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婆婆终是见了“丑媳妇”
    傍晚,华灯初上,大自然渐渐归于宁静。沿路的灯红酒绿,奢侈繁华都在彰显着这座城市的躁动,这是个不夜城。

    凌家从雕花大门到主屋的石板路,屋外的花园和院子都亮起了夜灯。

    程纭女士坐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哀声叹气,可谓是心如枯槁。

    凌老先生刚从高尔夫球场回来便看到自己妻子一脸沮丧。手掌急忙在程纭的额头探了探,没生病啊。

    “这是怎么了?”凌老先生在沙发上坐下。

    程纭拉住老公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人啊,这一辈子的运势啊,福气啊就最忌讳的就是太过顺风顺水。这过犹不及啊,乐极生悲啊……”

    颇有看破红尘之姿。

    说完起身上楼,“晚餐不用叫我了,我想躺躺。”

    凌老先生莫名其妙。

    问了家里的用人,用人也说不清楚,只知道夫人今天午后出门了一趟。

    说完顺手把夫人带回来的补品给收了起来。

    喜庆精致的红色鎏金袋子上偌大三个隶书,上面写着:金巢斋。

    昊天集团员工食堂里。

    京鸿和凌绍元正埋头用餐,计划今晚讨论一下明天的年度工作计划,所以在员工食堂用餐。

    期间,京鸿接到了母亲秦殊的电话。

    电话里也没有说太多重要的事,秦殊先是问了问阿津的孕吐情况,再扯一下甜甜,东拉西扯,吱吱唔唔了许久,才憋出了一句:你让绍元啊,有空回去看看他母亲。

    乍听之下,凌绍元以为是母亲得了急病瞒着他。饭也顾不上吃,匆匆忙忙回了家,一路上忧心忡忡。

    凌绍元到家入门的时候,恰逢父亲独自用晚餐。

    父亲也提了一句,“你母亲晚饭都没吃,看起来精神不好,好似有心事。”

    听到是“心事”两字,只当母亲是心情不好了,不是身体原因便放了心。凌绍元上楼看程纭的时候,程纭正靠在床头看电视。

    电视里播放的节目是闽南特有的歌仔戏。

    “我听爸说您晚饭没吃。”凌绍元似笑非笑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立在母亲床前。

    “恩。”程纭有气无力地说,“你走吧,我没事,静一静便好了。”

    凌绍元点点头,“那您多休息休息,我先回公司,这几天我忙完,我带您去看未来媳妇。”

    程纭还是刚才的语气,“免啦,夫妻过日子这种事啊,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们合得来就行,但我提醒你,别为了一时新鲜,到头来双方都后悔,误人误己。”

    程纭这是暗示他如果真选择了kuani,那就不要后悔。

    “您之前不是一直急着要帮我把关?怎么又不想看了?”原本以为母亲又为他的婚事着急,所以他才提出说带她去见许涟漪。想讨一讨母亲的欢心。

    但这反映和他想的有差别,这今天精神不佳难道跟这件事有关?

    “不用拉,你秦阿姨说了,现在年轻人谈恋爱都是没个准,不像我们从前,认定了才交往,交往了就是一辈子。不看也罢。”

    原来是这事,凌绍元只觉得母亲今日特别孩子气,还隐隐约约有点……沮丧?

    听说老人家到了一定年纪,情绪善变,都会想要晚辈多陪陪自己。

    算了,反正也回来了,陪母亲坐一会,这些年他常年住在外面,忙于公事,对父母是疏忽了。

    其实凌绍元没有想到的是今日午后发生的事情。

    自从凌绍元和程纭说有了喜欢的人之后。程纭兴奋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隔天醒来都是笑着醒。更是迫不及待想要见一见儿子口中的“锦绣佳人”。

    日盼夜盼,终于等来‘金巢斋’正式开门营业。

    午后便急匆匆地央着秦殊跟她一起出门,秦殊上次念叨着要去买点补品回来给阿津补身体。

    所以程纭便顺水推舟,两人去了总店。

    店铺新张,前期宣传做的好,门庭若市。

    一进门服务员便热情的问好。程纭别的不做,就是不动声色地将店里的服务员挨个看了一遍。

    各个是身材好,气质也还凑合,至少五官都端正。就不清楚哪个是未来儿媳妇。

    程纭和秦殊先是对着店里的补品挑了一圈。

    两人各是大手笔买了一堆。先表示表示诚意,做戏肯定要做全套。

    负责接待的店员,对他们的热情就更甚几分。

    在等礼品包装的时候,店员请他们落座并奉上了茶。

    程纭打铁趁热。

    “是这样的啊,这不是快要春节了嘛,我们呢,每年都给客户送礼的。想问问,如果大批量定礼盒的话,你们店里谁能做主?”

