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孤鸣战静
    无数生灵投入到这堪称史上最浩大的战争之中,神庭边疆战火连天,不管是百族还是神庭及其所属势力,每一天都有无数生灵陨落,血肉铺满整个大地。

    穷奇没动,静也没动,原魔乃至孤鸣以及那神秘莫测的命空也不见身影,从战争开始穷奇就坐在边荒村落那块巨石之上,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人知道他在干什么。

    “想不到预估出错,第二次生死大劫不是源自体内深处的腐朽崩溃而是反向吞噬补全,幸好抢到了巨兽本源也幸好帕图调配出这本源萃取物!”穷奇不是不想动而是在适应自己的身体,早在灵兵劫后他就吞噬了源自巨兽本源产物,结果因为药效过于猛烈触发了第二重生死劫,说穿了,第二劫要五十万年的准备也不是没有道理,第一劫只是重组生命层次的蜕变,而第二劫就是补全,以外界事物补全自身的缺憾。

    “五十万年的过程你五千年不到就完成了,知足吧!”无欢说道。

    “但是这过程太快了,我反倒无法适应这具身躯,力不尽我的意志限制了这股力量的爆发!”穷奇道。

    “使用兽神信仰吧,现在的你就像一个幼儿的意志无法掌握成年人的身躯一般,你需要外力协助!”无欢道。

    “以信仰之力支撑起我的身躯掌控,这不会污染我的意志么?”穷奇道。

    “你的生命层次已经完成了蜕变,用后世的说法你已是通天之上的存在,而现在是你的意志太弱小没经过时间的沉积磨砺,哪怕在质上很高,但是在量上严重不足!”无欢说道。????“那就是说信仰之力污染不了我的意志?”穷奇不确定道。

    “不要忘了我的存在啊!”这时一道悦耳的女声出现在穷奇识海之中,魂融兽神虚影的彩麟出现了。

    “怎么感觉我的身体成了一个傀儡,谁都可以进行操纵了!”穷奇有点郁闷道。

    “现在你要做的是适应!”无欢告诫道。

    “好吧!”

    外界战火连天,那些闻名遐迩纵横四方的强者第一次有了一个正面对决的战场,没有最强者只有更强者,强者生弱者死,曾经声名不显的强者如一颗颗璀璨星辰般发出耀眼强光,更多的这是化为流星带出一条绚丽夺目的刹那光辉。

    被穷奇封为圣兽的二十八个强者就是凶兽一脉的指挥者和最强者,有些人自然以无匹霸道的姿态和横行数万载的威名获得认可但其中有些存在并不是获得所有人的认可,比如那万青,比如那水姬。

    万青就是万古青藤,但这个万青不是那七颗种子中的某一个而是七子的聚合体,七子缠结归一变成一个,植物本身就不比其他生灵,他们的这项本领让本来只是普通法神级存在的七子蜕变成了不弱于负屃战休等人的超级强者,一人一个战场覆灭数十万神庭异族联军吞噬十个法神级羽族强者,其血腥的手段妖艳般的翠绿,万古青藤之名不胫而走。

    比起霸道诡异的万青,水姬走上了另一个极端,水姬是负屃的直系后裔,那个人鱼兄妹之中的妹妹也是最早随穷奇走上陆地的海系凶兽。

    比起万青乃至其他圣兽来说水姬的论战力甚至比之普通法神级强者都不如,但是在灵魂方面的修炼上水姬堪称冠绝整个凶兽一脉,或许她战力一般,但每当在战场之上响起她的歌声之时,神庭异族方面各种不适,凶兽百族一方则是士气大涨各种加持,曾经三千凶兽百族残军战败十万神庭军团,因为水姬,辅助系修者开始出现进而被各大势力所看重。

    这只是整个战场的某一处而已,神庭及其麾下异族势力绝对不弱,哪怕面对百族加上凶兽一脉加上永恒皇朝以及三宗势力依旧打的难解难分,和百族这边不同,神庭一方这些年来疯狂的研究元武,甚至已经把领域延伸到了法则之力和信仰之力上来,而百族这边的元武发展甚至跟不上对方的,在百族之中流行的依旧是自身比外物实用。

    论强者数量无疑百族这边更多,但是在神庭层出不穷的大威力元武之下竟然生生遏制了百族的前进步伐,最后帕图被请上了战场,作为一个且仅存的从不灭大战时代活到如今的地精,帕图在元器领域的研究堪称第一人。

    “浪费,这就是浪费,一堆的顶级材料做出二流的作品,元器要是这么发展下去也就没什么看头了!”在看到从神庭缴获的元武之后帕图直接破口大骂,这就像是一块绝世美玉被不懂行的切割的乱七八糟般的糟心。

