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许家小姐好像变得不一样(4)
    吴津津是好奇宝宝,kuani又是个滔滔不绝的主,有时候口音和语言障碍啊要一直重复多次讲解,所以阿强在旁边充当翻译校正。这顿饭到目前为止笑声不断。

    厨师陆陆续续将菜端了上来。

    许涟漪要了一瓶伏特加和覆盆子汁。兑了两杯颜色迷人的粉色液体。

    加了糖,一杯给了京鸿。两人轻轻碰了一下杯。

    旁边又传来了kuani和吴津津的笑声。

    “真的吗?新郎和新娘要这样不穿衣服然后膝盖压膝盖一天一夜吗?那岂不是很痛苦,让我跪几分钟我都受不了。”

    “对对对,隔天新娘跑,新郎追啊,一直到找到那种很大的树,然后才开始做唔……。”

    来不及说完就被阿强塞了一个炸香蕉。

    “就是国内说的入洞房。”阿强补充。

    “……”所以kuani刚刚是想要直接说那种事?

    kuani在讲外岛某个部族的婚礼习俗,听的吴津津目瞪口呆。

    一个听一个讲,俨然是自来熟。

    几个人很快又进入了下一个故事。

    不远处又来了一辆车,黑色程亮的车门打开。下来了一对打扮简单但不掩贵气的中年夫妇和……一位身形俊挺的男人。

    来人是凌绍元。

    京鸿明显看到许涟漪刚刚的好心情都因为某人的出现被打的烟消云散。他拿起酒杯碰了一下她的,提醒她,“他的父母亲。”

    许涟漪一饮而尽。

    当年她和凌绍元的父母亲差一点就婆媳相见。但是现在,她一点都不想多生事端,她不想让凌氏夫妇知道她就是许涟漪。

    可恶的是那个该死的男人带他父母亲过来做什么!

    正不动声色地想着如何顺利避开。

    kuani突然兴奋大叫起来!

    “程女士!你怎么在这里呢?”也许是刚刚轻松的氛围还萦绕在周围,kuani对客人第一次如此大喊大叫。

    不同于kuani的激动,程纭其实从面部到脚都开始僵硬。

    她就说儿子今天怎么如此好的兴致和孝心,这可是要介绍心上人给她认识?

    京鸿家里来了人,虽说也是身为客,但是礼貌性地招呼还是要的。许涟漪往阿强的方向靠近。

    “这位就是那天我说的下了大单的程女士。” kuani向着阿强和许涟漪介绍。

    程纭不甚自然地呵呵笑着。夫妇俩分别与阿强和许涟漪握了手。

    “我是anita,感谢程女士对本店的支持。”许涟漪的手很柔嫩很温暖。顺便转身也与凌峰握了握手

    程纭不禁多看了两眼,民主色彩浓厚的裤子穿在她身上显得一点都不突兀,甚至有点好看。

    程纭对这第一次见面的女子有着莫名的好感。

    这要是,这要是她的媳妇就好了。

    一转眼又看到了kuani,她压抑住了捂脸的冲动。

    找了个借口说要等秦殊便拉着丈夫走了。

    此时,秦殊也带着甜甜回来了。路上堵车,便耽误了。

    夜幕低垂,散落几颗零星。

    吴津津依然兴致勃勃地在草地上占据着kuani和阿强讲异国趣事。

    吴津津对故事好奇,许涟漪对甜甜好奇。她抱着甜甜坐在吴津津的旁边。甜甜也不怕生,嘴甜地叫着姨。

    她和阿津有四年的友情空白,对吴津津的印象一下子从青葱少女转变成为人母,确实有点转不过弯来。

    严格意义上来说,许涟漪第一次抱着么小的幼童。以前总会听别人说做了母亲之后对孩子有多深多深的感情,但不是自己经历,无法想象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她一直以为自己可能不会像别人所形容的那么爱自己的孩子,现在她明白,只是还没有遇上。

    现在仅仅看着甜甜胖墩墩的小手往嘴巴里塞着好吃的,奶声奶气地说着话,她的心都要融化了,这要是自己的孩子的话,她无法想象自己的心会是如何地柔软。

    京家的草地上很久没有聚集这么多人了。几位老人占据一角吃饭聊天。

    只有程纭稍显心事重重,偶尔还能听见她微微叹一口气。

    秦殊本安慰她:“年轻人谈恋爱最忌讳阻止,你越是阻止他们这个逆反心理反弹就越大,越要在一起。我看由着他们去,指不定那天就散了。”

    所以她才拒绝了凌绍元带她去见心上人的提议,可如今……

    也罢,儿子早就不是冲动的年轻人了,他做事从来都是稳狠妥当,说一不二。如今这架势程纭觉得可能就要成定局了。

    凌家几代人的优良基因如今可能要重组了。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看着甜甜可爱的小身影,程纭不敢想象将来自己的孙子孙女是个什么模样。

    倒是抱着甜甜的那位,她是越看越喜欢。

    可惜儿子就一个。

    过了一会儿,京鸿把甜甜抱走喂食。许涟漪坐在高脚椅上,端着酒杯半靠着桌子,凌绍元不远不近地站在她身边。很正常的社交距离,仿佛她和他不熟。

    看了一眼母亲的方向,再看了一眼草地桌布的方向。最后不经意地瞥了身边的人一眼。放下酒杯,他拿起碟子夹了一些好入口的菜,不动声色地推到许涟漪面前。

    许涟漪没什么表情,但是脸色不算好。睑着眸子看着前面的碟子。

    其实她比较想做的是掀桌。

    “我不饿。”

    许涟漪试了一整个下午的菜,都是重口味,漱了几次口,现在还觉得嘴巴里还都是各种香料味道。着实没有什么胃口。

    再说了,再见到凌绍元虽然没有第一次冲击那么大,但是平静下来的许涟漪一想到要面对这个男人就让她感觉特别疲惫。她知道只要他愿意的话,总有办法让她屈服。而她不想屈服,所以这种力不从心的感觉让她总想回避。

    “我本以为你不会想在人这么多的情况下,和我有太亲密的接触,但现在看来你好像不介意。说不饿的话是想要我喂你?”

    原本带父母来,一是料想如今的许涟漪不会想跟他有任何牵扯,自然也不想被他父母注意到,毕竟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当年的他们就差见家长最后一个步。所以今晚她纵使不想看到他,也会低调处理,动作不会太大。

    二是他想让她见见他的家人。

    没有为什么,他就是要将她往自己的世界拽,私心里总不想让她对这座城越来越没有留恋。

    京鸿说的对,从前的许涟漪吃软不吃硬。只要使用怀柔政策,她会服软。但如今软硬不吃的她,确实令人头疼。

    他也想过跟她解释珊珊的事情,但以这样的情况,即使解释了,就算她不再介意他与珊珊之间的感情,也不见得她就会重新接纳自己。

    人到一定的年纪,积累了一定的阅历和财富,体内的冒险因子总会跑出来作祟。凌绍元也不例外。

    他迟迟不解释就是想要赌一把。

    赌许涟漪对他是爱多一点还是恨多一点。

    他感觉得到,她对他不是完全没有感情。她的内心有两股矛盾的情绪正在天人交战。所以许涟漪接下来是感情主导还是理性主导都跟他怎么做息息相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