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京家别墅今日有客来访。

    草坪上,吴津津百无聊赖地在家里陪她的“彦祖”玩狗狗大战飞盘。

    彦祖是一只纯白色拉布拉多。

    其实吴津津,最近有点失落,以为是怀孕的关系,京鸿现在是当作祖宗在供着,谁碰一下跟谁急。

    玩累以后,把飞盘往远处一扔,“去玩吧。”白色的大狗便跑远了。

    吴津津懒洋洋地躺在草坪上晒太阳。过臀的乳白色毛线衣衬得她小脸蛋更加可爱动人。怀孕了两个,肚子一点都不明显,黑色的底裤衬得双腿笔直纤细。走在大街上都不细看会以为是在校生。

    “太太,有客人说是找您。姓许。”用人在她身旁轻声说。

    姓许?

    “女的?”

    “请到大厅,我马上就来。”吴津津站起身,拍拍臀部的草屑。

    客厅里,有女子双手放在上衣口袋,面向窗外亭亭而立,阳光照在她的侧脸,竟然显得恬静安定。

    听到细碎脚步声的时候,女子缓缓转身看向吴津津的时候,吴津津竟然有些微喘气,可见来时走的心急。

    没错,来人是许涟漪。

    “阿津。”语气依然淡淡地,微笑也很淡。但是言语间竟然注入了浓浓的温暖。

    这一声简短而又清晰的“阿津”叫的吴津津内心感慨万千,百转千回。无限交杂的情绪如同莫名涨潮的海水,最终无处安放,化成泪水从美丽的瞳孔里涌出。

    吴津津捂住嘴,轻轻啜泣。

    此情此景,两位年纪相仿的女子在客厅几步之遥相望,这是故人久别重逢。

    吴津津第一次见到许涟漪也是在这样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

    吴津津拖着28寸大行李箱到昊天国际大酒店人事部报到。

    人事部文员将她的入职手续办好了以后,让她到宿舍楼找生管安排床位。吴津津走在人事部门口的走道上,噘着小嘴看着手上的单据。

    员工守册上面写着:关心员工,以人为本。

    放屁,都是放屁。吴津津气呼呼得找宿舍去了。

    宿舍楼离酒店有点距离,本来应该由人事部文员带过去办理。但是这几天安排入职的实习生比较多,人事部的文员便偷懒了,让这些新来的基层员工自己摸索去吧,反正经常这样也没有发生什么大差错。

    而且越是基层的员工越是有忽视新人的情况出现。金字塔顶端的大领导们哪里管得了那么多,毕竟他们看到的都是毕恭毕敬一众员工,搞不好还得意洋洋我们的企业文化就是比别人好,比别人到位。

    12点,酒店许多岗位都是需要轮流离岗就餐。许涟漪正好路过人事部前往食堂,看到有少女貌似找不到方向。

    “需要帮忙吗?”看不出表情的许涟漪谈不上热情,却是此时吴津津可以“依靠”的唯一一根稻草。说说笑笑,来来去去的员工那么多,唯独看着不怎么热情的许涟漪问了她一句是否需要帮忙。

    于是,这个冬日午后的阳光显得特别温暖。

    “需要!需要!!我找不到宿舍楼。”扎着马尾的小脑袋晃得积极。

    白皙的脸蛋因为陌生环境带来的不安和焦急显得有些红。说话带笑的时候,还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谈不上特别的美丽,却显得特别活泼。

    青春之所以可贵并不是因为年纪小,不是因为窈窕的身姿,其实很多时候回想年轻时候,无知得令人发笑。大部分人怀念的是那个时候的无所畏惧。

    因为无所畏惧而显得冲劲,人生有无限希望。

    “这里。”许涟漪自动拉起吴津津的大行李箱,示意吴津津跟着她走。这个小小的举动差点把吴津津感动坏了,在心里已经将许涟漪归结“闺蜜”一类。

    “你叫许涟漪啊。”吴津津看了看许涟漪左胸金属色胸卡。“我叫吴津津。你看我们的名字都是有水的人啊,这是缘分啊……”眼前的吴津津有点聒噪,但是许涟漪并不讨厌。

    “我的岗位是西餐厅,哎~其实我想去的是秘书室。可惜我的能力不够。你呢?你在哪个部门?”跟吴津津这个小话痨在一起,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冷场。

