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洛天依
    极冻冰洋无欢其实也不是很熟悉倒是三十三区的掌控者冰河大帝倒是打过一场,作为封号级大帝虽然比起覆海大帝弱了一丝但当时无欢连同也戈也是底牌尽出才堪堪战平而已。

    无欢体内有冰属性,在注入雷,火和木之后无欢来到了极冻冰洋寻找冰属性元气。

    作为一处绝地非大帝级别难以深入,因为此处的冰寒元气极为的纯粹甚至连法则显现都比其他地方明显所以三十三区一向是众多冰系修者汇聚之地如雷泽一般。

    无欢没有进城难得的放了长平无畏大假,百年时间的往死里磨炼,哪怕长平无畏资质并不是太妖孽也跨过一步进入彻地二重的境界,至于背后所付出的艰辛长平无畏可以连说十天十夜还不带喘气的,谁能理解他的哀伤呢!

    两百多年时间无欢的古法一直停留在气旋凝聚的边缘,任凭无欢如何注入“唯一真力”,除了真元越发凝实外根本没有进展,以无欢估计这是缺少自我意志的灌入,一个大帝级别的意志注入才是气旋凝聚的根本,无欢魂力极为浑厚但魂力不同于意志唯有经岁月和沧桑的磨砺方成,有了这个觉悟的无欢开始专注自身结界的事。

    无欢的结界以“唯一真力”构筑本身就浑厚无比,吸纳数个雷池堆积扩展开来的境界下压制了无欢其他属性的衍生,“唯一真力”没有属性可做结界根基也可转化属性力量,但雷泽雷霆的霸道让无欢体内真元极为单一,在火焚地狱之中和火系法则降临之时无欢打破了雷霆独霸的局面注入了火系真元,在生命丛林更是注入木系真元作为狂暴雷霆的缓冲剂,现在无欢来到极冻冰洋为的就是冰系的注入缓和火系真元,四系构筑平衡。

    就在无欢深入极冻冰洋的同时,欢乐青年长平无畏感觉自己就是飞出了樊笼的鸟儿般不要太自在了,得瑟的在三十三区内四处闲逛,然后遇到一个他想都没有想到的人。

    “长平无畏!”清脆如水珠滚滴落玉盘般的悦耳声音中,一丝淡淡的凉意弥漫开来,音美人更美只是清冷的可怕让人不自觉的退避三舍。

    长平无畏闻声身体顿时似被冻住了般艰难的转过头来,只见一白袍白发倾国倾城如雪中精灵一般的美的不真实的绝美丽人就在不远处缓缓走来,她身后跟随着数个白袍男女一个个气息冰寒至极很是强大。

    “你不是死了么?”无欢在救下长平无畏之时暗中做了手脚,寄存在化羽位面宗门内的命牌更是崩裂,从某种意义上说长平无畏已经是个“死人”了。

    “这个么......”长平无畏百年来十足的逗比,接触久了无欢能感觉到他心底那淡淡的悲伤,以逗比形象示人未尝不是一种隐藏方式。

    “长平无畏!”不用说跟随在洛天依身后众人显然都认识长平无畏,昔年也就眼前这人能和洛天依战成平手是同辈之中仰望的两座高山之一。

    长平无畏有点害怕见到洛天依看到她就想到很多不愉快的事情,洛天依出现的地方总会有他和牧云炫图的身影。

    “你认错人了!”几乎落荒而逃般长平无畏眨眼间就消失在众人眼前连个身影都无法捕捉到。

    “是他没错!”人有相似但特有的技能不可能一样,虽然长平无畏身上的气息变化很大越发的飘渺无定甚至隐含淡淡的戾气但那诡异的“神速”一现众人就确定已经“死亡”百年的长平无畏还未死。

    “哼!”洛天依一声冷哼骤然远去,那方向正是长平无畏离去之处。

    除了几人紧随洛天依离去之外数道身影急忙转身离去,那方向各不相同,其中一道身影更是直接没入了城主府内。

    长平无畏也是郁闷的不行,不知为何洛天依总是能准确的找到他离去的方向,虽然跨过了彻地二重长平无畏晋入“神速”的最长时间比以前翻了一倍,但架不住速度极限啊,每一次晋入不过数息死命的跑不过数百里而已,然后不久洛天依就来了,可以说要不是怕真元损耗过于剧烈入不敷出的话长平无畏真心想全速发挥速度。

