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剑祖
    一片星空的崩灭再被法则所笼罩化为混沌清浊之气分离,这和无欢所知道的传说基本吻合,除了少了拿斧头的那位。

    这片星空在无欢整个内宇宙中只占了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而已,内视看星空演变,外面依旧在和天武大帝打的热火朝天。

    源源不断的毁灭之力通过经脉进入无欢的体内星空中,无欢将这些力量尽数投入到这片清浊开辟的区域,星空不再崩塌反而是清浊之气加快分离,清气直上九霄不知其高,浊气越发下沉浑浊不知其厚几里。

    “极致的毁灭也可以是创造,创造之力的涌入反倒造成了毁灭!”无欢目睹整个过程,预计的和实际的正好倒过来,本以为被毁灭力量崩塌的星域会被涌入的法则支流所弥补结果是摧毁成了混沌状态,而涌入的毁灭之力却如一柄利斧一般劈开这片天地重演地水火风。

    无欢以自身意志俯视看着一片星空的毁灭再被开辟,如果此时自己的内宇宙如真正的星空一般有生灵的话,他们会看到这开天辟地的状况景象并为之深深为之震撼。

    追本溯源天武大帝的毁灭之力被无欢截取了一丝,哪怕无欢以大手段逆转结果发现这根本就是火系法则加上真元而已,那种沾之即毁的恐怖力量似乎根本不存在一般,极致的火焰如同无欢施展“崩天”一般,通过战技将火焰之力压缩到极致而释放。

    “那种气息没有了!”看不见摸不着却能很清晰的感应到,天武大帝为之纵横的力量就是附着了那一丝的毁灭气息,不是法则却又似法则,干扰极为严重。

    “任何法则之力推演到极致其实都是相通的,修者参悟法则之力不是为了好看是为了杀伐为了争斗,修炼最初不是为了长生而是生存,长生只是之后的附带品而已,不管你走了哪条修炼之路追寻力量追寻更强的力量才是最初的目的!”幻世缘在一旁缓缓说道。

    “这不是杀机也不是意志而是一种本能,比杀意更深邃更隐晦也更可怕,没有喜恶只是种本能的释放,天武大帝的力量告诉我他很疯狂!”无欢不禁深思下去,初生的婴儿没有自我意识,没有杀意好恶只是本能的吃,睡,哪怕把一只蝼蚁碾碎压成粉末也不带丝毫杀气,那是种本能纯粹的生存本能,凌驾于后天的喜怒哀乐等等情绪之上,如果把婴儿扩展到这片世界具象成天武大帝这种本能可以称之为毁灭,以法则之力为载体自身意志或者说本能为引,这就是天武大帝这毁灭般力量的实质?

    无欢不禁想到这里,不然没理由他在天武大帝的力量中根本找不到丝毫有关毁灭气息的痕迹,没有念头也没有刻意的只是一种下意思的本能或者说潜意识内的一种运用!

    无欢思维开始天马行空般的跳跃起来,以自身为蓝本不断拓展这一领域,想的太多知道的太多让他对这种力量的来源的猜想也越多,无疑,这种力量之恐怖让无欢极为忌惮甚至说极为的羡慕,天武大帝只不过是一个天级大帝没有一丝出彩的,但仅凭这力量却能被称为史上最强彻地创造一个个传说。

    现世的实际让他没有太多时间考虑,随着轰击入体的毁灭力量越来越恐怖,混沌区域有着不堪重负毁灭之力外泄的趋势,长久的接触这些力量让无欢体内星空变的动荡起来,毕竟他的这内宇宙虽然潜力无限但现在只是草创之初。

    漆黑如墨的气焰冲天而起呈天火燎原之势,天武大帝属于那种越战越勇类型,拍击而来的掌力浩瀚如潮惊涛拍岸。

    探索天武大帝的力量让无欢一直把力量压制到和对方平级的程度,数量不够质量顶,质量不行数量凑这一向是无欢的方针,论真元浩瀚度无欢表示管够。

    澎湃的紫金色气焰浪潮席卷而过将天武大帝整个淹没,在真元质量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如渊似狱一般的澎湃真元毫无技巧的横推而过,刹那间充盈整个天地连同四周灰蒙蒙的混沌区域直接冲散,整个天地间全被无欢的真元所充满。

    空间变换四周场景再次恢复了光明,无欢再次脚踏实地站在天地殿中,一座他的雕像取代了之前天武大帝的位置,大殿最底层的台阶上一道雕像缓缓消失,无欢的雕像比天武大帝的更为巨大神韵皆备。

    “还有两个!”无欢的目光看向正对面那道背影以及大门之上的那道身影,传说最强的这两位。

    “如你所愿!”一道金光划过空间再次转换,一道背影背对无欢负手而立,明明人在那却又好像不在那一般,用通俗的话来说无欢和那背影不在一个次元中。

    “剑祖!”这就是忘锋心心念念想要挑战的对象,一个时间属性的剑修。

    长平无畏的战斗风格,遁入时间长河借着时间差攻出千万剑芒,一眼万年万千剑芒爆发叠加无人能挡,由这无欢猜想剑祖的攻击方式会如何。

    在无欢的戒备中那道身影缓缓举手,顿时无数剑芒冲天而起化为万千流光朝无欢席卷而来,有趣的是这些剑芒是弯曲的如一道道流光一般。

    咔嚓!

