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许家小姐好像变得不一样(3)
    许涟漪下了车,就看到京家小太太在草坪上忙前忙后。用人已经将烧烤架架好来了,还有铺着洁白桌布的长桌。

    看来京家小太太今天是心血来潮想要在花园里来个小自助餐。

    秋高气爽的天气,确实很适合露天活动。

    京鸿朝着他的小妻子走过去,问她今天胃口如何,吃了什么,有没有不舒服之类的。没有过于亲昵的举止,但是眼波里流转的爱意是骗不了人的。

    两人之间那种无形的互动,总是让旁人自觉将空间留给这对夫妻。

    许涟漪找了个离他们两人有点小距离的石椅上坐下。

    吴津津跟京鸿聊了两句之后才想起京鸿是去接的许涟漪,转头找了一下。

    美人树下,笔直长腿优雅交叠,手臂环胸,许涟漪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

    看得吴津津有点小害羞。因为是双胞胎所以肚子比平常孕妇大的快,已经看的起微凸。

    京鸿在后面喊着脚步微快的妻子,“哎——,慢慢走,别跑!”

    吴津津却只顾露出可爱的小虎牙,笑着往许涟漪的方向走来,脸蛋还有刚刚害羞而留下的红晕。

    “慢点。孕妇都跟你一样有精力?”

    “哼。”吴津津挨着许涟漪坐下,手臂硬是用力钻进许涟漪津津环胸的手臂,亲热地挽着她。

    “自己生一个不就知道了。”说完头挨在许涟漪肩膀上哈哈大笑。

    “没个正经。”许涟漪瞥了它一眼。

    “怎么没个正经了?难道你没有幻想过将来自己有自己的孩子。听别人讨论生孩子要痛个几天几夜,你不怕?别说你没有想过,我不信。”

    京家太太有点得意忘形。

    没有听到许涟漪的回答,她抬头看了眼旁边的人。许涟漪皮肤很白皙,耳朵的轮廓形状很好看,耳垂圆润,打了好几个耳洞。

    她的小姐妹今天很随意,别有一番风情。没有华丽昂贵的服装,没有任何贵重饰品的衬托,没有任何精致的妆容,但是今天的许涟漪美的很耀眼。

    像是一种洗尽铅华,回归本真的美。

    想过,怎么没有想过?只是现在她不想了,也不敢想。

    “看什么,直接从大马路上过来。”许涟漪的意思是,本来只是想一个人随意逛逛,所以没有穿的很正式。

    吴津津又还原刚刚的动作,重新挽着许涟漪的手臂,头挨在她的肩膀上,闻着她身上自然的橙花香味。

    “看你变得比从前迷人,想着如果当初你没有走我们会是什么样?又想你是不是什么时候又突然消失。”

    吴津津觉得今天的许涟漪变得有点不一样,又说不来哪里不一样。

    这让她不禁愉悦起来,又好似回到从前。

    微风不燥,时光甚好。

    京鸿在家里转了转,吩咐了厨房准备晚餐。吴津津这个人总是虎头蛇尾,除了追京鸿这件事之外,万事她总是开个头,让别人帮她结尾,例如下午打电话给京鸿说想趁节日在家里办个聚会,这下又不管聚会的事了。

    想一出是一出,这不,见了许涟漪,什么都忘了。

    京鸿叹了一口气,也罢,反正不危及人身安全的事,也就不算事。自从有了吴津津,经常都这样宽慰自己,否则只怕要早生白发。

    想着就往楼上走去。将时间留给楼下两人。

    想着要不要给凌家大少爷知会一声,电话打还是不打?算了,还是打吧。

    楼下许涟漪像突然想起什么,问京家的厨师是否有略懂印尼菜的,不需要精通。

    没鱼虾也好,请不到大厨,但总要来几样符合那两人口味的菜吧。

    顺便讨论晚上准备点什么娱乐。其实许涟漪这个人,没有什么娱乐,或者说她喜欢的娱乐在很多人看来其实都乏味。

    例如,例如练习书法,例如去博物馆。总之在吴津津看来都是会令人大打瞌睡的事。

    但是只要身边的人邀约,她都不会抗拒。

    边听着吴津津的滔滔不绝,边往厨房走去。

    说来也巧,京家厨师的祖母是邦家岛马布尔人,年轻时候吃过祖母的菜,对印尼菜虽不精通,但是对做法略有了解。所以凭着印象和许涟漪的描述,再结合厨师的经验竟然也做出了几道像模像样的印尼菜。

    许涟漪显少在脸上表现出大喜大悲,但是此刻心里的喜悦流露在脸上。她和吴津津说了想邀请kuani和阿强一起过来的想法,征求她女主人的同意。

    爱热闹的吴津津当然喜闻乐见啦。

    而这里接到了京鸿偷偷报信的凌绍元,正想着怎么名正言顺地打入京家和许涟漪再来个“巧合”。

    掏出手机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妈,晚上京鸿说在家里办了一个小聚会,让我接你们两老过去热闹热闹。”

    京家没有小矮桌,许涟漪借了一张桌布平铺在草坪上。

    吴津津好奇地问,“这是要假装在野餐?”

