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丹宗(一)!
    眼看天色已渐渐亮开,华老见安晨夕情况不太好,而这个时候让受伤的安晨夕回学校,显然不妥,华老便出言,希望安晨夕跟他一起回丹宗,一来要好好答谢她,二来,安晨夕身上的伤也要处理,依照华老的意思,最好是跟学校请几天假,留在丹宗,先把伤养好了再说。

    安晨夕对于请假养伤的事没正面回答,不过却是答应跟华老一起离开,安晨夕想着,处理伤是小事,关键是,她还没能在老头这拿到好处了,就这么分道扬镳,谁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再怎么,也得先得了一个好处不是!

    两人商定,安晨夕收起小丹炉,而两人现在身上都很狼狈,华老还稍微好一点,但安晨夕的模样就实在有些一言难尽了。

    这个模样出去,别说其他人,就算安晨夕自己也快被身上的臭味熏晕了,直到这时,安晨夕才就着一旁的溪水,简单的将身上清洗了一番,有华老在场,她也只能将手臂和脚粗略的清洗一下,将身上和衣服上的血渍擦了擦,因为没有衣物,安晨夕只能继续将臭烘烘的破烂衣服穿着,还是华老看不过去,将身上的麻棉唐装外套脱下来披在了安晨夕身上。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身上的狼狈,两人这才离开了树林。

    ……

    下了山,华老发现此处已经出了城,甚至快到郊区边界,距离丹宗分部极远,就这么走回去,那得走到猴年马月,华老便想着,看能不能遇上好心人,搭个顺风车,恰好山下就有公路。

    不过这个顺风车搭的并不顺利,很多车辆经过看到华老招手,一见两人模样狼狈,唯恐是什么骗子一流,就算不是骗子,两人的形象看上去也是不佳,怕给自己招惹了不必要的麻烦,那些车辆都不敢停下来,迅速的驾着车遥遥离去。

    在路边等了将近三个小时,才看到一辆警车经过,为人民服务的人民警察自然是不怕麻烦的,见一老一小站在路边很是无助,不等华老招手,警车就停到了两人身边。

    上了警车,警察免不了过问两人这是什么情况,安晨夕嗓子不舒服,不吭声,这事便交给了华老来解释。

    华老也不是个善于撒谎的人,但他们的遭遇是门派内的恩怨还有私人恩怨,且还涉及诸多丹宗机密,这些都不是警察所能解决的,更加不能让外人特别是官方或警察人员参合进来,迟疑了好一会儿,华老才编出一个谎言,说什么是乡下的亲戚进城探亲,结果为了省钱,搭乘了一个黑车,没想那黑车没将他们送到目的地,就将他们丢在了半路,扬长而去。

    听罢,警察不免感慨现在的黑车为了挣钱如此没有良知云云,末了后还不忘问华老有没有记住那黑车的车牌或司机的模样,华老自然摇头说不知。

    一路上,在警察边感慨边愤怒边安慰的模式下,车子终于进了城。

    进了城后,华老并没有让警察将他们送到丹宗分部,而是在距离丹宗分部附近的一个车站让他们停了车。

    警察自然是不放心华老他们一老一小就这么离开的,并表示想亲眼看到他们找到亲人才放心,不过华老言,怕亲人见了警察会担心他们,而且到了这里,也知道去亲人家的路,几番说辞后,警察才目送着两人走进了车站后面的胡同。

    穿过一条狭窄的胡同,胡同之后豁然开朗,却是一个独立的四合院。

    四合院的建筑十分的古风古韵,保留了中式传统特色,门前挂着一个“华”的牌子,还有两座石狮,安晨夕初步打量间,华老已经上前去敲门。

    门很快被打开,是一个年轻人开的门,那人同样穿了一身唐装,看见门口的华老,那人先是一惊,然后面上大喜,他一把拉住华老,激动的说道,“师伯!您可算回来了!可把我们担心死了!我们找了您一晚……师伯,您这是……您怎么……师伯,您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师伯,都是我们无能,让您受苦了!”见华老模样有些狼狈,那年轻人忍不住红了眼眶,师伯一向得人敬重,何曾有过这么狼狈的模样,年轻人一时间懊恼又自责。

    “好了好了!先进去再说。”华老拍拍年轻人的肩膀,说道。

    那年轻人点头“嗯”了一声,立马扶着华老进屋。

    华老却对年轻人摆了摆手,转而回头看安晨夕,对她招了招手,道,“丫头,来!”

    华老出声,年轻人这才看见华老身后还跟了一个模样更加狼狈身上还臭烘烘的丑丫头(因为安晨夕将身上的污渍和淤泥都清洗,自然露出了本来的面貌),探究的打量了一番安晨夕,年轻人似乎想问安晨夕是谁,不过华老示意他不要多言,年轻人也识趣,便先让两人进了院子,关了门。

    进了院子后,年轻人就不停的询问华老有没有事,有没有受伤,身体情况怎么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云云。

    直到华老再三强调已无大碍,年轻人面上的紧张之色才放松了一些。

    华老简单的把情况说了一番,年轻人听到是安晨夕救了华老时,面上又是一番惊讶,从见到安晨夕,虽然安晨夕模样难看了些,身上还臭烘烘的狼狈不堪,但年轻人丝毫没有露出鄙夷轻视之意,只是带了几分探究,此刻听华老这么说,他一边对安晨夕说着感激的话,一边仔细的打量安晨夕。

    对于年轻人的感激,安晨夕随意应了两句,便没吭声。

    年轻人见安晨夕不怎么喜欢说话,并不知道是安晨夕性情有些冷,且如今嗓子伤还没痊愈,见安晨夕年纪不大,年轻人便只当她是有些拘束害羞,也没过分的关注,以免安晨夕更加不自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