    “是这样的,我们看订单金额大小。订单金额低于50万的话,直接找店长谈,如果金额高于50万,我们区域经理会出面谈。”

    程纭赶紧给秦殊使了颜色,示意她搭个腔,秦殊赶紧吞下口中的酒水,“你们经理是你们的负责人吗?”

    “是的。我们开店以来最高负责人一直就是我们kuani经理。”

    “kuani?”听这名字不像是中文名字也不像是英文名,日本人?也不像。

    “你们经理哪里人?这名字取得有点奇巧。”

    店员开始觉得这两太太有点奇怪。但也没想太多,开店迎接的就是形形色色的人。有的客人爱问话也不是没有。

    “50万。不,那个……1万吧,我打算订1万的货。什么时候可以见见你们经理?”

    店员听到这个数字简直乐开花,这是开门红啊,第一天正式营业就有这么好的业绩。。

    “我们经理是印尼华裔。名字是跟咱们的有点不一样。她现在可能在其他店铺巡查。要不您留个电话,我让我们经理跟您约时间。”

    “现在可以预约吗?我们就在这里等。”程纭和秦殊对看了一眼。

    店员令两人在店里稍等,就去给了kuani打了电话。

    不出半小时,店外停车位的一辆车上下来了一位女人。刚走到店门口,所有店员都整齐立正,齐声向来人问好。

    程纭紧紧抓着放在膝盖上的手提包,在这半小时是既兴奋又紧张又有点窃喜,还带点欣慰。终于要见到儿子的心上人了啊。

    这短短的三十分钟,她连儿子婚礼的流程啊,宴请的宾客啊都草草想了一遍。打算回去就提前跟老凌好好商量商量。

    想着有空啊,赶紧去某品牌店定制几套衣服啊礼服啊,那牌子的设计师订单特别紧,都要提前半年去预定,以免时候来不及……

    听到店员的问候,两人眼巴巴望向来人。

    很快程纭和秦殊一阵惊吓。

    kuani从小在苏门答腊岛长大,所以生活习惯乃至外表、审美都有浓浓的异域风情。

    她皮肤虽不至于像土著那么黝黑,但是却与白皙没有多大相关,有点介于黄与黑之间。再配上深粉色的唇膏,粗黑的眼线,再搭配上巨大的金属耳坠。

    一看就是典型东南亚女性。

    与许涟漪不一样的是许涟漪从小在国内长大,之后才移居的印尼。俗话说“三岁定八十”,可见人生最初成长的阶段对往后的影响有多大。

    所以许涟漪即使在印尼生活了几年,生活习惯和外表都没有太大改变。

    而kuani三代人都定居在印尼,虽然很多华裔对自己的祖国都有特殊的情感和向,但是其实并没有在国内生活过,所有对祖国的认知皆来自于祖辈的回忆和描述。

    印尼还是有许多人崇尚“以胖为美”。认为胖是“富有”的象征,因为家庭富裕,物质富足才能如此“富态”。

    很不巧,kuani就是属于这一类。

    说难看吧,程纭觉得不能歧视不同的审美。说好看吧,实在是跟心目中想象的媳妇有点差距。

    不是有点,是截然相反。

    和大多数母亲一样,从儿子的条件出发,一开始总想找个样貌,家世,条件都与相当又讨儿子喜欢的,渐渐的她觉得可能要求太高,那就样貌和儿子相当,能力嘛有最好,没有也没有关系。

    后来开始传出儿子是同性恋这件事。她就觉得吧,媳妇是个女的,讨儿子喜欢就行。

    一直到现在,她觉得儿子喜欢就行了。

    可如今……

    秦殊紧紧握住程纭的手,就怕一时受不了刺激晕了过去。

    “要不?咱们再问问绍元,指不定就是认错了人。”

    秦殊当下只觉得程纭欲哭无泪。

    “我看错不了了,店员也说了,一直以来的最高负责人就是这位。秦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程纭也没有太多印象了,实在是这波冲击太大,久久缓不过来。

    只记得在秦殊的帮助下,刷了卡,吩咐回头东西送到昊天集团的办公室。

    之后就回了家。

    所以在不久后那个新年,昊天集团所有的员工都收到了来自于老董事长夫人的新年礼,个个感叹老董事长夫人就是大手笔。

    “你老实跟我说,你说你中意的那姑娘是不是印尼华裔?”

    根据袁兵的调查,是这样的。

    “嗯。”点点头,看来母亲是对他昨日说的话上了心呐,“调查过了?”

    果真就是那经理!

    “儿子啊,你跟妈老实说,就真的非她不可了?”

    凌绍元点点头,一脸坚定。“非她不可。您介意国籍问题?”否则怎么看起来颇为不满的样子。

    “随口问了几句罢了。你走吧。”碍眼!

    锦绣佳人……

    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她这儿子会不会是几年前那件事打击太大,心理有了创伤。

    不然不能啊,口味转变这么大。

    寻思着回头联系联系心理医生,母子俩都需要瞧一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