    “不是。”许涟漪将做好的印尼菜放在桌布上,“在印尼,很多人习惯席地而坐,部分华人在那里生活久了也有这种习惯。kuani家里人都这样。”

    “啧啧,看不出来呀,你竟然这么体谅下属。”

    “他们为了我,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生活上诸多不习惯。我为他们设想一下有什么难的?很多不便都可以克服,但是民以食为天,饮食不习惯是最难克服的。难为了他们。”

    吴津津笑了笑,只对她说还需要什么尽管提。

    她突然想问问她,那你不在的这几年里,有没有人也为你着想?

    她的小姐妹看起来冷冷淡淡的,对谁都不慎热情,但是她总是比任何人都心存柔软。你对她好一分,她便回报你十分。

    这样一个至情至善的女子,为何却爱而不得?却要为别人的私心和丑陋买单,背负着枷锁过的举步维艰,四处茫然。

    吴津津吸了吸鼻子,做了母亲之后,她是母爱泛滥,比从前多愁善感。

    某一种程度上,她以母亲的角度心疼着许涟漪。如果以后她的女儿像许涟漪遭受一样的经历,她只是想想心都要疼死。

    这头收到地址的阿强两人正纳闷着怎么许小姐突然约他们共同进餐?

    向来直来直往的许小姐就算是对他们工作有任何不满总是直说。不会像很多华人老板绕弯子,先请吃饭,然后在借吃饭之名,行说教之实。

    今日是中国的节日啊,今日过后他和kuani 都有很多事要忙。许先生私下有交代,能不打扰许小姐的就尽量不要打扰她。

    门卫跑过来说有一男一女两陌生人自称是许小姐让他们过来的。

    是阿强他们。

    阿强和kuani都还穿着工作时候的正装。

    “oh my god!!oh my god!!”kuani看到桌布上的几道家乡菜。激动得一口印尼口音的英语大呼小叫。相比之下,阿强显得淡定许多。但是隐隐僵直的眼眸泄漏了他的喜悦。

    “gado-gado!!啊~!!tempe!!”是印尼常见的凉拌什锦菜和豆酵饼。还有印尼小吃炸香蕉,糯米糕,牛尾汤和涂酱羊肉串。

    “因为材料有限,厨师就凭着印象做了一些,你们将就一下。改日我另请人给你们做。”许涟漪略有遗憾地对着阿强他们说。

    “够了,谢谢anita小姐。”

    是的,在许家,只有许世宏一家还有邱伯才知道许涟漪这个名字,其他人都只知道anita,而他们也是后来许涟漪成为他们的直属上司以后才知道原来anita还有个名字做‘许涟漪’。

    “公事上我们是上司和下属。生活中,我们就是朋友和亲人。所以不必拘束。”

    “嗯嗯嗯……”kuani点头的同时,抓起个豆酵饼沾着酱料吃起来,别看她工作起来能力丝毫不逊色,一下了班就是个大马虎。此刻眼里只有咖喱咖喱,没有发现阿强因为许涟漪一番话,内心几乎要感动涕零。

    这样和善的许小姐在雅加达从未见过。印象中他家许小姐心存宽容但为人不苟言笑,有时候甚至像个小老太太一般。也许只是以前相处太少,了解太浅。

    随后阿强脱了皮鞋,也在桌布上盘腿坐下。对面的kuani还用马来语说着早知道不应该穿套装来,坐下来都不方便,影响她的食欲。

    阿强有点囧,但是没办法,她的size就不是常人所有啊。没得借裤子给她换。

    许涟漪听了只是淡淡地笑,就这样静静站在灯光下看着席地而坐的两位下属。

    人容易满足真好,就像kuani,没有什么是一顿咖喱饭不能解决的?

    他们的许小姐在回到国内以后,貌似情绪不似在雅加达那么平静,仿佛心思柔软了许多,从前显少看她表露情绪,更不用说体恤下属。

    此时京家夫妇对许涟漪带来的这对下属也是好奇的很。席地而坐,用手抓饭。

    “他们在说什么啊?你也这样吃饭?”吴津津抓紧了许涟漪的手,生怕她回答一个“是。”

    许涟漪看了她一眼,“只有一次。”

    吴津津:“……”

    “第一次吃张鸭饭的时候,体验过一次。”看着吴津津皱的都要变形的小脸,许涟漪在心里白了她一眼。“店里没有提供餐具,所有人都用手抓。那家店还有许多明星造访。”

    吴津津:“再见。”

    所以托京家小太太的福气。又是一次“万国宴”。

    京鸿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自许涟漪第二次出现以来,他承认他一直都用着带审视衡量的眼光在观察着这女子。

    他在审视许涟漪的一举一动,推测她这次回来的目的是什么,衡量凌绍元挽回她的几率有多大。

    凌绍元为爱昏头,当局者迷。但他是旁观者。

    不要怪他小人之心,就算不为兄弟也要为了妻子。

    这位女子眉眼依然淡漠,但是谁都不能保证这几年发生了什么事。就单单这几年花费诸多人力物力都寻找不到此人。而如同人间消失的人,又突然出现在他们视野里这件事,就让他不得不多留个心眼。

    几日前工作上碰面,他调侃了凌绍元应当自求多福,许涟漪如今可不是当时不谙世事的女子。从前或许吃软不吃硬,如今怕是软硬兼施也不一定有效果。

    凌绍元却只是淡淡地说:“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不同,从前她也是这样一次一次出其不意,颠覆我对她的印象。”

    看着兄弟势在必得的样子,感觉是没救了。凌绍元这辈子如果不是娶了许涟漪,那么就只能是孤独终老了

    赶在上飞机前发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