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谁是乡巴佬
    “哈哈哈!好,不卑不亢,这种年轻人现在很少见了,我喜欢!”清风长老见了任凡之后,突然大加赞扬。

    任剑尘满脸堆笑,“谬赞了,谬赞了!”

    在两位导师额座椅后面的几个年轻人却低声嘟喃着,“确实是谬赞,一个乡巴佬而已,没见过世面的东西!”

    两位导师和任剑尘何等实力,自然清楚的听到了他们的声音,只不过任剑尘自然不好因为这些许小事跟晚辈发难,况且两位导师都在这里,自己教训他们的话,多少有些多管闲事的嫌疑,于是只能装作没听见的样子,继续陪着笑脸。

    清扬,清风两位导师的面色有些不善了,刚想板着脸教训几句,一道淡淡的年轻声音却是传来,“你说谁是乡巴佬呢?”

    刚才说话得那年轻人是圣武学院一年级的学生,过了今年,马上就二年级了,实力很不错,三阶武师的实力,他是清风导师的学生,叫巩华,仗着天赋,在清风导师的学生中倒也算是出类拔萃的。

    巩华仰着头,眯着眼睛,不屑的看着任凡,“你,你爹,你全家都是,怎么了?你不服啊!”

    任凡冷笑着摇了摇头,心中暗道,这个世界上的贱人真是多啊,自己与此人无冤无仇,他竟然侮辱自己,侮辱自己也就罢了,他还侮辱了无辜的父亲,父亲是他的逆鳞,此人为何又触碰他的逆鳞,真是无奈啊,本来不准备出手的。

    “放肆,还不快快给任家主与任凡道歉!”清风导师冷着脸怒声道。

    巩华还是一脸不屑,用极不情愿的声音,低声道:“任家主,抱歉了”

    清风导师面色更加不悦了,说让给任凡和任剑尘两个人道歉,这巩华却只给任剑尘一个人道歉,而且还是这般态度,难道仗着自己是武灵宗的少宗主,连自己的话都不听了吗?

    正想开口继续教训,任凡却淡淡的说道:“清风导师,不必了,我倒要见识见识,圣武学院的弟子到底有多么了不起,看看他有什么资本,说别人是乡巴佬!”

    巩华的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眼眸深处掠过一抹戏谑,就凭你吗?

    “这……”清风导师有些为难了,毕竟巩华已经在学院中进修一年,其实力在三阶武师中都是出类拔萃的,一些四阶武师都不是他的对手,这让他和任凡打,恐怕会让任家下不了台的。

    圣武学院的人都普遍认为任凡的时间不过是刚刚踏入武师,恐怕连实力都没有巩固呢,完全不是巩华的对手,即使是见识过任凡杀戮两位大武师的任剑尘也有些担心,毕竟当时是借助外力,而现在可是真正的战斗。

    清扬导师却是笑着摆了摆手,“清风啊,两个孩子切磋切磋也不是什么坏事,就由着他们去吧,咱们这些长辈们都不管了,如何?”

    “任族长,您看呢?”清风导师看向任剑尘,虽然他的实力比任剑尘高,但这毕竟是任家的地盘,而且今天还是任家一年中最重要的家族大比,他总要征取一下任剑尘的意见。

    “我……”任剑尘也有些犹豫不决,他确实也有些担心。

    霍城主在这时站了起来,又到了任剑尘的身旁,排着他的肩膀,“任老弟啊,孩子总归是要成长的,他不可能永远的活在你的羽翼之下,今日咱们这么多人在这儿,你放心吧,出不了什么事情。”

    任剑尘只能无奈点头。

    巩华依旧是一脸不屑,他从任凡的身旁走过,狠狠的撞了一下任凡的肩膀,似乎是在示威,而后径直走上演武台。

    任凡面无表情,同样走上了演武台,一时间,整个演武台的气氛都有些凝重。

    “渣子终归是渣子,就不要想着鲤鱼跃龙门了,你这种乡巴佬的命运,上天早已作出安排,一辈子都是被踩的货!”巩华的声音并不大,只有他和任凡能够听到。

    任凡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厌恶,对于这种人,他不想过多的废话,只要把他踩在脚下,一切就都明朗了。

    任凡脚步一个横跨,腰上力量用足了,灵力由经脉灌输到手臂之中,双手化拳为掌,几个箭步便冲至巩华身前,势大力沉得一拳向巩华胸口捣去,巩华一个撤步,出手的瞬间,散发着白色灵力的大掌迎向任凡的拳头。

    拳掌相击,一股微不可见的灵力波动从拳掌接触的地方散发出来,在力量的反震之下,任凡和巩华各自退了一步,任凡脸上表情自然,而巩华心中却暗暗叫苦,暗骂自己大意了,此刻他的手臂酸瞳难当,刚才和任凡交手的瞬间,他感觉自己的掌就像击在了铁板上一样,强大的反震力让他有些吃不消。

    任凡的**强度自然不是巩华能够比较的。

    接下来,两人来来回回又斗了几个回个,出招拆招逗非常的精妙,只是巩华有了防备之后,尽量避免和任凡的**正面接触,像刚才那样的暗亏倒是没有再吃。

    可这并不是巩华想要的结果,他想的是快速解决任凡,却因为任凡的**强度的原因,他处处受到牵制,到现在下来,竟然是不相上下的局面。

    又一次臂膀相撞后,巩华虚晃一掌,迅速拉开了距离,冷冷的说道:“小子,你的身体倒是像头蛮牛,不过,你还没有见识过玄阶武技吧,今日就让你这乡巴佬见见世面!”

    话音刚落,巩华双手快速结印,轻喝一声,“毒蔓决!”紧接着,他的手臂被一层幽绿色的藤蔓缠绕,藤蔓之上生满了倒钩的毒刺。

    巩华做完这一切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再次欺身而进。

    “藤蔓吗?”任凡在心中冷笑,心中一升暗喝,“凤凰火!”一股红色的火焰爆裂在半空,化作点点火光,瞬间落在巩华手臂的藤蔓之上,火烧藤蔓自然是极容易的,火光迅速窜动,只是片刻,巩华的两条臂膀俨然已经化为两条火棍!

    “啊……”

    凄厉的惨叫声仿佛杀猪般难听,看着到处打滚的巩华,任凡没有停手,纵身掠到他的身边,一只脚狠狠的踢在了他的肚子上,又是一声更加凄厉的惨叫,疼的巩华弓成一只虾米。

    任凡伸出脚,把巩华的脑袋狠狠的踩在踩在地上搓了搓台上的尘土,望着满脸灰尘,再没有半点神气的巩华,冷冷的问道:“谁是乡巴佬?”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