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大地之蛮
    无欢的修为提升的比较慢四年时间连一重都没突破比起之前的一年时间突破唯我一重完全没法先比但战力却提升的极为明显,现在的无欢已经可以抗衡唯我四重的高手,面对唯我五重的也有逃命的实力,这个比较方式是通过和荒兽战斗得出的。

    “不清楚但能量值已经超过预警!”妞妞道。

    “能绕过去么?”鲁墨问道。

    “很难!”妞妞回答道。

    “我先去看看!”无欢示意鲁墨待命自己一人骤然加速没入树丛中。

    无欢速度很快出动时就在自己身上布下一层精神薄膜隔绝自身气息,不一会十里距离一扫而过,无欢俯身在一棵大树之上注视着远处的一切。

    正如妞妞所说此时无欢目光所及正有一场大战数道身影翻飞狂风气浪翻腾,以无欢的目力竟然很难捕捉到此时大战的到底有多少人。

    “都是高手!”还没到战兵城就碰到这么多高手无欢不禁有点头大。

    “竟然都是风属性真元!”观察一会之后无欢惊讶的发现这些人竟然清一色的风属性高手。

    “阿布黎你跑不掉的束手就擒吧!”一道低喝声远远传来落入无欢的耳中。

    “风蛮阿布黎!”无欢一惊,“不对,阿布黎没这么弱!”前方虽然都是高手但却没有无欢初次遇见的那位阿布黎时来的凶猛,他们的真元波动其实就比无欢高那么一线而已。

    “卑鄙!”一声怒吼声闻百里震的树叶不停的瑟瑟落下,听这声音还真是阿布黎的声音。

    “各位师兄不要和他废话出全力!”围攻者中有人喝道。

    “杀!”数声凌厉杀机回应了那人的提议。

    “奇怪了阿布黎怎么弱了这么多?那些围攻他的都是一个宗门势力的?”无欢疑惑道。

    “风灵缚!”数声轻喝无数风旋如有灵性般扭动就好似一片片布匹般绕着中央的阿布黎缠绕而来。

    “神风道!”无欢一声惊呼,竟然是神风道的人。

    “看你这蛮族还往哪跑!”狂风中三道身影浮现一样的一身青色长袍个个神采飞扬一身真元鼓荡不已。

    “得罪我们的风灵公主竟然还想跑,和我们回去听候公主发落吧!”三人中其中一人哈哈大笑。

    “看你再蛮横还不是被玄彬师兄打废了!”另一人调笑道。

    “走吧,这里离战兵城还远我们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最后一人眉头一皱对其余二人道。

    “嗯!”

    “嗯!”

    很显然这人比另两人地位高一点。

    风旋如布匹涌来缠绕在阿布黎全身,风可刚可柔,可暴风卷天也可春风拂面,此时的阿布黎完全被压制除了一双喷火的眸子和一张愤怒的脸露出来外整个人完全被锁的牢牢的。

    “去!”只见那地位最高的那人手中青光一闪一条细长的青色锁链如一条青蛇般眨眼间就把阿布黎绑了起来。

    “带走!”两人一左一右夹着阿布黎往前走。

    “终于走了!”在等了许久确认他们都离去之后无欢才慢慢现身出来,那三个神风道门人一个无欢有把握抵挡两个就只能逃命三个自己都不一定能跑的了,对于阿布黎无欢也只能说声抱歉我是救不了你了,深深的看了眼他们离去的方向无欢转身往回走。

    “老大,啥情况?”停留在原地等候无欢的鲁墨看到无欢回来了上前问道。

    “他们已经走了!是神风道的人在抓人!我们可以继续赶路了!”无欢简单的说了下。

    “哦!”鲁墨也没多问二人继续上路往战兵城赶去。

    过森林走草原进入戈壁沿途具有危险性的荒兽基本没有,无欢和鲁墨算走了一段少有的相对安全的路,戈壁广袤乱石风沙稀疏的植被一望无边的边际很是荒凉。

    “终于不用看到绿色了!”正常人一般看到森林植物会欣喜但鲁墨这四年里见到的除了绿色还是绿色都快看腻味了,此时看到枯黄的大地灰暗的天空竟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前方高能反应!”就在这时妞妞的警报系统再次提出预警。

    “又怎么回事啊?”几天没听到高能预警的鲁墨几乎是吼出来的。

    “能量波动和几天前一样疑似同一伙人!”妞妞对无欢道。

    “是神风道那些人,他们碰到了什么?”无欢眉头一皱,无法无欢再次潜行过去摸到了战场边缘。

    “靠,人鼠大战啊这是!”突然的无欢一声低呼差点咬到舌头,此时呈现在无欢面前的是一副十分奇特的景象,三个神风道门人围着中间的阿布黎六只手掌不停的拍出一堵堵风墙阻挡着无穷无尽的老鼠!对,老鼠,一群个头和猫差不多大血眼老鼠。