    一追一逃间二人跑入了群山之中,而就在二人入山不到半个时辰数道身影尾随而至,洛天依的同门也追来了,再过了不久数道散逸着磅礴气息的身影直接没入群山之中。

    或许很多人只是把长平无畏当成一个惊才绝艳的后辈高手而已,但在一些古老宗门眼中长平无畏所代表的什么他们很清楚,古老的典籍记载那位剑祖昔年是如何的恐怖真正做到了一人镇压整个时代的程度,真正的人族第一整个星空下唯有当时巅峰时期的兽神可压他一头而已,兽神失踪后更是这个纪元第一个登天而去的存在,现在长平无畏的出现完全就是昔年剑祖的重现,真正有底蕴的宗门对长平无畏的关注已经不再局限在一个惊才绝艳的后生晚辈程度。

    洛天依出动了,三十三区的冰河大帝也动了,冰河谷内的记载让冰河大帝想都没想就出动了,据小道消息表明长平无畏是宗门内倾轧的牺牲品,这不得不说是个机会!

    使用“神速”又是快马加鞭的跑路,可以说长平无畏的真元如水般不住的往外流,而境界更高的洛天依后劲十足距离在一点点的缩进,而再跑就真进入极冻冰洋的范围,空气中水元气浓郁的都让长平无畏有点入不敷出了。

    “停停停,我说大姐你为什么紧追我不放啊!”长平无畏想跑现在是跑不掉啊,无欢深入极冻冰洋一时半会还真出不来,现在就靠他怎么撑过这段时间了。

    长平无畏的话让洛天依愣了会,因为她也不知道为何要追长平无畏而来,只是看到他跑本能的就追来了,打一场,有这个想法却不强烈。

    洛天依没回答却有人替他回应了,寒气铺天盖地汹涌而起一道修长身影瞬移般凭空出现降临在二人上空,顿时一股迫人威压铺天盖地而来,显然这股威压绕过了洛天依完全朝长平无畏身上压。

    “切!”在无欢手下**练百年长平无畏什么没见过,像这种威慑的把戏时不时来几下那个猝不及防啊,可以说长平无畏算是练出来了,弱于无欢的威压基本可以无视。

    “咦?”长平无畏的丝丝不屑和对抗让冰河大帝一阵迟疑,据资料和洛天依的话长平无畏资质一般也就那“神速”比较诡异而已,没了“神速”完全泯然众生之间,但现在却能完美的抗拒自己的威压真是奇怪。

    “无畏小友,天依盛情相邀你为何落跑,这可不礼貌吧!”冰河大帝降临笑着对长平无畏道。

    “在下还有要事,改天,改天自当登门到访!”长平无畏脚底抹油就想溜了,对于感觉他很相信,百年间的生死游走间的那种感觉不会欺骗他,眼前的冰河大帝有点来者不善的意思。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就在长平无畏再次消失的瞬间方圆数里之内空间被无数绿豆般大小的冰晶所覆盖,而在刹那间某一片区域冰晶炸开如一颗颗铁蒺藜般弯弯曲曲勾勒出长平无畏的行动轨迹。

    “你太客气了!”翻手之间那片区域被冰河大帝完全掌控铁蒺藜的数量瞬间暴涨,无欢都察觉不到长平无畏跑哪去了冰河大帝更是不行,但作为一个大帝手段繁多,无欢都能把长平无畏吃得死死的冰河大帝也不会太差,最终还是因为长平无畏境界太低高阶强者面对他时有着太多的方法克制他。

    一切看似过了很久实则不过几息间的事情而已,眼见逃跑无望长平无畏当即返身直扑冰河大帝而来,手中长剑扬起灌注真元剑意,然后刺了过来。

    当!

    一声金铁交击的脆响之中冰河大帝的护身气劲突然显现上面出现一个剑尖刺出的豁口,而这只是一个前奏,被无数冰晶包围的冰河大帝护身气劲几乎完全显现出来,无数冰晶绽放成冰蒺藜护身气劲之上豁口无数。

    “该死!”一息之间被人捅了不下数十剑结果连对方人影都看不到,冰河大帝骤然火起极寒真元瞬间爆发而出横扫四方,一块直径数里的巨大冰山凭空出现将冰河大帝连同四周一切尽数冰封。

    “呼,好险!”冰山之外长平无畏一脸的后怕,还好见机的快啊不然就惨了。

    “他怎么变化怎么大?”洛天依全程围观比起印象中的长平无畏现在的长平无畏出手无疑极为的果决凌厉反应也快的多,能在大帝发怒之前避过和避过自己的大招那是两个概念,还有他手中的剑,那应该是剑吧粗细不到半寸加上握手之处根本就是一根四尺长的针。

    “很好,小子你惹怒我了!”冰河大帝冰寒刺骨的声音从冰山内传出,然后长平无畏看到整座冰山在“燃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