    “保安部。”这位穿着黑色制服的实习生,说话语速不紧不慢,咬字清晰。眉宇间还有隐约一丝英气,黑白分明的眼神,让人觉得舒服。

    不是内心坦荡的人,不会有如此清澈的眼神。

    只是神经大条的吴津津哪里会推敲如此细节,她不过是一切凭第六感罢了。

    “保安部?文员吗?”吴津津眨了眨水灵的双眼。这么一个小女生,在保安部不是做文员难道是保安?

    因为保安部都是一群大老粗,只有一名文员的编制。

    “不是,内保。”

    “内保?!!!!!”

    保安部有内保和外保两个小分部。外保就是负责酒店外围的安全。内保就是负责酒店内部安全。特别是娱乐部这块。来夜场消费的人龙蛇混杂,喝酒了比较容易闹事。所以昊天对这块特别注重,否则难免影响酒店声誉。

    “你诓我的吧?我爸说内保不是随便人都可以面试,退伍军人也要三打一才可以进。”吴津津脸上写满了‘想骗我没这么容易。’

    “嗯。”许涟漪这人一向这样。我不欺骗你,但是你不信我就不多说。

    “嗯什么嗯?”吴津津看着这个跟自己差不多的年纪,但是她看起来不像在逗她,也没有必要欺骗她。

    许涟漪将吴津津带到宿舍后,看了一下人事部给她开的单,506,和自己一间宿舍?

    “你挑一个床位吧,我也在这里。”

    “那么巧?那真是太好了!”吴津津就差没跳起来。

    晚上吴津津坚持要请自己的新舍友吃晚饭

    两个人挑了一间酒店附近小餐馆坐下,随便小聊几句。

    “那你怎么想到做内保?辛苦又不适合女生。”

    “简单。”

    “……”好吧,就如同她的回答一样简单。

    一个月前。昊天酒店人事部。

    人力资源经理拿着一张入职申请表。

    上面的字迹清秀有力,工整大气。

    姓名很好听,一般家庭不会取这样的名字。

    身高168.

    年龄23。泉大商业管理毕业。

    暂无工作经验……

    其他的资料也写的很简单,不似以往来面试的员工洋洋洒洒一堆,恨不得连自己就学期间刷过马桶都写进去。

    略带惊讶的眼神看着对面这个扎着马尾的女生扫了两眼。而对面的人毫无一丝不自在,没有觉得自己申请的职位有任何不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直白地看着对面的人力资源经理。

    透着真挚的大眼,让对面的人力资源经理有点不好意思怀疑她来面试这个职位的动机。

    毕竟泉大商业管理毕业……这着实有点不妥,但是关于工种这种问题其实是随个人喜好,毕竟你不能阻止一位高材生追求自己的梦。毕竟北大清华毕业生卖馒头的事也是层出不穷。

    这么一想就理通顺了。

    人力资源经理不禁端正了一下坐姿。

    “那个……请问,你对内保这个岗位职责了解吗?”

    “知道。”

    “那你怎么想到要面试这个职位?”

    “刚好路过,刚好会。”

    其实真相是毕业酒会那天,散会的时候,看到凌绍元的车子刚好停在这里,然后她发现她对这个男人的兴趣已经不仅仅是翻阅财经杂志那么浅显。

    忘记了是谁告诉过她,如果你对一样东西感恋恋不忘,那你就去深入了解它,如果还是喜欢那才是真的喜欢。

    所以许涟漪来了。

    人力资源经理点点头表示理解。

    “我们保安部还缺一名文员,要不你这里先试试看?内保的话等时机合适了再转岗位?”