    百族这边不是没有强者能扛着神庭元武进行战斗,但是神庭也有强者再加上元武,一时间战况有扭转之势。

    “生灵本身才是根本,元武只是让生灵自身把威能发挥到极致!”早已有了自己一套理论的帕图直接把百族强者当成了试验品,在搭配上他研发的元武之后战场局势又一次转向了百族一方。

    但作为整个星空下最强大的势力,神庭有着远超百族的底蕴和储备,当神庭的神级催动着法则之力使用着气运神器出现之时,同级强者如砍瓜切菜般被屠戮,如果这样的强者只有那么一两个也就罢了,但是出现在战场之上的强者皆是这般,那是一种让人绝望的力量和威慑,可以说百族的优势荡然无存。

    神庭有其底蕴,百族这边也有,万载的积蓄还真有一些强者摸索出了自己独到的力量来,以信仰之力融入到法则之力中,曾经的魔神们出现了,他们每一个所爆发出的力量比之数万年前的玄清都要可怕,任何一个都有着轻易毁灭一个位面的力量,而这些魔神之间的战斗简直就是毁天灭地般,战场被打碎无数生灵被埋葬,山川河流破碎崩塌大地一片狼藉,而打穿地脉移山填海什么的已经成了最正常的交锋。

    起源大陆太大了,哪怕有着无数魔神般的存在在大地之上厮杀,但大地承载无量并没有因此而破碎,无数个战场慢慢串联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大坑绵延亿万里往神庭深处而去,而此时这个大坑已经有积水的趋势,这或许会形成一个广阔无边的汪洋大海。

    当一道璀璨剑芒划破千万里天空落在神庭都城之时,所有看到这道剑芒的生灵都知道孤鸣出手了。

    曾经,孤鸣寿元将近的消息搅动四方生灵,之后剑宗成立无常崛起孤鸣淡出了所有生灵的视线,但是真正的强者都会记得剑宗深处还有孤鸣这柄有着惊世锋芒的剑,现在他出现了。

    明礼看着这道剑芒眼中闪过哀伤,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为了三宗的未来,寿元无多的孤鸣也上了战场,一柄残剑散发出最后的锋芒。

    “孤鸣,你不安心老死反倒出现在这里,是显自己的命太长了么!”静的声音从神庭深处传来,许久不曾出现的静被孤鸣这绝世锋芒惊醒了。

    “万载前的一战我不甘!”回应静的是孤鸣一道惊世剑芒。

    “就凭你这风烛残年的残剑,还是让穷奇来吧!”静并没有因为孤鸣的挑战而出现。

    “也是,万载之前你就已经看不上我们这些所谓的强者了,也好,如果连这一剑都奈何你不得,我确实没有挑战你的资格!”孤鸣很是平静,手中凝霜剑光辉一现一道剑芒,一道好似把整个世界一分为二的剑芒从天而降,每一个看到这道剑芒的生灵,弱点的神志被剑芒所夺消融,强一点的则因为极度的不适应头痛欲裂,那是源自识海的激荡。

    “好,就这一剑,我收回之前的话,你够资格让我出现!”伴随着静的一声低喝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半空出现在孤鸣剑芒之下,身后一小六大十四对黑白羽翼舒展,静一身黑白羽族服饰出现在孤鸣面前,左手挥舞荡起一道黑色的光圈,而那剑芒整个落入这光圈之中。

    这黑色光圈就像一个通往异世界的入口一般,孤鸣足以斩天的一剑就怎么无声无息的被吞噬了,但是不管是孤鸣还是静从始至终表情不变。

    “迸发最后的生机达到此生最巅峰,宁愿战死也不愿老死于床榻之上,你的剑意我感受到了!”静淡然道语气极为平静。

    “来吧!”孤鸣并没有因为静的认同而有何变化,此时此刻他已达人生最巅峰之时,手起则剑落,仿如一道匹练横挂天地间,霎时间寒风萧瑟吹拂大地而过,天空飘起了鹅毛般的大雪。

    “战法,光辉大地!”一柄雪白的长剑出现在静的手中,一声低喝一道辉光洒出,而这道光就好似旭日初生挥洒而出的光辉一般普照大地,道道光柱洞穿漫天大雪洒落大地之上。

    “就让我以这尘世之剑会会你那上界战法到底有何独到之处,剑寒封天!”一声大喝一道涟漪从孤鸣身上乍起,上不见天下不见地,孤鸣展开了一个独立的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