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许家小姐好像变得不一样(5)
    “凌绍元,你这样做并没有任何意义。”顾及到周围还有几位长辈和下属,许涟漪肢体没有太大动作,表情也很平静,所以想当然语气也够克制。

    心跳声好似在耳边,其实她想问的是“为什么?”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答案都注定没有结果。

    “如果我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的话,那你的反抗也一样没有意义。”

    许涟漪深吸一口气,下了椅子往主屋内走去。

    惹不起还躲不起?

    可这是别人家还能躲哪里去,只能是洗手间。

    她应该庆幸自己今天没有化妆,否则连洗把脸冷静一下的都不行。

    出了洗手间。冷不防一个声音传过来,吓了她一大跳。

    哬-----许涟漪倒吸一口冷气。

    “跑什么?”凌绍元双手环胸背靠在转角的墙壁上等她。

    许涟漪离他很近,但她不看他。凌绍元一如既往地白色衬衣黑色西裤,更加衬出他的气势逼人。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被惊吓后的愤怒夹杂着压抑了一整个晚上的情绪让她此时再也隐忍不住。

    “我想要做的可多了,你真的想要知道?”轻佻的语气带着几分暧昧。

    对方一派自然的举动和自己波动甚大的情绪形成鲜明的对比,让她气势上一下子就落了下风。

    “你想多了,我没有兴趣。”说完既往外面走去。

    凌绍元眼疾手快扣住她纤细的手腕。将她往怀里一带,牢牢圈住她的腰。慌乱和本能让许涟漪开始挣扎,她看了一眼门外,生怕有谁就这样闯进来看到这一幕。

    “你放开我!你到底要干嘛!”

    身后的男人转了一个方向,将她重重抵在墙壁上。

    他要看她,仔细地看她,将她的模样深深刻在眼眸里,脑海里,心里,人生里。

    一样浓黑粗细适中的眉眼。不算高挺,但是分明的鼻子。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有很深的痕迹,常年保持运动习惯而拥有的紧实充满健康的体态。

    只是相比从前,添了一丝成熟,一丝女人味,更加冷艳。

    “你可以再大声一点,反正我妈对你这个媳妇满意到不行,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在。”那平淡却不容忽视的语气,许涟漪几乎可以想象出他嘴角咧出幸灾乐祸的笑。

    她每用力一分,他便使力三分,她用力五分,他便用十分。最后许涟漪挣扎到手腕发红,依然被他用怀抱抵在墙壁上无法动弹,仿佛是被嵌在他身体里的一部分。

    就连喘气都能促使自己多贴近他一分。

    这身高势均力敌的两人,如今肢体交缠,耳鬓厮磨,窃窃私语。怎么看都是关系匪浅的样子。

    这男人一副深情不改当年,非她不可的样子算怎么一回事?

    怒极的许涟漪却是笑了。

    “满意?我倒是想知道能有多满意,如果凌夫人知道自己未来的媳妇曾被别的男人脱得一丝不挂,摸光,看光不知道是不是还会像你说的那样,从前满意,现在也满意?”

    “闭嘴!”

    不说?为什么不说?

    “如何?堂堂昊天集团的董事长,出身显赫,才学优秀,外表俊挺。多少世家子弟望尘莫及,名媛淑女梦寐以求。可到头来呢?找的女人竟有如此不堪的过去,不知道凌老先生和夫人会怎么看?一众董事们怎么看?广大员工和股民又会怎么看你呢?凌先生人生里需要交代的人何其多,何必栽在我身上?你的父亲母亲,一辈子风光无限,受人尊敬,你忍心让他们晚节不保?”

    许涟漪故作轻松地说一些轻贱自己的话,随着她多说一句,凌绍元的手劲便增加一分。许涟漪觉得自己的骨头越来越痛。

    不过没关系,灵魂再痛的日子她都熬过来。区区**的痛算什么?

    “再或者,茶余饭后会怎么说呢?让我想一想。对了,如果我们在一起。你知道网友人肉扒皮最厉害了。如果他们知道绑架凌先生太太的凶手至今逍遥法外,竟然是因为……”

    凌绍元以吻封缄,他不想好看的红唇里吐出令人心如刀绞的话语。这张美丽的红唇可以说出一口好听的牛津英语,说出难懂的西班牙语,可以用最简单的语言说出最动听的情话,但绝对不应该化成利刃剖开自己的伤口给别人看。

    他知道她依然怨他,事情远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但是她痛,他比她更煎熬。

    凌绍元面色凝重夹杂心痛,许涟漪看着他微皱的眉头和微湿的眸子。无形之中她也跟着难过起来。

    时间仿佛回到了天地变色的那一天。

    被泪水,混乱,无助,迷茫,慌张,痛苦,绝望充斥的一天。

    凌绍元紧紧抱住她。

    凌绍元:“涟漪,涟漪!你听我说,黄瑞成已经找到!我一定不放过他,你不要怕,什么都不要想。在这里等我回来。”

    许涟漪慌乱:“是程珊珊!是程珊珊!是她,她在哪里,为什么找不到她!!我要杀了她!”

    凌绍元安抚她:“你冷静一点,不要冲动,我会处理,你什么都不要做,等我处理。”

    许涟漪:“她在哪里?我要见她。”

    没有回答。凌绍元没有回答。

    许涟漪挣开他的手:“我要报警!”她去找电话。手却颤抖得不知道报警电话是多少。

    凌绍元将她拉回怀里:“涟漪,黄瑞成才是主犯。已经找到了,我去处理,我会联合警方处理,相信我好吗?

    许涟漪:“那她呢?她怎么处理?”