    这种推辞的烂梗许涟漪不是听不出来,无所谓,总之先打入内部最重要。

    许涟漪点了点头。

    其实这位人力资源经理只差没有翻白眼,心里默默os:你也只能做文员。

    内保可不是说当就当啊,没有两把刷子做什么劳什子内保。这要是真的客人冲突闹事打起来,等等酒店还要给你报工伤。人事部可不想负这个责任。

    所以许涟漪也就顺理成章成了昊天酒店的保安部的一员。

    可想而知保安部这个和尚庙可是炸了锅啊。

    以往也是有文员的,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个部门比较枯燥,又都是男性。于职业规划角度出发,女生做不了太久就想转部门或者辞职。

    如今来了许涟漪,这就像鸡群里突然掉进一只凤凰,稀罕得很。所以许涟漪日常就是做做表格,查查考勤,看看监控。

    至于其他的重活自然有人和她抢着做。

    就在许涟漪上班后的一星期。

    她百无聊赖看着保安室的屏幕墙。每天就是8点上班,一直挨到晚上6点下班。

    酒店很多岗位都是24小时三班制,岗位都有人在岗,如果有问题的话会对讲机呼叫保安部。只有酒店外围是保安部直接负责。

    许涟漪将停车场的监控切换到主屏幕。

    在岗的保安正在引导一辆越野车停车。

    许涟漪咬着下唇,摆弄着手机,思考着给外婆打个电话。

    不敢想象要是被外婆知道她其实没有去她安排好的公司实习而是是半路跑来昊天国际酒店做保安,会是什么下场。

    哎~不管了,打吧打吧,报个平安。

    再看一眼屏幕。

    越野车上下来一群人正和在岗的保安人员互相推搡。貌似就要开始动手了,眼看自己部门的同事就要吃亏。

    许涟漪扔下手机冲出监控室,跑向停车场。

    路过酒店后勤通道的时候,其中一个刚巡视完消防栓的保安看许涟漪火急火燎地往外冲。就问了一句:“哎!小许!干嘛呢?!!”

    “快!停车场!”

    该保安看这架势赶紧拿起了对讲机呼叫本部门:“保安部!保安部!请迅速到停车场!”

    许涟漪跑到停车场的时候,对方已经对着同部门同事动了手。

    许涟漪也来不及说什么,便冲上去扭了其中一位的手,用膝盖将对方压在地板上。

    “妈的!谁啊!放开老子!”对方说着一口泉城方言,骂骂咧咧的!他骂得越难听,许涟漪压得更重!