    无欢身随意走探手间抓碎了一道剑芒,这不像剑芒反倒有点像流水一般,剑如游鱼翱翔天际,就在下一秒无数剑芒好似见血的鲨鱼般一个个散发着凌厉的锐气朝无欢涌来,空间在剑芒之下分崩离析错开空间无数。

    “来得好!”无欢最擅长的依旧是拳脚功夫,举手投足间皆是凶器可碎天地。

    拳剑相撞间轰鸣声不断,剑如游鱼在被无欢拳头轰退间竟然拐着弯从其他角度袭来,万千剑芒无欢能挡下一波却挡不下这如灵性活鱼一般的朝着自身空隙而来的剑芒。

    “这是剑芒还是灵器!”无欢从没有见过如此剑芒,星际间的剑修不管是一剑而下还是万千剑芒冲天,锋利无双一切以杀伐为主,像这种被逼退了还会思考继续攻击的剑芒根本没见过,唯一相似的就是无欢借御不凡剑意斩出的那一剑名为“逍遥剑意”。

    剑祖闻名的从不是那神秘莫测的时间属性手段而是他身为星际剑道始祖的剑道,或许单凭剑道剑祖都足以压下天武大帝了。

    堪比不朽的身躯万法不侵刀剑难伤,哪怕以无欢的反应瞬息间可挡下万千剑芒但总有一些漏网之鱼让他始料不及,而剑祖的时间手段此时也显露了,不需要太夸张如“神速”那般,只需在剑芒之内附加一缕,需要时引发而出,哪怕只比无欢的反应时间快上那么一线而已就足够了,比起长平无畏那般粗制滥造的,剑祖对时间的掌控秒到巅峰。

    “时间手段之下我不可能比他更快,但我的防御他的剑芒破不了!”无欢只痛不伤因为剑祖的剑芒威力还差点。

    从始至终剑祖都是背对无欢负手而立连个身体都没转过来,身上衣袍更是纹丝不动好似无欢一个人在跳独角戏一般。

    一道道剑芒斩在无欢身上崩碎开来,似乎他也知道自己的剑芒对无欢无效了,只见剑祖横伸的右臂一转,天地间无数道剑芒凭空而现悬浮在半空如孔雀开屏一般,顿时一股危机感从无欢心底狂冒而出,全身一股寒意划过寒毛倒竖,这是剑祖的意识扫边无欢全身,一处寒意就是他将落剑之处。

    “比兵器多是吧!”坐以待毙只会任人宰割,无欢选择主动出击,金色光幕之中无数灵兵浮现对应着剑祖四周那万千剑芒。

    先下手为强无欢一个意念万千灵兵轰然打出,剑祖并指如剑一个转动万千剑芒顿如雨下一般迎击无欢的灵兵,一时间整个擂台轰鸣声不断尽是灵兵剑芒碰撞爆炸崩碎之声。

    无欢真元雄浑耗得起但他隐隐觉得剑祖绝不止这般,看似万剑齐发声势浩大但比起之前的那游鱼剑芒来说还不如。

    剑芒闪现天空中突然空出一大片区域隔绝了爆炸的波及,无数剑芒组成了剑轮撑起一片空间阻挡着无欢灵兵的轰击,无数剑芒在空间中汇聚融合成一道剑芒,缓缓的朝无欢压来。

    “聚万千剑芒与一体果然和长平无畏那小子差不多!”无欢已经猜到了剑祖的打算,无数灵兵不再冲天而起而是汇聚成拳,汇聚成“百兵战拳”应击剑祖这一式混合剑芒。

    拳起剑落在半空稳稳的撞在了一起,剑芒停止了下落无欢脚下一软战拳回落了几尺,这一剑之威比起通天四重之上的攻击力还恐怖天知道剑祖汇聚了多少的剑芒在其中。

    “果然,时间修者简直就是作弊啊!”无欢发力战拳冲天,但是着剑芒却在以一种可见的变化中威力不断加强,就在拳剑接触的一瞬间剑祖操纵的时间流速开始变化,在对敌中不断加快剑芒内的时间流逝加大剑芒的威力,这一点长平无畏怕马也赶不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