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无主之地
    禁区之内的危机只有想不到没有碰不到的,越是靠近核心区域路途就越发的艰难,哪怕以无欢等人此时堪比天级大帝的战力也是举步维艰的,因为挡在前面的恐怖祖兽和绝地太多太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遇到的祖兽已经完全的不能力敌只能逃,虽然它们基本都在沉睡之中但运气不好偶尔碰到那些出来遛弯或者找吃的那只能说你运气太差了,命余隔绝气息,长平无畏拉着众人遁入神速之中,无欢的血色葬峰更是被打爆十八座,全队人人带伤,最后的最后堪堪逃得一命,而对手却只是一截长到不知多少里之外的一截青藤。

    “老大,我有点后悔了!”被撵的死狗一般整个力竭的长平无畏瘫在地上如狗喘气般。

    “后悔是来不及了,路途还长着呢!”无欢也是大口喘着气道。

    “应该快到了,刚刚那青藤应该有着祖兽中阶之上的实力,这片区域已经靠近核心了!”命余道。

    “这才中阶而已?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东西应该还属于蛰伏期并没有完全苏醒吧!”无欢道。

    “没错,哪怕祖兽没有同阶通天那般威能仅靠这生命层次就足以碾压我等,修者之所以为修者就是因为可以借用法则外力,祖兽只有本能的神通,我们在它们眼中可能不会比蝼蚁强多少!”命余道。

    “那反过来说我们没有威胁到它们的本事,只要不是碰到苏醒过来的存在,完全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过去?”无欢道。

    “可以这么理解,运气够好的话接下来的路可能一马平川,运气不好的话我们等于掉进了祖兽窝!”命余的意思就是看运气。

    “关于运气我们应该不会太差吧!”无欢看了看费卡又看了看命余这三个金色身影口中的主角。

    “这可说不准!”命余好似知道无欢在说什么般。

    遇到青藤这种情况果然是特例,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众人再没遇到什么恐怖的祖兽,虽然四周空气中弥漫着道道让人心惊胆颤的恐怖气息却依旧没有爆发,正如无欢所说的他们的生命层次真的很低,低到这些祖兽都无视的程度,同样的众人一路上也没看到几只祖兽的存在,更多的只是处于顶级的荒兽。

    众人走的战战兢兢倒是四角白羊很轻快的游荡在丛林之间,又经历了一次蜕变的白羊浑身毛发如水晶般晶莹剔透,四个尖角越发的黝黑自身气势也越来越恐怖已然逼近荒兽极致,对于长平无畏白羊依旧以眼角余光扫视和无欢倒是很热情,在这禁区之中白羊反倒比众人更适应,至少在躲避不可抗力灾害之时荒兽极致的白羊比已经成为祖兽的羽龙更敏锐。

    每一次羽龙看向白羊的眼神和白羊看羽龙的眼神是那么的相似,它们之间绝对的没有感情可言,那是种**裸的想吃了对方的眼神。

    无欢曾经猜测体内血脉越是精纯的荒兽越是渴望来这禁区,同样的在这禁区之中它们进化蜕变的越是恐怖,从轻甲之上下来的白羊就不再回去,每一天无欢都能感觉到白羊的变化,它的生命层次在慢慢的转变着。

    “这么多年了,金龙它们应该也快到禁区之外了吧!”无欢不会忘记一到未知之地深处金龙它们撒了欢的跑了,越是靠近禁区荒兽越强,同样的越强的荒兽越是渴望进入禁区之中,照路上看到的祖兽分布层次来看禁区核心蛰伏的可能是让无数通天绝巅的大能都忌惮不已的存在。

    荒兽进化之后是祖兽,哪怕羽龙已经能开口说话甚至改变自己的体型,但它却不能改变自己的形象,也就是说羽龙不能变成人或者其他什么形态的生命体,从羽龙血脉深处的传承记忆来看不论祖兽强到何种地步它们都不能变成人,无欢的“唯一真力”更多的是纯化血脉激活荒兽自身潜能,离兽神那种传说中将凶兽从荒兽一脉中拉出来更是连根毛的影子也看不到。

    而无欢不知道的是,此时远离他们不知多少亿万里之外,一绿裙少女骑着一头巨大的九色鹿走出了万界窟,在她身后跟着一群巨兽,巨兽背上有几道身影盘坐......