    另外几个看着同伴被一个女的压在地板动弹不得,有点悚了。但是一向横行霸道惯了,哪能被人唬住。

    “妈的!你谁啊?!你也要找死是不是?!”其他四个大汉便同时围了过来。

    “保安。有话好好说,动什么手!”许涟漪一边压制着对方,一边抬起头神色淡淡地说。黑白分明的大眼毫无畏惧地直视着对方几个。

    “保安?哈哈哈哈哈!!!她说她是保安。昊天酒店找女的做保安。新鲜。”周围几个男的也开始哄然大笑。

    刚刚被压制男的挣扎了几下,许涟漪便放开了他。

    从地上爬起来的男的顿时面子挂不住,看她又是个女的便直接一拳挥向了许涟漪。

    许涟漪一个闪躲,一个侧踢踹向对方腹部。被踹中的男的倒退了几步,红了眼,又要冲上去。

    此时保安部其他的几个人都集结到了停车场。拉开双方,否则免不了一场肉搏。

    可想而知,许涟漪便一战成名。

    保安部也因此火了一把。

    得名:神奇女侠……

    想当然这把火也烧到了保安部负责人陈荣福头上。

    酒店与客人发生冲突是服务行业的大忌,虽然说是保安部,不同于一线服务部门,但既是昊天酒店的员工,一言一行便代表着整个酒店。

    何况现在不仅仅是冲突的问题,是殴打了客人。

    此时保安部所有的人员在培训场地站队列。

    刚入职的时候一堆保安人员为了在这朵保安之花面前刷存在感,可谓是将酒店的所有八卦都说了尽。上到总经理凌绍元,下到食堂大叔和大妈的夕阳之恋都被挖了出来。

    许涟漪不是一个爱嚼舌根的人,但是有人讲她就听。

    所以在保安部这个犄角旮旯里也算闻遍天下事。

    保安部经理陈荣福,是特种兵出身。是集团现任董事长凌锋托部队的熟人推荐的,总之身手和管理了得。否则怎么压得住这一批大老爷们。

    “长本事啊!跟客人打架。”陈荣福穿着军训服走到许涟漪面前。“人事部可以啊,招个文员都这么符合我们保安部的风格。不错,不错,挺能耐。”许涟漪看着陈荣福那讽刺的嘴脸就想起了军训的教官。

    垂着眉眼,看着地板。

    “报告经理,这是我个人先动的手,要罚我,跟其他同事没有关系。”心里盘算着,万一客人要求赔偿,那她没去公司实习的事可能要提前露馅了。

    真是出师不利,都说红颜祸水,但蓝颜照样祸水。

    太阳有点大,陈荣福皱着眉头,眉心鼓起一个立体“川”。一脸教官脸走到她面前,“出列!你别以为你是部门唯一一个女的我就不会拿你怎么样,蛙跳四百米。每停下超过3秒就再加一百米。开始!”

    陈经理啊陈经理,许涟漪是谁啊。泉大跆拳道社的社长,代表过泉大到韩国参加过交流赛的人。你让她一口气跑10公里都没有问题,不用说4米的蛙跳。

    许涟漪会选择保安部不是毫无缘由,她很小的时候老太太就将她送去学跆拳道。并且不是随便一个忽悠小学生的培训班。是特意从韩国聘请专业教练的跆拳道馆,那个跆拳道馆曾培养出多名学生都夺得冠军。

    最后的结果是,几十名保安都瞪大眼睛,感情他们的‘保安部之花’原来是深藏不露啊。

    “现在的年轻人体力都这么好?”保安主管一时也一头雾水,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是体力好。她练过。你看她的体格。虽然纤细,但张力十足。长期运动的人才会是这种体格。我当时看过监控,这身手不是花拳绣腿。保安部这是挖到宝了,我故意试探她一下。等下,你跟她比试比试。”陈荣福一边跟主管说着打算,一边看着跑到上的许涟漪。“如果可以,让她转内保。”

    “这是不是不妥当啊,一女生,细皮嫩肉的。”保安主管倒是怜香惜玉。

    “你都不见得打得过她。行政理会上,人力资源经理说她就是面试内保来着。”

    这件事最终以保安部每人体罚3个俯卧撑,许涟漪撂倒了保安部主管结束。

    就此,许涟漪就此得偿所愿当上内保。

    吴津津听完许涟漪云淡风轻地描述完她的“传奇人生”之后。对许涟漪直接从‘喜欢’晋升到‘崇拜’。

    吴津津点的面还没有来,心想去厨房看看。刚站起来就看到京鸿从对面的行政服务中心出来。

    吴津津露出她可爱的小虎牙,跑出去对着京鸿招手。

    京鸿看到就穿过了马路。

    穿着笔挺西装,在配上清俊的五官,仿似童话里走出的绅士。

    京鸿和凌绍元不一样,凌绍元商场游走,微笑多只到嘴角,从未抵达眼里。而京鸿却是截然相反,他对谁都是一副言笑晏晏的样子。比起凌总经理,这位京副总真的平易近人到不可思议。

    “在这里吃饭吗?”

    “对呀,跟我舍友一起吃。”吴津津笑眯眯,手指随便指了一下里面的许涟漪。

    京鸿也就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往里面看了一下。

    只见一位扎着马尾的女生背对小店,穿着酒店制服。

    “舍友?”

