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武体的变化
    周供奉见杨供奉已然死了,心神大乱,再也没有半点战意,转身便逃,三把飞刀可不是吃素的,团团将其围困。

    任凡飞掠而至,手中天魔剑忽上忽下,忽左忽右,飞刀加上任凡的双重攻击,已经失去斗志的周供奉哪里是对手,十多个回合下来,被任家一剑刺中脑门,一命呜呼了。

    任凡收起飞刀,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自己竟然一个人杀了三个一阶大武师,对于一三阶武师而言,这是何等的辉煌战绩!

    “这次多亏你了!”任凡拿起飞刀亲了一口,“嗯,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以后就叫你青锋吧!”

    任凡笑着向前刚走了两步,便感觉丹田有些胀痛,任凡连忙盘坐于地,此刻,灵力在他的经脉中疯狂的乱撞,就像是将要决堤的大江一般。

    “难道又要突破了吗?”

    任凡按下心中的惊讶,细心的引导着疯狂的从外界涌入身体之中的灵力,此刻任凡的丹田像是一盆已经装满的水,盆已经装满了,可是水还在不断的涌入,多余的水自然就会溢出,也就是说任凡的丹田已经饱满,多余的灵力从丹田中溢出,无处可走,便在他的经脉中疯狂的乱撞。

    “啊!”

    任凡疯狂的嘶吼着,经脉已经丹田之中传来的痛楚让他几乎昏厥过去。陡然,他听到了自己的体内似乎发出了咔嚓的一道声音,急忙内视丹田却发现原本圆润的丹田上竟然裂开了一道细缝。

    “可恶!”

    任凡不知体内的变故到底是因为什么,丹田乃是修炼之本,如果丹田破裂,那自己岂不是又要变成废物了吗?

    任凡心中大大的不甘,从天才陨落的那个过程他已经尝试过,他不想再尝试一次,再去看那些丑恶之人的嘴脸。

    于是任凡拼命的调动龙髓经来修复自己的丹田裂缝,然而毫无起色,他又试图用脖子上的项链来修复,可还是没有丝毫的作用,反而因为灵力的不断涌入,裂缝变的更大了。

    “小子,莫要担心,这是后天武体的第一个阶段,对你有益无害,你坦然接受便是!”

    久违的凌天仲的声音再次响起,而天老的声音也响起来了,“老东西,你终于醒了!”

    凌天仲惊讶一声,“老天,竟然是你,我竟然没注意到!”

    于是两个老头在任凡的身体中谈笑起来,却不知道任凡现在忍受着怎样的痛苦,丹田破解,而且裂缝外界灵力的涌入之下越来越大,其痛楚不亚于抽筋剥皮,任凡喉间蠕动,发出难听的声音,豆大的汗珠不停的从额间滴落,任凡的表情因为强烈的痛苦,已经扭曲的不成人形。

    “啊!”任凡突然大叫一声,他体内再次响起了一声细微的碎裂声,此刻任凡体内的痛苦一消而散,任凡再次内视丹田,发现丹田早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虚幻的小人,如果放大观看,那小人的嘴脸和任凡一模一样,赫然便是一个缩小版的任凡。

    只是那小人的全身都是无色透明的,如果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

    任凡有些不解,便向体内的两个正在谈话的老头儿问道:“两位,我的丹田怎么成这样了!”

    “你傻啊,这就是第一阶段,化丹为人,现在你如果在使用灵力的时候,你体内的小人会和你做出同样的动作,你的灵力打出去就是原来的两倍!”凌天仲缓缓而道。

    “这……”任凡不敢相信,便使用自从学了就没怎么用过的黄阶上品武技猛山拳,一拳砸出后,一只土黄色的灵力之拳狠狠的砸向了那山壁之上,只这一下,山石崩裂,犹如发生地震一般。

    然而这不是最让任凡惊讶的,任凡惊讶的是自己刚才那一拳轰出为什么土黄色的灵力?

    “凌老,天老,我不是冰火两种属性吗?为什么打出来的猛山拳的灵力颜色变成了土黄色?”任凡惊讶的问道。

    “谁告诉你是两种属性的,后天武体没有属性,可又有无数种属性,你使用什么属性的武技,就是什么属性的,就像一面镜子,你用什么颜色的光照上去,它就是什么颜色的!”凌天仲的声音再次响起。

    任凡顿了顿,还想再发问的时候,凌天仲却说道:“别问了,我还要去继续沉睡了,有什么问题你就问老天吧,虽然他不一定告诉你!”

    天老的声音适时响起,“我不会告诉你的!”

    任凡心中无奈,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身体的变化有了这么大的好处谁能不高兴呢?至少自己刚才的罪没有白受。

    “任凡,你看看储物戒指中,刚才老凌给你的东西,是千变面具,戴上之后,可以随意变化脸型,即使是武尊高手也难以看出端倪!”天老的声音缓缓响起,说完之后就又销声匿迹了。

    任凡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千变面具,就地换了一身衣服,随意的变换了一个长相粗莽的大汉,再次向着酆城的方向而去,大摇大摆毫无顾忌。

    再次来到酆城之中,气氛和第一次来的时候大不一样,第一次来的时候,感觉酆城虽然乱,可是人群还是很放松的,第二次来到酆城的时候,感觉整座酆城都紧张了起来,酆城的到处都贴满了任凡的画像,其中还标明了悬赏,能够抓住任凡,献到赵家的人,奖励一万金,一本玄阶上品武技。

    任凡微微一笑,心中暗道:“我这么值钱啊!”

    笑了笑便往最繁华的闹市去了,在那里便有卖情报的人,任凡现在就想得到一份关于孔云泽以及他的势力的准确情报。

    闹市的一处茶馆之中,任凡随意的坐着,等到那小二把茶水送上来的时候,任凡在他的手中悄悄的塞了一锭金子,那小二高兴的喜笑颜开,任凡便趁势问道:“小二啊,你可知道这里是否有卖情报的人?”

    “客官,你这可是问对人了,小的还真的知道一个卖情报的人,据说他的情报特别准,但是,就是有点贵!”小二没想到是问这么简单的事情,也就如实的说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