    “是血眼噬金鼠!”这是一种生存于戈壁上出了名难缠的荒兽,但是奇怪的是这种荒兽只会对一些岩石金属感兴趣一般生活在地底下怎么都跑出来了。

    “滚出来!”突然神风道三人中一人一声大喝一掌拍向一片虚空,血眼噬金鼠无端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受什么人驱使了,显然他是发现那人的踪迹了。

    青金色掌印横推而过扭曲虚空,虽为掌但无欢却从中感觉到了无匹的锐气,风属性真元锋利是基本特性。

    空间扭曲大地爆裂,那人轰出的掌印轰然炸裂席卷百丈方圆,整片戈壁上腾起一道粗大醒目烟柱十数里之外的鲁墨都看的分明。

    “不错么神风道的传人确实有两把刷子!”一道浑厚的声音在爆炸区响起一巨大的身影从烟尘之中走出。

    “大地爆岩鼠,蛮族!”来人不是一个人还有一只大象般大小的老鼠,一只皮毛金光灿灿油光发亮的奇特巨鼠,而这和大象一般的巨鼠背上一高大身影稳稳盘坐背上,看装扮和阿布黎几乎一样只是身上的刺青不同而已。

    “你是谁?”那人一声低喝体内真元高速运转着。

    “地之蛮,埃赛坤!”来人一声大喝震的空气涟漪荡漾。

    “你是来救人的!”那人有点废话道。

    “废话!”埃赛坤鄙夷的看了眼那人,不救人我还找你约会啊!

    “埃赛坤废什么话打残他们!”阿布黎远远的高呼道。

    “阿布黎被这几个家伙拿下看来你退步不少么!”埃赛坤并没有立刻动手反而调侃道。

    “别墨迹了,他们还有高手接近唯我九重不可力敌!”阿布黎高呼道。

    “唯我八重之上跑这里来干嘛?”埃赛坤诧异道。

    “谁知道,快点救我!”阿布黎不耐烦道。

    “好好好,阿布黎记得你欠我一个人群!”埃赛坤和阿布黎旁若无人的交谈彻底的惹毛了神风道的三人,虽然他们也看出了这个埃赛坤和巅峰时期的阿布黎同级他们绝无可能是其对手。

    “挡住他,风玄彬师兄很快就到了!”地位最高的那个人振臂一呼率先出重手杀向埃赛坤,雄厚掌力激荡身前无数巨鼠尽皆翻飞,眨眼间那掌印膨胀到数百丈大小,一开始那人就使出了法相唯我打出巅峰战力。

    “滚!”只见埃赛坤并没动手反而深吸一口气,无欢看到埃赛坤胸膛急速膨胀,最后在一声惊天巨吼声中一圈近乎实质的音波气浪从埃赛坤嘴中扩散,眨眼间气浪撞上掌印,无悬念的巨**相掌印在气浪下片片崩散直至彻底消失,埃赛坤一声巨吼几乎就完全吹散了那人的全力一掌。

    “靠,好大的嗓门啊!”无欢只觉耳边炸起无数惊雷差点震聋他。

    “追风枪击!”

    “斩风!”

    几乎同时的另两人各自出招一人用枪一人用刀,一个刺一个斩将风的锐利发挥到极限。

    “找死!”埃赛坤右拳骤然握紧轰然打出,没有强悍如浪潮般的真元滚动有的仅仅是纯粹的肉身一拳所打出的一道惊呼实质的拳形气浪,这个埃赛坤的肉身是无欢目前为止所见过最强的。

    轰!!!

    一声巨爆惊天动地,埃赛坤的拳头打出的气浪直接淹没了神风道二人所打出的战技,气浪拳印无坚不摧几乎是碾压式的破碎那两道战技余势不减的继续前进着。

    “一起动手!惊风指!”

    “惊风指!”

    “惊风指!”

    几乎同时的三人使出同一战技一道璀璨的近乎青色黄金般的指芒从三个方向轰向那气浪拳印。

    砰砰砰!!!

    连续数声脆响中三道指芒节节碎裂那气浪拳印简直无坚不摧般的碾压。

    “着!”

    “着!”

    “着!”

    数声厉喝声中指芒再次威压大增在拳印轰到身前数十丈之时终于被截住了。

    “哎哟不错么!再来!”一声声炒豆般的骨节爆炸声中埃赛坤准备再次出拳了。

    “走!”几乎同时的神风道三人拔地而起如三颗流星般飞向远方,他们三人竟然跑了而且还是分成三个方向在跑。

    “切,跑的真快!”埃赛坤一愣之后撇撇嘴道,“那边的那位朋友你也看的够久了要出来见见面么!”感觉到身上突然出现的威压无欢知道自己暴露了。

    “敌人,朋友!”埃赛坤方方正正的脸上浮现一缕憨笑。

    “朋友!”无欢耸耸肩行了一个奇怪的礼节后道。

    “朋友!”同样的埃赛坤脸色一正也行了一个同样的礼节,同时的附着无欢身上的威压立时消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