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旷宫铭的计划
    “扶着我!”靠近巫寒的无欢整个人都快挂在巫寒身上了,人们只看到他神勇破结界的一面却没注意到他从地底到地面战斗的时间已经很长很长了,长到一身比同级浑厚数倍的真元几乎干涸。

    “水心,刑老大!”巫寒脸色不变暗呼墨水心和刑古,看到无欢被巫寒不着痕迹的搀扶着二人默默的围拢过来,鲁墨暗暗戒备旷宫铭依旧没心没肺的和柚木司召等人天南地北的乱扯。

    “柚木老者感谢你仗义出手,放心我们不是知恩图报的混蛋,一朵血莲花我们是见者有份!”旷宫铭很豪气的拍着胸腹保证顿时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无欢需要调息旷宫铭很自然的把众人的注意力转过去。

    “哈哈哈......小友有这份心老汉感谢,但血莲花老汉是不要的,此次行动完全是为了还司召小姐的情!”柚木一声大笑沧桑的目光下旷宫铭感觉自己完全的无所遁形般,司召顺理成章的被柚木介绍给众人认识。

    “各位,幸会了!”司召微笑着与众人见礼,不甚绝美的脸庞透着股知性的美,那是一种在某一领域有着极深造诣后自然流露出的气质,腹中有书气自华最能形容。

    “炼丹师!”其实旷宫铭很早以前就已经注意到司召了,那种独属于炼丹师的气质谁也无法模仿,靠着同为炼丹师的直觉司召的境界水平绝对不住自己之下。

    “你好司召小姐,在下旷宫铭添为青级一品炼丹师,未婚,兵锋军后勤营统领......”旷宫铭很自然的滑到司召面前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好似他脚下安了一个滑轮般看得柚木有点发愣,这身法好飘逸啊!

    随着旷宫铭的自我介绍众人听着越来越不是味,尤其是破军山那几个跟随在司召身旁的体修弟子顿时火大一步上前横亘在二人之间。

    “啊,哦,幸会!”司召也是有点懵了,曾几何时有谁会在自己面前如此这般,旷宫铭的跳脱绝对是她生平仅见。

    “靠,矿工,你丫的给我会来!”鲁墨也有点脸红拉着旷宫铭直接往后拽。

    “各位,好久不见!”鲁墨一笑对围在司召身旁的四个大汉道。

    “幸会!”四个大汉正是昔年就跟在司召身旁的武寒,耿冲,伏堪,彭越四人,数百年后他们已然跨入伪皇之境,至于真皇只能看个人机缘了。

    说起来无欢和鲁墨昔年和他们打过一次交道却没有什么深交,只是修者间的记忆比较深刻所以都记住了对方,其实双方连泛泛之交都说不上。

    “司召小姐需要血莲花么?”这时旷宫铭又贴了上来开门见山问道。

    “嗯,在下炼制一味丹药需要用到此类富含旺盛生机的灵药,不需要太多一片花瓣足以!”司召还是很客气的说道。

    “好说好说,方便告知是哪种丹药么,在下略通炼丹之术说不得可以帮帮忙?”旷宫铭老神在在一副智珠在握的神情。

    “哼,我司召师妹已是青级绝品炼丹师能指点她炼丹之道的同辈之中几乎没有,小子不要太高看自己!”武寒很讨厌旷宫铭有事没事的靠近司召。

    “哇哦,司召小姐大才在下佩服!”旷宫铭确实有点被惊到了,修炼境界和炼丹等级一向不对等,旷宫铭能在唯我九重晋级青级一品炼丹师已是罕见但司召却能在唯我九重之时直接晋级绝品之列更是世间少有,这层次就好似普通的唯我九重和唯我真皇之间的差距。

    “抱拳,武寒师兄言辞过激了,我观旷兄气度想必也是丹道顶级高手,有机会还是可以探讨一二的!”司召对武寒的言辞表示歉意。

    “有机会有机会的!”旷宫铭的脸皮一向厚的很直接抓住司召的客套打蛇上棍,“在下也需要用血莲花炼制一种丹药望司召小姐能给与指点!”

