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凝霜剑
    玄清久久无法平复心中的激动,血色冰柱之中孤鸣眼中红光更是一闪一闪,天地间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气息在暴涨。

    咔咔咔......

    细密的破裂声中冰封孤鸣的血色冰柱在开裂,无数蛛网般的细小白丝眨眼间密布冰柱之上,缕缕血色煞气随着这些裂缝冲天而起,孤鸣没死却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事,只是他的气息越发疯狂起来。

    玄清看向孤鸣眼中闪过无数思绪,此次或许是一个好机会,但他没有把握能成功。

    轰然一声巨爆血色冰柱被生生震爆孤鸣破冰而出,此时的他血色长发狂舞双眼更满是一片暗红,整个人充满了戾气和疯狂再无一丝的清醒,而且比之和穷奇一战时他的疯狂更深层次了。

    伴随一声怪笑孤鸣双剑横斩而出,血色剑芒席卷天地横扫而出布满整个虚空,而玄清只是轻舞手中冰剑,抖了个剑花好似画出了一片世外桃源一般,万千剑芒根本进不来,玄清身周三尺云淡风轻。

    玄清越是从容不迫孤鸣就越是疯狂,整个人更是化为一头野兽一般呼啸着扑了出去,以双剑为爪牙疯狂的攻击,道道剑芒崩碎而他手中血色冰剑也不知道碎了多少次。

    “孤鸣没希望了,玄清越战对法则的领悟越深,所能动用的力量越可怕,法则不只是仅用于战斗而已,玄清显然也发现了!”无欢对穷奇说道。

    疯狂的野兽再凶狠也会疲惫,在一众永恒皇朝强者惊叹下玄清一剑就击飞了孤鸣,那一剑简单明了却又避无可避,冰白色的一剑斩在交叉横挡在胸前的血剑之上,血剑几乎是一触即碎,孤鸣整个人更是被轰出千百丈之外砸塌一座小山。

    似乎随着时间过去玄清对法则的掌控越发的得心应手起来,毕竟境界就在,从最初的生涩到后来的熟悉,这个过程被无限缩短了。

    一声巨响雪花碎石翻飞,孤鸣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只是此时的他除了血色长发和双眼外身上也多了一道道如雪花般的纹路,而那纹路是血色的。

    孤鸣的气息此时已经越发的诡异了,那种扭曲感已经开始影响现实世界,而慢慢的孤鸣双眼已是血色一片。

    “他的理性完全被冲散了!”白冰一声轻叹,她留在孤鸣识海之中的警戒线被摧毁了。

    “他......会怎么样?”凝霜脸色一白问道。

    “在疯狂中走向毁灭!”白冰说的很淡然。

    “你说过我是他的药!”凝霜看向白冰一字一句说道。

    “极致的情感易走偏锋,所谓的治疗只不过是让他再经历更多的极致情感,愧疚也好,喜悦也罢都是一种,当所有情感波动不再剧烈之时,他就是一个正常的生灵!”无欢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凝霜耳边,而在凝霜错愕中白冰介绍了无欢的存在。

    “您能救他么?”凝霜希冀道。

    “我救不了他,但你能!”凝霜的脸色在刹那间变化数次,无欢的话让她不解。

    “你是她的药!”无欢再次重申了白冰的话。

    “我要怎么做?”凝霜问道。

    “哪怕这样做你将万劫不复!”无欢再次确认道。

    “他不在了,我又怎能独活,这个疯子!”凝霜惨然一笑,从一开始的恨到后来的各种情感变化,凝霜发现孤鸣要是不在了她的信念也就崩塌了,踏足神级不就是为了能在孤鸣身旁么。

    “或许他对你的感情不是你想的那般!”无欢道。

    “我知道,他的内心剩下的只有那个人,而我他更多的是亏欠吧,那么,就让他把这亏欠记住,永远的记住我!”凝霜此时此刻眼中绽放出璀璨的神采。

    “那么,如你所愿!”伴随着无欢的一声低喝一道魂识骤然闯入凝霜识海之中,几乎在刹那凝霜思绪通天,一直以来困恼她的疑问豁然贯通,顿时一股玄妙的气息从她身上腾起,天空之上不知何时聚集起了片片乌云。

    无欢和凝霜的交流看似过了许久其实不过几个刹那而已,孤鸣刚刚站起身上的气势开始影响现实,而玄清缓缓举起冰剑,他已有决断,而此时忽然凝聚的乌云以及那刻骨铭心的熟悉气息让众人豁然抬头,这是雷劫,是凝霜的雷劫。

    “她跨入神级了?”所有人顺着感应将目光凝聚在凝霜身上,谁也想不到此时会有人渡劫。

    “你,该死!”玄清突然神色一变,那让他迷醉的气息被雷劫所淹没,玄清被踢出了那个境界,法则变的隐晦起来。

    几乎在同时玄清一剑斩向凝霜,而在几个呼吸前穷奇拉着白冰退出了十里之外,可以说玄清剑下就一个凝霜,可以想象在玄清这一剑之下凝霜必死无疑,但有人不想凝霜死,就比如......孤鸣!

