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巴萨卡出场
    穷奇离场将一切交给了众人,早在负屃到场之时大地之上所有凶兽只觉眼前凭空出现了一座巍峨高山一般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其中尤以那些顶级强者为最。

    穷奇一切都看在眼中,他拉出负屃来更多的就是为了压压近年来各支脉愈演愈烈的纷争,他不能出手,不管帮谁都会造成一种偏帮的假象,而如今在凶兽之中能压下所有人的穷奇只能想到负屃。

    作为最初的返祖之修,负屃一辈子可能都突破不了神级领域,因为他的根本在身躯,就如后世真正的体修一般神火只是灵修类修者的一种生命层次表现,如今点燃神火就是境界的标志,哪怕负屃之强非自己出手而无人能制,但论境界他依旧只是彻地巅峰而已。

    不看境界只看威压的话负屃简直可以说是镇压全场了,论气血旺盛,众人和负屃相比就是那萤火虫与皓月的区别,但身为法神级强者的高傲,在百族中足以封神的存在让众人不甘心就这样服软,几乎不约而同的所有的凶兽强者齐齐出动,而他们的打击目标不是别的就是负屃,一时间风云变色法则狂乱起来,好似整个天地都压向负屃一般,那份压力那份气势强的惊人,地陷三尺余波席卷百里,这是数百法神级的联手一击。

    作为海系凶兽的始祖负屃在海兽之中的地位不用多说,但是此时所有的海兽齐齐选择退后将整个战场腾出来留给了负屃,一个负屃面对数百强者的一击。

    “这才有点意思!”负屃双臂抱胸此时才缓缓松开,右掌虚空一握一根丈许黑岩般的长棍在手,一时间一股霸道无匹的气势瞬间暴起压下那数百道的气势,那是种纯粹的力量,哪怕数百强者的气势暂时汇聚却依旧压不下负屃的气势。

    “信仰之力!”负屃手中长棍散发出来的波动让众人心惊,这股波动他们很熟悉,曾经穷奇就是用这股力量对上了静。

    “撼海一棍!”整个过程看似漫长实则不过在短短一息间发生而已,负屃很简单,握棍然后横扫而出,再然后一道棍芒划破天地轰烂了那数百道蕴含法则的攻击,一棍横扫强悍破开众人攻势,狂暴的余波荡漾击退了众人的第一次进攻。

    仅仅只是一次交手大地就被压陷数丈波及方圆数十里之地,负屃高大的身影驻棍而立扫视四周一众凶兽强者,走上另外一条修炼之路的负屃根本不知道自己如今已经到了什么程度,不要忘了,曾经白冰就是把自己对修炼的见解推测以及经验一股脑的印到负屃脑中,比起白泽来差别真的不大,不同的是负屃很听话的完全照着白冰的记忆来,不像白泽还加入自己的想法。

    “你们没这么弱,不要再藏着掖着了,没有必要!”负屃扫视众人喝道。

    “狂妄!”最先发出怒吼的是巫祁,本就暴躁的他对自身的素质极为自信,同样是用棍他更是不怂负屃,一棍压下如泰山压顶玉柱倾倒一般,天塌了般,巫祁一人引发的威势不如之前数百人联手,但是更纯粹更让负屃重视,其实众人和负屃之间的差距没那么大,只是百人联手难免有顾忌所以造成了看似浩浩荡荡其实漏洞百出的联手,负屃破之不难。

    巫祁一棍砸来负屃连横棍抵挡都没有而是同样举棍横扫而出,一金一黑两根同样厚重的长棍越来越近,还未靠近空间都在两棍之间被挤压扭曲崩碎。

    轰隆隆!

    一声巨响如那群山崩塌天崩地裂一般声闻千百里振聋发聩,但在这惊天轰鸣声中一道身影被轰了出来,双腿没入大地之中在坚硬的大地之上犁出两道长达数里的沟壑,巫祁双手握棍不住的在颤抖着,那股力量让他无法抵抗。

    “下一个!”负屃低吼声音传遍大地。

    “我来会会你!”瘦削而精悍的身形极具爆发力,整个人站在那一股莫名的威胁感扑面而来,这是一个狠角色。

    “‘狗’的后裔,自称野狼,狼族的始祖!”穷奇看着这人,他是穷奇亲自从“狗”的后裔中选出来的,不是因为他血脉强大而是因为他眼中有着狼的野性和凶性,这是一个天生的狠角色,哪怕血脉是所有后裔中最弱的,但穷奇相信他能活到最后。

    野狼是狼族始祖血脉天赋更是所有狼族的源头,敏捷,致命,这就是野狼的特点,负屃力量无敌但是速度确实差了一些,从一开始面对野狼反应就慢了一拍,到来后面负屃突然发现野狼速度再快但完全无法伤到自己,好吧,最后野狼悲剧了。