    只见旷宫铭无视武寒等人杀人的目光硬生生挤到司召面前,此时众人都坐在柚木召唤出的巨象背上说宽不宽的,旷宫铭这一挤差点把武寒等人挤下去顿时一阵喧闹,当然是不是故意的就只有旷宫铭自己知道了。

    “这家伙胡搅蛮缠的本事还是挺强的!”众人的注意力此时完全的放在了旷宫铭身上并没有发现无欢在调息运气,不由的巫寒等人暗暗松了气。

    旷宫铭虽然看起来不是很靠谱的样子但一身的炼丹学识也不是盖的,丹尊的传承外加自身的天赋数百年的苦修作为青级一品的炼丹师还是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的,本来对他还有点排斥的司召不知不觉间和其讨论丹道居然莫名的投契看得武寒等人一阵的不爽。

    “厉害厉害厉害啊,听君一席话当真胜读十年书,对于要炼制的丹药在下突然又有了更多的理解!”一番交流下来旷宫铭表示自己服了,不论学识还是见解司召的话无异于给他打开了一条新的路。

    “旷兄的见解也给在下许多的启迪!”司召从旷宫铭处也是获益良多,刨除那些乱七八糟的性格旷宫铭完全是一个合格的炼丹师。

    “各位,鄙部到了!”就在这时柚木的声音响起,因为他们已经到达目的地了,到达柚木生活的部落。

    巫在蛮族部落中地位很高,他们代表了睿智和方向是一个部落发展的指向标,柚木的回归得到的是整个部落热情的欢迎,当然他们看到象背上的旷宫铭时表情就变的很怪异,那种嫌弃的表情看得旷宫铭一阵郁闷。

    一个蛮族大部就相当于人族的内的一个王国一个宗门般,柚木的部落就是大部之下的一个分部,有着他这位大巫坐镇在整个大部之中这个部落排名也不差。

    “柚木老者,你看......”旷宫铭看向柚木希望他把自己身上那劳什子憎恶之环去掉。

    “抱歉,你这憎恶之环来自另一部落大巫之手恕我无能为力!”柚木表示自己爱莫能助,不同大巫施术的手法不一样柚木不一定能解的开旷宫铭身上的憎恶之环。

    柚木的回归自然安排众人休息的地方,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息无欢恢复了几层真元,至少从外表看上去看不出有何异样。

    此行众人是客,客随主便短暂调整之后众人还是要启程回去的所以也没太讲究。

    “喂喂喂,回魂了!”帐篷之中众人围坐一圈,只见旷宫铭魂不守舍的被鲁墨一阵调侃。

    “别闹,想正事呢!”旷宫铭难得没和鲁墨拌嘴继续思索着。

    “得了,还真被司召小姐被迷上了,看不出来你原来喜欢这种口味啊!”鲁墨调侃道。

    鲁墨的调侃换来的是旷宫铭的沉默,此时众人也发觉旷宫铭是真的在想问题而不是在想其他。

    “决定了!”突然旷宫铭站立而起风一般的跑了出去看得众人一愣一愣的,这是去表白么?

    果然旷宫铭往司召所在跑去,当然在门口就被武寒等人拦下了,只见他不知在司召耳边说了什么司召请旷宫铭入帐篷详谈武寒四人守在外面,四人大眼瞪小眼的好不郁闷。

    当月明星稀深夜三更之时旷宫铭在司召相送下走了出来一路飘飘然的回到自己等人的帐篷中。

    “说吧,什么事?”无欢在调息巫寒代表众人问道。

    “我们准备炼丹!”旷宫铭道。

    “这里,炼丹,是不是太急了!等等,我们?”众人一愣后顿时发觉旷宫铭说的不是“我”而是“我们”。

    “对,我和司召小姐决定联手炼丹,与其将血莲花分开各炼各的不如一起炼制,正好有一种丹药很适合,药效比碎叶界丹好上数个层次!”旷宫铭兴奋道。

    “把握有几层?”无欢睁开眼问道。

    “不到四成,但要是我们单独炼制的话半层把握都没有,如此机会有人有药,我不想后悔!”旷宫铭很认真对众人道。

    “原来的丹药你有几层把握?”巫寒反问道。

    “六层左右吧!”旷宫铭想了想后道。

    “药效对比,我们想知道此事值不值得!”墨水心道。

    “这你们可以放心,原来的丹药在你们晋级彻地之时最多提高一两层几率,而新的丹药至少可以提到六层以上,百分百不敢说但近乎完美!”旷宫铭仔细解释道。

    “此事事关你们的前程,你们自己决定吧!”无欢说完不再言语继续闭目调息。

    “你最好祈祷能成功!”刑古最先发话。

    “风险与收益成正比,可以试试!”巫寒表示赞同。

    “你最好有其他的补救方案不然和你没完!”鲁墨也没意见。

    “去做吧!”墨水心很直接,他们都相信旷宫铭的实力,同辈中两大顶级炼丹师联手炼丹他们还是很期待的。

    “多谢!”旷宫铭神色一整罕有的以郑重的神情躬身一礼,这无关交情而是一名炼丹师对即将开始炼制的决心。

    “有趣!”无欢嘴角浮现一丝的笑意,上一次见到旷宫铭如此表情还是他老师临死前在将传承传给他的时候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