    砰!

    一声爆响大地之上雪花飞舞起来,在凝霜面前孤鸣双手直接抓在玄清冰剑之上,此时已经伤重的他更是被压的单膝跪地不停的喘着粗气,但他的手牢牢的握着玄清的冰剑让他不得寸进。

    此情此景凝霜脸色露出了笑意但眼泪却不住的流,只见她缓缓走了过来从身后抱住了孤鸣,此时双眼一片血红的孤鸣眼中血光散去了一丝。

    “你心里有我,就够了!”凝霜轻声在孤鸣耳边诉说着,而她却发出淡淡的白光,玄清虽然搞不懂此时是何状况但还是明智的选择后退,凝霜整个人都在放光,看着孤鸣的脸似乎要把他整个人烙印在心底一般。

    “别了,我的爱人!”一道刺目强光从凝霜体内骤然冲天而起直接冲入了高天之上雷云之中,一时间雷劫为之洞穿化为一道巨大的乌云气旋盘旋高天之上。

    “不!”疯狂的孤鸣本能的发出一声怒吼,手直接深入已经完全成型的光柱之中,他没能握住凝霜而是从里面抽出了一柄如水晶般雕刻而成的长剑。

    长剑剑身长近四尺剑刃不到两尺且冷冽冰寒刺骨,剑柄连同大半剑身就好似一整块水晶一般,看上去极为的粗糙但细细看去却又有种莫名的美感,整柄剑越看越像是一柄最顶级的艺术品般极为完美。

    握着手中的剑孤鸣整个人呆了,光柱已经消失凝霜已经不见了,或者说这柄剑就是凝霜,她自我选择化为一柄长剑,此时此刻长剑之上白气涌动一点点的从孤鸣七窍之中涌入,这白气好像一种染色剂般,孤鸣身上的血色缓缓退去,直到他双眼再次恢复了清明。

    永恒皇朝一众强者包括玄清在内他们此时根本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当天上雷霆轰鸣之声传来之时震醒了他们,雷劫未散应劫的是那柄长剑。

    “不!”当一道雷霆落下之时孤鸣本能的把长剑藏于胸怀之内,雷霆整个砸在孤鸣背上,一时间雷声大作声闻百里之地。

    第一道雷霆只是一个开始而已,和后世通天劫一般雷霆有九道一道强过一道,但孤鸣就这么默默的抱着长剑一次又一次承受雷霆的轰击,肉身的痛楚此时根本不及心里的痛,他一直一来在逃避的事这次终究是避无可避了,在长剑入手的刹那凝霜所留最后意识已经告诉了他很多,虽然只有那么一句话但他知道了很多,情伤难愈但悔恨、亏欠、不舍、愧疚等等疯狂滋生之时所谓的情伤也不过是稍微剧烈一点的情绪波动而已。

    轰轰轰......

    当连续九道雷霆过后雪地之上多了一个直径数十里的超级大坑,而在坑底孤鸣从始至终一直保持着抱剑的姿势,他没死却也离死不远了,敢这么承受九道雷劫的不死也大伤,倒是他怀中长剑在雷劫过后散发着越发柔和的光辉,一时间雪地之上刮起一阵狂风形成一黑洞般的风旋,源源不断的寒气汹涌而来没入那风旋之中进入长剑,而长剑此时将自身光辉源源不断送出,全身已经焦黑一片的孤鸣被一片白光所笼罩,慢慢的一股冰寒刺骨的寒意在飙升,眨眼间被雷霆高温融化的雪水焦黑大地再一次被寒冰所冷冻起来。

    众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当一道身影破冰而出之时那股寒意已然催生到了极致,孤鸣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只是此时的他一头黑发已经全白,明明很狼狈衣袍破碎不堪,但却给人一种自然和谐之感,似乎他本来就该如此。

    轻抚手中长剑孤鸣的眼中闪现复杂神色,不知为何看到此时的孤鸣永恒皇朝的强者们有种熟悉之感,豁然,他们将目光转向玄清,终于他们知道为何这么熟悉了,因为二人给人的感觉本质上一模一样,那是种灵魂层面的一致,那是种境界的相同,孤鸣和玄清此时处于同一种境界。

    “穷奇你回答我,她还在么?”只见孤鸣转头看向不远处的穷奇,雪地上突兀凭空形成万千风暴一时间天地变色,一同变色的还有玄清以及一众强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