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这人一肚子坏水
    翌日。阳光正好。

    昨夜和京鸿两人喝得酩酊大醉。

    凌绍元在母亲程纭的唠叨中醒来,就是苦了特助陈斯卿折腾到快天亮才把他家凌大少爷安顿好。

    程纭显少看儿子醉酒失态,问了陈斯卿醉酒缘由。

    陈特助表示他也不清楚,说是半夜3点接到京家太太的电话,便连夜驱车赶到别墅接人。

    凌绍元靠近公司的那套公寓除了钟点工定时打扫之外,没有任何用人。考虑再三,还是送回凌家比较妥当。

    他可不想隔天承受来自他家老板关于“衣服是谁帮他更换的”的逼问。更何况,他家老板多年来除了吴蝶之外,开始有人造谣如果凌先生不是只钟情于吴总监,那就是与他器重的特助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可关键吴总监从未被拍到与凌先生共同出入酒店或者住所的照片,倒是他经常被拍到半夜出入公寓。所以都说极有可能吴总监就是个障眼法,为了掩护他真正的情人陈特助。

    为了澄清这件事,陈斯卿的母亲只差没有在冬至祭祖的时候逼他在祖宗面前发誓这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陈斯卿长着一张斯文俊秀的脸庞,带上眼镜,温文儒雅。而凌绍元虽说脸庞俊美,但骨子里透着一股不怒自威的强势。

    看起来是颇有攻与受的嫌疑。

    泉城的金融霸主竟然除了自家员工之外不近女色,即便为了公事应酬出入**也会携集团公关总监吴蝶和特助陈斯卿。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同样的,翩翩佳公子,亦是多少名媛少女梦中的王子,更是多少商界大佬眼里的乘龙快婿。

    这就导致了凌绍元从不主动亲近女性,但是总能与许多女性“巧遇”。

    但在随着越来越多的女人在凌绍元这里头撞了南墙之后,便开始有谣言传出。

    人类总是这样,无时不刻总在反省。

    许多人做同样的事情。当有一个人失败,会觉得问题是出在自身;当有五个人失败,会有一半的人觉得是自身的原因,而另一半觉得非自身原因。但是当有成百上千个人都失败,他们就从这个数据里总结出“这件事不可能”的绝对论证,也就是“一定是对方有问题,你看他们都失败了”。

    一个女人凌绍元看不上很正常,可能是女人脸蛋不够美丽,身材不够妖娆,能力不够优秀,心地不够善良,家世没办法在事业上助他一臂之力等等。

    但是满足了上述条件的所有女人都铩羽而归的时候,大家就开始猜测其实昊天集团董事长凌先生并不喜欢女人。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凌先生并不是不喜欢女人,他只是很久以前爱上了一个叫许涟漪的女人,便经年不忘。

    接近中午,程纭才端着醒酒茶到房间唤儿子起床。

    房间里还有淡淡的酒味。

    “喝酒这种事,浅酌怡情,牛饮伤身。你现在还年轻,等以后有你好看。”程纭说边走过去把窗帘拉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程纭一拉开窗帘,金色的阳光穿透着窗外的树木,照进玻璃,将房间切割得七零八碎。

    “起来了,起来了。我有事跟你说。”程纭拍拍凌绍元的背,“醒酒茶记得喝。”看他清醒了以后便下楼。

    凌绍元在浴室洗去一身酒气。

    穿着黑色薄棉宽松长裤搭配白色的t恤的凌大少端着装醒酒茶的杯子走下旋转梯。

    又是一身清新俊逸,不复昨晚的凌乱。

    程纭正在厨房和用人一起准备午餐。

    昨晚喝成这样,宿醉了一晚的人可能会没胃口,要花点心思。

    看到楼梯上下来的人,连忙喊着他到餐桌上准备用午餐,自己又转身去厨房嘱咐了几句才出来。

    一向幽黑深沉的眼神在看向自己母亲的时候多了几分温和。

    “我爸呢?”凌绍元朝着家里的茶室探了探头。

    “和老吴去钓鱼了。别急着提你爸,先说说你的事。”

    “昨晚什么事啊?喝到半夜,烂醉如泥。”

    “没什么事,和京鸿一高兴,喝多了。”程纭松了一口气点点头。

    没事就好,这程纭养尊处优了半辈子,丈夫半辈子都没有让她操过一次心,倒是儿子年龄越大越是让她操心。

    “今天晚上把时间空出来给我。”

    “晚上有事。”宿醉后没什么胃口的凌绍元也不急着吃饭,喝了两口汤。

    “那就晚餐时间空出来就好。总要吃饭的吧。”程纭对这个儿子什么都满意,唯独在他对待婚姻大事不上心这件事上让她极为不满。

    “妈——,能不能不要再给我安排对象了。”

    程纭也急躁了,“不行!”

