮的,有什么底气瞧不起我们。”。

    “就是!你看他们讨论得热火朝天的。咱们插一句,还不乐意了。”,

    “这算什么!咱们埃米尔有心说几句,还被他们奚落不懂兵事。”,有军将怪声怪气的讽刺道。

    “不行!咱们一定要让他们看看。咱们边军,也不是好欺负的!”。雄起中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