    “对呀,我去人事部面试了,西餐厅吧台。”吴津津得意洋洋。

    “西餐厅?你擅自去来这里上班吴董知道吗?”吴津津点点头。

    “知道啊,他说我需要历练,就同意啦。”

    其实吴父的原话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生活疾苦,多看点别人的脸色,多受点委屈也是好的。

    京鸿有点头疼地抬手看看腕表,镜面反射出一道光亮。

    “走吧,我也还没吃,一起走吧。好久不见,今天招待招待你。”京鸿眼神柔和地对吴津津说。

    吴津津使劲点点头,“好呀!好呀!”连忙跑进去唤许涟漪。

    许涟漪觉得吴津津两眼差点放出绿光,她没想到这个新进员工跟酒店的副总如此熟识。

    想要拒绝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推脱。

    “京副总。”许涟漪礼貌地跟京鸿打了招呼。

    “呐——呐——,这是我新交的朋友,保安部许涟漪。”吴津津主动向京鸿介绍起许涟漪。

    “原来是传说中的‘神奇女侠’。”京鸿伸出手和许涟漪礼貌性握了一下。

    或作常人可能会有点难堪,但许涟漪没有,她觉得服务行业虽然以客为尊,但客人蛮不讲理到一定程度,自卫还是要有的。

    昊天酒店其实不觉得当时许涟漪是错误的,只是殴打客人这样的事情可大可小,处理不好可能会给酒店带来不好影响。

    所以行政例会上,保安部针对这件事作出了报告。还有当时的监控视频。

    这件事使得当天的行政理会打破了一贯低气压,就连总经理凌绍元都有一丝失笑。

    一路上多是吴津津和京鸿对话多,许涟漪沉默居多,问京鸿干嘛去啦~,说自己的爸爸夸奖他怎样优秀,要她向他学习之类的,京鸿都是温柔回答。

    很快就在吴津津的叽叽喳喳中到了酒店。

    “想要吃什么?西餐还是中餐?”许涟漪有点好奇京鸿对吴津津的那种感觉,她说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如果是有这么一个人对她的话,她大概是会感到很……温暖。对,是温暖。

    从记事起,她的生活里除了外婆还有就是许许多多的课程老师。她没有时间和同学出去玩,所以和同学也不亲近。话不多,和旁人相处的经验少之又少。

    所以此时她有点好奇为什么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人也可以这么亲近。

    “吃中餐吧,我都好久没有尝到杨主厨的手艺啦,特别是那个酸辣汤。”

    吴津津口中的杨主厨曾在某届全国厨师节获得金厨奖,是泉城烹饪协会的会长。可见厨艺非一般,也可见可以聘请到这位厨师的昊天国际酒店的财力也非一般。

    “馋猫。”京鸿如是说,眉眼间竟都是笑。

    中式装修的豪华包间里。

    最后三人点了“翡翠龙虾面”“国宴酸辣汤”“腊笋千层肉”“金枝玉叶”“杏汁炖官燕”。

    期间京鸿的手机响了一次。

    服务员上菜的时候,京鸿令其多添一套餐具。

    鎏金边的洁白瓷器按“一厘米”标准摆上桌,看情形是还有人要一起就餐。

    吴津津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京鸿,“还有谁要一起吃饭?”

    京鸿转过头一脸不怀好意,慢条斯理地说:“你绍元哥哥。”

    “……”吴津津这下彻底没有了食欲,要和座大冰山一起吃饭。那岂不是意味着一顿饭都不能自由畅言了?