    “你都这个年纪了,你还想拖到什么时候。”

    她这个儿子虽说不是潘安之貌,但是至少也算是一表人才,气度雄远。

    放眼泉城商界,比的上他容貌的没有他有家世,与他家世相当的比不上他的能力。可眼看着年纪到了就是没有一点成家立业的迹象。

    “再下去等你找着对象还能有孩子吗?我!你妈我,你看看你妈我,近60岁了,我抱不到孙子我无所谓,可凌家几代单传,你让我和你爸死了怎么见祖宗。”说完便是将筷子在桌子上重重一拍!

    凌绍元递给她一杯水,“妈——,您别激动,我又没有说不结婚。”

    “你一个对象都没有,又不让我安排。你跟谁结?你骗鬼呢?”程纭气的差点喘不上来气。

    当真是没有十全十美的人生,上天一定是看她和丈夫人生前半段过得太顺了,才导致儿子感情不顺。每当想到这里她心里就一阵忧愁。

    凌绍元,吃了一口白米饭,“也不是没有喜欢人,只是人家不待见我。”语气里颇有几分幽怨无奈。

    程纭女士现在来劲了,“是哪里人?公事有来往??还是……”

    “妈,您最近逛街啊,逛百货公司的时候看到过‘金巢斋’没有?”

    这人眼睛只低低地看着碗里,看不出情绪。

    “有见过,前段时间还在装修,最近听说就要开业了。怎么?”她这儿子,今天的态度着实奇怪。平时她要提相亲的事,他就不言不语,今日倒不一样了。

    莫非是真的看上了谁。可她儿子这条件,还看不上,总不能有主了吧?

    “那你说对方不待见你是啥意思?”字面意思。

    “你说‘飞跃科技’老总的儿子矮不说吧,2多斤,那体形人家都能娶超模。你现在跟我说人家看不上你?”

    “嗯。是。您儿子在你眼里是不错,可对方对我避之惟恐不及,”说着便放下碗筷,一脸老实,口气无奈,“妈,要不您帮帮我?”

    京鸿要此刻在现场,他铁定要为他的兄弟的演技鼓掌,被从商耽误了的奥斯卡金奖得主。

    “行行行,你跟我说是谁,我能不帮着自己儿子?”程纭女士觉得人生重现了希望之光,这几年的佛没有白念。

    端正了一下坐姿,往对面倾了倾身子。

    “人家店里的店员?”虽说她这个人不讲究什么门当户对,但是品行端正还是要。听说现在很多店员为了业绩也是什么都愿意做。儿子不会是着了对方的道了吧?

    不会不会,刚刚才说对方不待见他。

    哎!到底是怎么样?!

    “如果只是店员,妈不会反对的吧?”

    叹了一口气,“也行吧,你入你眼就行。不过人品这关我要把把关。”

    没鱼虾也好。破罐子破摔了……

    凌绍元也不急着纠正被误导的母亲,只点点头,面色温柔,说,“在我心里啊,可谓是锦绣佳人,您会喜欢的。”

    “妈。是‘金巢斋’的负责人,有空帮我探探路?”

    这个儿子真是一肚子坏水。自己的母亲都拿来逗趣。

    可程纭高兴坏了。抱孙有望了。

    其实天下父母心,没什么不同的。无非就是希望自己下一辈生活幸福。现实也好,势力也好,强势也好,都只是不想下一代走自己走过的路,吃自己吃过的苦。

    说是抱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儿子若是不幸福,抱着孙子也不会开心。

    无非是怕儿子现在年轻对婚事漫不经心,将来老了孤苦一人,遗憾终身。

    如果没有珊珊那事,也许他现在也和京鸿一样,也能一家其乐融融。

    人生不如意十有**,只要还有心就好。

    (祝大家元旦快乐!!!2018 01.01 新加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