    山中无日月,在得瑟了不知多久之后四角白羊终于到了临界点开始了蜕变,整个结成一道厚厚的光茧悬浮在半空,空气中弥漫这一股清香,而每一头荒兽的蜕变都代表着大危机,眼下众人呆的地方是一座洞窟深处,这里是白羊特意找到的绝佳密境,命余还特地在洞外布下了一堆的法阵隔绝气息。

    洞窟深处幽深无限,无欢甚至没能探寻到尽头,因为通往四面八方的路彷如迷宫一般,而好消息是一路探索过来没有发现什么强大荒兽或者祖兽的痕迹,这座高万丈横跨数百里的巨峰之内的洞窟好似一个独立的未知世界般很适合做基地什么的。

    命余对于荒兽蜕变为祖兽很好奇,不要看禁区之内祖兽横行,出了禁区生活在起源大陆其他区域的荒兽连彻地境都少见,祖兽更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而无欢曾经在蛮族附近战场之下遇到的可能就是一头祖兽。

    祖兽的蜕变原理未知,但从光茧之上荡起的波纹如涟漪般顺着空间荡漾开来远远散去,哪怕有法则阻隔,哪怕这片洞窟深不见底依旧难以让众人放心,不说其他,此时羽龙眼中都快被**笼罩了,那种恨不得一口把光茧吞下的眼神让羽龙身上的波动变的很剧烈,时不时膨胀一下身躯最后又不得不压下来,看得出这家伙忍的很辛苦。

    上次羽龙蜕变了大半个月时间,至于是血脉越纯蜕变时间越长亦或越短无欢不知道,一般众人倾向于前者,可仅仅七天之后白羊竟然破壳而出了,蜕变前后一点变化都没有,如果不是气息变化太大的话众人差点以为白羊根本就没蜕变。

    “有什么好稀奇的,完全纯种的血脉根本没有化茧这一关自然而然的就能完成蜕变,只有血脉不咋滴的杂种才会用那么长时间!”羽龙蜕变完都能开口说话,白羊蜕变之后更是说的贼溜,不过那流里流气的痞样是从哪学来的,一完成就对羽龙发出鄙视的声音。

    “你说什么!”羽龙整个都快炸毛了,直立而起身形与白羊平视身体也变大到了三丈大小与白羊对视着。

    “怕你啊!”灰蒙蒙的气雾以白羊为中心骤然扩散开来,四角黑黝黝的泛着幽光,白羊不甘示弱的瞪视着羽龙。

    “你们两个够了!”蜕变为祖兽之后的二兽完全和普通生灵没两样了,有自己的恩怨喜恶不再只简单的遵循本能行事,看到这两个刚刚蜕变的祖兽都如此,那么深处的那些祖兽不仅仅只是更强而已,它们的智慧同样可怕,都是些活了不知多少万年的老怪啊!

    修整几天后众人再次启程,与往常一样众人把这处洞窟的位置给标录下来,天知道众人什么时候还会用到这些隐蔽而安全的避难所。

    一路依旧走走停停,东躲西藏的,论血脉显然白羊比羽龙更精纯,在它新觉醒的血脉之中的记忆众人知道了这片禁区的深处就是整座起源大陆的核心,那里从古至今盘踞的都是整个祖兽之中最强的存在,在血脉中白羊知晓它的祖先之中有不少都曾经对核心区域发起了挑战,显然成功的极少,而白羊又告诉无欢,在暮雅手下的一众荒兽中论血脉精纯的只有金龙在它之上,因为它是无欢以“唯一真力”孵化出来的。

    每一头祖兽都有自己的领地,而且它们都不喜欢比邻而居,也就是说两头祖兽的领地之间其实是有着大片大片的无主之地的,而怎么找到这些区域显然同为祖兽的白羊比身为修者的众人更在行一些,越到里面祖兽分布的越稀少,而无主之地却越多,直到有更强大的祖兽前来占据那片区域为止。

    祖兽其实没有众人想象中的那么多,随着修者越来越强大尤其是兽神之后,现今留存的祖兽已不到全盛时期的千分之一,除了未知之地之外祖兽已然很是稀少,而这些祖兽中大部分都是羽龙这般的初阶的存在,而越是高阶的祖兽越是稀少,禁区核心之外有着大片的区域是无主之地,似乎是内部的祖兽王者有意空出来的,只要祖兽强到一定程度都会被赶出去,白羊的祖先就是这样被赶出来了的。

    “所以在你们的血脉之中都有刻印着回到禁区核心的渴望!”比起羽龙的三缄其口顾虑重重白羊对无欢倒是知无不言。

    “没错,血脉的本能驱使我们前进,取代那些王者!”白羊高高扬起了头傲然道。

    “就凭你!”羽龙冷哼一声,二者实在是不对付的很。

    “也就是说我们只能走到核心之外的那片无主之地!”命余道。

    “不,在这之前你们得突破聚集在无主之地外的那些窥探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