    这下国宴酸辣汤的味道还真不如小店的七彩汤了……

    吴津津一脸严肃郑重地对许涟漪说,“前方高冷预警,世界上最无趣的人还有五秒钟到……”

    “到哪里?”一道熟悉而又低沉磁性的声音直抵许涟漪的耳蜗。

    到达现场。

    来不及说完的吴津津只能端正身子,假装什么都发生地低着头扒着她的龙虾面。

    地毯吸音害死人。

    徒留着一脸茫然,鼓着一边脸蛋的许涟漪和凌绍元对望。

    一时之间不知道是应该先吞下口中的菜还是先站起来问候自家的总经理。

    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清澈透亮。

    凌绍元不禁微挑眉毛。

    京鸿见这情形只能大笑。

    凌绍元在许涟漪的对面落座,服务员送上了温热的毛巾给他擦手。

    算了,不打招呼了。太尴尬了……赶紧吃完这顿饭赶紧撤,许涟漪尽量减少与这位高高在上的凌总经理打照面。只能挺直背脊,微微低头进食。

    余光不禁打量着这位商业巨子的瘦长身影。他吃饭的时候动作不大,偶尔和京鸿简短交谈几句,手掌很大,骨节分明的手指干净修长。

    自从他出现后,吴津津一改聒噪的习惯,一顿饭下来没说多少话。偶尔用任性仇视的眼光瞪着京鸿,京鸿也只是好脾气一笑。

    “听说你要来昊天做服务员?”凌绍元问吴津津。

    “是。不……不可以?”吴津津正襟危坐,这家伙不是要假公济私找借口开除她吧。那她岂不是不能每天都看到她的京鸿?不可以!

    “挺好的,到时候我要是过来用餐的话,麻烦勤快一些,不要洒了。”凌绍元语气平淡,但话语间的不屑让吴津津很火大。

    “阿津,要不咱们换个地方体验生活?为什么非要西餐厅。”京鸿问。

    “为什么要换?凭本事面试上的工作为什么要换?”吴津津急了,她就知道京鸿不想她缠着。

    最后别无他法,只好由着她去了。

    总算是熬到了甜汤上桌了。

    杏香诱人的燕窝上了桌,许涟漪拿起汤匙习惯性搅拌了一下,舀起一勺入了口。

    这燕窝……

    又喝了一口便放下了。拿起了餐巾擦了嘴唇。

    黑白分明的大眼看向桌上的众人。

    凌绍元和京鸿不喜甜食。两个人都没有动那碗甜汤。

    “这燕窝蒸过。”一整顿饭下来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的许涟漪突然没头没尾地来这么一句。

    这声音和大多数青春期的少女声音一样,但是语速不紧不慢,很内敛。

    桌上余下三人,都不解地看着她。

    许涟漪最先抬头看到就是对面的凌绍元。

    对面的人再次挑起眉毛看着她。

    “什么蒸过?”吴津津问完又往嘴巴里送了一口甜汤。

    “这燕窝的口感不对,像蒸过。”

    大家还是不解。但是涉及到酒店食材问题,身为酒店的最高负责人,身边的这两位不得不重视。

    “你们吃一下,这燕丝的口感不属于糯,不是入口即化。那么有就是洞燕或者金丝黄燕。但是这口感不是爽脆,是韧。口感不好。”

    三位听了之后,半信半疑尝试了一下。口感确实与以往吃过的有差别,但是味道差别不大。不是内行的人可能没有感受到太大不同。

    “什么情况下的燕窝会被这样处理?”凌绍元幽深的黑眸看着许涟漪,那副样子就像态度端正,认真学习的学生。

    许涟漪垂下眉眼,动了动眼珠子,“不够成熟的毛料被过早采摘。”

    “不处理会怎样?”

    “化水。”

    “处理过又会怎么样?”

    “耐泡,耐炖。”

    凌绍元问的快,许涟漪也答得干脆。

    之后凌绍元便沉默了,只看着许涟漪。

    “哇塞~涟漪,你除不仅会打架竟然还懂燕窝!小看你了,说,你是哪个星球派来的怪胎。”

    吴津津说完这句话,京鸿和凌绍元默默对视了一眼。

    吴津津是说者无心,京鸿和凌绍元却听者有意了。

    “怎么?你也想打架?”京鸿斜看着吴津津,凉凉地问一句。

    吴津津立马安分了。

    “我没打架,那叫自我防卫。”许久,许涟漪才憋出这么一句。

    吴津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