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许家小姐好像变得不一样
    时间不知不觉就步入了十月。是金秋也是国庆节。

    以往的这个时候,许涟漪只在华人频道里看到相关的国内新闻。

    许涟漪显少看电视,除了偶尔关注财经新闻,有时间的话她会看看纪录片。

    回到国内有时候不看也会将电视打开。

    墙上的液晶电视播放着**广场隆重的升旗仪式,步子整齐的仪仗队,熟悉的国歌,数万群众聚集在广场上挥动五星红旗。

    宽大的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就连侧街的小摊子都人满为患,很多老牌小吃店都需要大排长龙。

    这也是金巢斋选在9月开业的原因,接下来的国庆节,圣诞节,元旦,春节,情人节等接连的假期都会给商家带来大量客流量。

    各大商家在店面的布景上颇费心思,皆在迎合这个节日,气氛着实浓郁。街上人头攒动,娱乐场所客流进出不暇。有关部门为了这个节日也加强了人员维持交通秩序。所有的酒店和商场的电子屏皆显示剩余车位0位。

    此时当地电视台画面里,正采访街头行人今日什么行程。

    画面切换到泉城最大的商场昊天百货还举行了国粹大赛的时候,许涟漪正在厨房的吧台上手冲咖啡。屋子里弥漫着一股特殊的清苦香气。

    尖嘴壶从中间开始向外划圈,几个回合之后收手,咖啡粉开始膨胀。

    一杯完美的日式手冲就这样做好了。

    所谓国粹大赛无非就是打麻将。十几张方形桌在摆商场的中央,周围密密麻麻,男女老少一圈人围观,场面也算壮观。

    真是噱头,许涟漪嗤之以鼻。

    电视里热闹的场景,显得这层公寓更加寂静。

    要不出去走走?

    其实她不喜人多,她喜静。也许是久未返乡,昔日熟悉的城市带来的归属感让她萌生了出门的念头。

    也罢,去看看也好。

    虽说是秋季,但是十月的泉城依然炎热。

    就这样,许涟漪穿着一条有着民族图腾的红色灯笼裤,和白色t恤,就这样踩着夹拖下楼。

    一路上的她笑意荫荫,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突如其来的这种怡然自得让她想要去抓住点什么,又不知道该抓住些什么。

    穿着仿若异国女子的许涟漪,穿着夹拖露出了大红的指甲和雪白脚趾上的小戒指。路上许多人对她侧目而视,但是她依然我行我素,看到有自己感兴趣的小玩意还会在摊子面前停下里瞧一瞧。

    但是这不禁让她想起了kuani抱怨每次出门,因为外表的原因,总会有客人对她从头打量到脚,紧接着窃窃私语。

    确实,无论是好的评论还是坏的评论,没有人愿意被评头论足。

    华人和印尼人相处久了,潜移默化中总是会诸多习惯与印尼人相似。许涟漪安慰她,这里不似印尼,不同种族,多元文化,大家见惯不怪。她们看到装点打扮不一样的人总会好奇,没有恶意。kuani总会皱着圆圆的鼻子,嘟着粉红又微厚的嘴唇说:“这么大的国家,竟然包容度这么低。”

    许涟漪和阿强总是微笑着宽慰她习惯就好了。

    对了,想到这里,不知道那两人今天做什么?她察觉到自己真的是太失职了。大小事情都是那两人在操心,她最近似乎松散了一些。说好听点是负责人,实际上就是摆个身份,到货了对品质把关一下罢了。

    这么想着,转身就往最近的分店走去。

    许涟漪站在装修传统而古典的店门口观察了几分钟方才入店。几位店员都在忙碌招呼客人。店长刚将客人送出店门。

    看到许涟漪有几分惊讶,但是很快想上前打招呼。许涟漪摆摆手势让她继续去忙碌,不用顾虑她。

    店长心里难免忐忑。从事销售行业时间也不算短,换过几次公司,接触的老板也挺多,这位不知姓名的anita小姐算是特殊。没有什么派头,对人有礼。第一次见面是在欢迎宴上,她说:“各位愿意加入我们这个团队,是我们的荣幸。往后金巢斋还需要各位的协助。我是你们的朋友anita。”

    她还说:“公事上有需要协助的可以找kuani.khang.小姐,她是你们公事上的全权负责人。公事找她,至于私事上有需要帮助可以找我。如果你们愿意把我当朋友的话。”

    看看这位anita小姐,一句场面话说的娓娓动听。乍听之下是说公司重视员工,上司下属也能一家亲。实际上她是在告诫各位:公司会厚待各位,但是希望各位公私分明,不要越级报告。

    许涟漪学到的第一条管理守则:做事就不要做人,做人就不要做事。

    kuani和他们注定也做不成朋友了。所以许涟漪才会说私事找她。

    红脸白脸都要有人唱才行。

    许涟漪在店里逗留不久,今天的人也有点多。她就像是许许多多只看不买的其中一位客人一样,看了几样产品就走了。

    这家分店的店员不知道她走出店门没有多远就打电话给kuani。

    “通知各位店长,明日班前会再强调一次样品摆盒之前一定要风干再摆盒。盒子里有着水蒸气呈给客人像什么话。”------是是是。我今天一定通知下去,避免再一次。

    店面筹备期一直有进行相关培训,从仪容仪表到产品的相关知识都有多次强调。想来是某个店的店员偷懒了。

    “今晚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叫上阿强,7点见,地址我会发给你们。”

    kuani在心里惊呆,就因为样品没有风干这件事?

    “如何?”那头的许小姐还在等她的回复。

    “好的。”……

    接下来,许涟漪花了一个下午,试了几家东南亚菜系餐馆的菜,都不甚满意。不是奶油太多就是不够酸。

    许涟漪不免有点沮丧。

    泉城地处南方沿海,海运交通便利,经济发达繁荣。想找一家印尼菜餐馆当然不难,但商人利字当头,盈利是首要,为了吸引客流首先要迎合当地人的口味,所以菜色肯定略有改良,不够地道。

    而泉城菜肴虽然菜变法多样,细致讲究,美味可口但是毕竟口味差异。几次闲聊中,那两人都提过饮食非常不习惯。

    离家这么久想必谗坏了。

    正想着要不麻烦京鸿帮忙找个厨师,昊天旗下多家酒店,应该可以找到。

    正想着却是收到了吴津津的短信,约她一起过节。

    商业街两边小摊都挤满了边走边逛的路人。小孩学生人来人往,打字不甚方便,许涟漪便回了电话。

    “嘻嘻,我以为你会很忙。京鸿让我少纠缠你,你有工作。”电话那头是吴津津清脆的声音,貌似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许涟漪有点怀疑她这几年到底长大了多少,除了做母亲。

    “我在街上。人很多。”

    假日傍晚,人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逛街?!一个人?”唔~,电话那头发出吴津津类似撒娇又类似不满的抗议,“你怎么不约我?我都要无聊死了,本以为你会很忙忍着不给你打电话,可你倒好,自己跑去逛街?!”许涟漪不禁把电话偏离耳朵一些,远离吴津津的咆哮。

    约你?挺着大肚子?

    之后京家太太“强势地”让她站着别动,会有人去接她。

    在等“人”的这段时间里,许涟漪一直挂心着她的两位下属。

    不管了,厚着脸皮找京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