    “下一个!”负屃不断重复着这样的话,凶兽中偏向速度,力量,防御,掌控元气,血脉天赋,甚至魂力等等手段,看的一众凶兽是目眩神迷的,但是负屃就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的愣是把所有对手都熬趴下了,一力降十会,这就是最真实的写照。

    “哈哈哈......”看着法神级的凶兽接连战败负屃笑得很是嚣张,连带着海系凶兽一脉一个个昂头挺胸,相对于陆系和空系凶兽,海系凶兽本身根基就弱连带着这些年里被其他两系压的喘不过气来,负屃此次出现除了是穷奇让他出来外,自己后裔的请求也是一个原因,现在负屃一个人就揍趴下陆、空两系最强凶兽,还有比这更能让海系凶兽高兴的么。

    “不错不错,负屃,你小子睡了这么多年看来没白睡啊!”穷奇点点头赞赏道。

    “那是,不是我吹啊,老大,就他们一起上我都能镇压的下来!”负屃嘚瑟道,当然他的话得罪了在场所有陆空两系神级强者,这家伙太嚣张了。

    “好了,看情况你应该就是他们中最强的了,怎么要和我玩玩么!”穷奇看着负屃笑道。

    “不要!”只见负屃很没形象的用力摇着他的脑袋,他是多想不开和穷奇打,真当穷奇的拳头是吃素的啊。

    “老大,你不是说我赢了就有奖励么!”在拒绝和穷奇一战后负屃觍着脸道。

    “要奖励啊......”穷奇拉长了声音,只见所有神级之上的凶兽不由的竖直自己的耳朵。

    “对对对......”负屃狂点头道丝毫没有之前那横扫所有神级凶兽的霸气模样。

    “巴萨卡!”只见穷奇抬头手放在嘴边状做呼喊状,不过几秒钟后一道身影破空而至落在穷奇身后单膝跪地。

    “他是奖励的看守者,打赢他就是了!”穷奇指了指巴萨卡后转身离去。

    “你说的啊!”看了眼巴萨卡后负屃露出一丝狞笑。

    “我说的!”穷奇摆摆手就此走远。

    对于巴萨卡负屃或许不认识但一众神级凶兽可是见过,虽然他们不喜欢巴萨卡那兽灵族的气息,但作为穷奇的侍卫长众人虽然不爽却也不会正面和他作对,虽然巴萨卡有着神级实力但这还真不放在众人眼中,区区神级而已连法神都不是。

    巴萨卡缓缓起立直面负屃,负屃有多凶残在场所有凶兽都有了直观的印象,而巴萨卡的来历此时也在众人之间流传,托庇于王的麾下区区没落的强族而已。

    “小子,虽然我不爽你身上的气息,但是我给老大面子,你自己投降吧!”负屃傲然道。

    “大人说过,要奖励就打倒我!”巴萨卡缓缓说道。

    “不识抬举!”下一秒负屃豁然变色,一步踏出整个大地都在颤抖,而他整个人化为一道黑影整个撞在巴萨卡身上,而巴萨卡就像是被一辆高速行驶的装甲车撞到般横飞数十里轰塌了一块百丈巨岩。

    “就这样结束了?”此时所有人眼中浮现不解,难道王早就看这异族不爽让负屃了结他?

    “他竟然没事!”神级之下凶兽议论纷纷但神级之上的强者都能感应到,硬挨负屃一击之后巴萨卡的气息不仅没有减弱还在变强,而这速度快的有点不正常,此时负屃终于正色起来了,果然老大手下的就没有正常人。

    滚滚浓烟之中一道高大身影缓缓走来,巴萨卡身上甲胄尽数崩裂只剩一些还挂在身上,但是和那破碎的甲胄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巴萨卡那没有一丝伤痕的古铜色皮肤,只见一道道深蓝色纹理在那健硕的古铜色皮肤下浮现。

    “你的这一拳还不够!”几乎是低吼着说完这句话巴萨卡双眼充满了血丝,还有他那力量在不断的涌出震动整个空间。

    “装神弄鬼!”负屃一声冷哼,之前横扫百兽如今怎么可能会对这区区异族忌惮,大步踏出全身力量开始调动,依旧是那直面巴萨卡的一拳。

    “这一拳不够!”只听巴萨卡一声怒吼也是一拳轰出,两只同样巨大的拳头结结实实轰在了一起,顿时道道涟漪以这双拳为核心荡漾开来。

    “靠,这是什么东西!”负屃认真起来气势无双,但是巴萨卡竟然不落下风,此时众人目光转来皆是一惊,因为此时的巴萨卡已经不是人形了完全变成了怪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