    再一次没有得到答案。

    凌绍元的逃避让许涟漪开始感觉到凌绍元反常和事情的不对劲。

    凌绍元一向有力的双手牢牢握住她的双肩。眼神无奈心痛地看着她,“我们先处理黄瑞成,珊珊的事我们再慢慢说好不好?”

    许涟漪不断地摇头,她的手指和她的脸色一样惨白,但像是抓着随后一根浮木一样死死抓着凌绍元胸前的衬衫,“为什么?为什么呢?他们明明是共犯!”

    “绍元,不对,不是这样的,我求你,求你,是她,是她给我下的药,不是别人,她才是主谋!你不要放过她好不好?我求你了……”她哭的歇斯底里,肝肠寸断。

    她开始慌乱。她有预感,她仿佛要抓不住什么了。她的目光开始涣散闪烁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最后只换来眼前人的一句,“我已经将她送走……”

    眼前的景象就像是最后一根浮木也被水冲走……

    他们互相看着对方。许涟漪眼里的不敢置信,凌绍元眼里的无奈痛心和一丝决绝。

    许涟漪第一次卑微虔诚地哀求别人是在那一天,她第一次无比绝望的哭泣也是发生在那一天,也是在那一天,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会自我了断,因为当生命的绝望遥遥无期,便唯有寄托死亡将此带到尽头。

    他吻得很用力,许涟漪的嘴唇除了麻和肿痛,没有其它感觉。在尝到了泪水咸湿的味道后,微放开她,沿着脸颊的泪痕轻柔爱怜地慢慢吻回她的眼眸,替她收回所有的泪水。

    “凌绍元,我绝对不会原谅你,你们!诅咒你和你最亲爱的‘妹妹’这辈子‘兄妹情深’,然后下辈子在地狱里挣扎不休。”许涟漪将‘妹妹’和‘兄妹情深’咬得很重。

    犹如地狱来的女撒旦。凌绍元第一次知道绝美的女子也能有狠绝无情的笑,像是最美嘴角开出了一朵有毒的曼殊沙华。

    美不胜收却可能毙命。

    褪去淡漠外表的许涟漪,此时彻底将她愤怒,不甘,戾气的一面展现在凌绍元面前。

    她在表态,也是摊牌。

    换成旁人会开始绝望,可对于面前的这个男人,却是仿佛在经济低谷嗅到一丝商机气息,开始热血沸腾。

    有情绪,有**,便有突破口,便是契机。

    许涟漪若脆而不坚,他便呵护到底;若是狠绝执着,他便战天斗地也要将她牢牢看住。

    即使鱼死网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他也要将她留在身边。抵死纠缠总比过的行尸走肉的好。

    “许涟漪,就算下地狱我也会拉着你的。我不管你怎么想,别人怎么想。总之,你最后一定要来到我身边。你愿意也好,我被我强迫也好,结果都不会有什么不同。我会给你时间慢慢适应,但是不要耍伎俩,不要逃避,如果你逃的话只会让你更快来到我身边。”

    许涟漪睁大眼睛想要瞪穿这个男人。

    “不明白我的意思?那我说得更直白一点。知道沼泽地吧,从你回国的那一刻起便是踏进了沼泽地,越是挣扎,便被吞噬地越快。涟漪,你懂我的。”

    外面草地上。

    不知道屋内已经几番轮转的人终于发现少了两个人。

    细心的阿强终于发现许涟漪消失了有一段时间。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便站起身去找许涟漪。

    在草地上瞄了一圈,没有看到人,便往主屋看去。

    京鸿注意到阿强应该是开始找许涟漪。他动作不急不缓地将甜甜交给自己的母亲。脚步快速但是不凌乱地朝阿强走去,顺势拦住他。

    “这位先生。方便聊两句吗?”

    “您好。京先生。”阿强礼貌地朝他点了点头。

    “我听涟漪称呼你为‘阿强’,但不知道全名如何称呼?”京鸿总觉的这个叫阿强的人,很眼熟。以他的记性,若是正面接触过的人,没有道理一丝印象都没有。

    “鄙人姓邱,邱少强。”

    “邱先生跟着涟漪一起工作多久了?一直在雅加达吗?”察觉看出来了京鸿似是想要打探什么。

    在来中国之前,许先生有特意找了他和kuani谈话。没有说太多重要的事情,就交代说去了那里,照顾好许小姐。工作上的事其实不难,不是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打扰她,倘若遇到许小姐的故人,不许透露太多小姐的过去。也不要在陌生人面前直呼她的中文名字。

    照他推测,许小姐在去雅加达之前应该是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还有与今天的几位有特殊交情。

    接下来他与京鸿对话也是小心翼翼,不敢透露太多。听闻这位京先生和刚刚的那位在商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不可小觑。从华人在印尼的经济地位就可以看出,中国人经商手腕不一般,更不用说商场混的风生水起的人物了。

    “邱先生既然是涟漪的朋友,便也是我们的朋友。有空欢迎常来。”京鸿也不多问,许涟漪看的上人,必然也不差。

    京鸿的声音洪亮,惊动了屋内的两人。或者说他是有意提醒里面的两人。

    凌绍元与她唇齿相抵,“听明白了吗?”而后她唇上轻轻吻了一下才放开她。

    “明天上午我去接你。”许涟漪没有回答。

    本想走的许涟漪顿了顿脚步,“我不懂你?我怎么可能会懂你。”

    如果懂你,我何至于将自己沦落到如此境地。

    回去的路上kuani言语之间还在留恋今晚的愉快时光,感叹许小姐的朋友真的是太友好。丝毫没有发现另外两人的状态都不在线,车厢里只有她的声音。

    许涟漪从屋内走出来便开始沉默。

    虽然她平时话也不多。但是相处久了总有几分了解。

    阿强在想着许涟漪和一起从主屋内走出来的那位凌先生什么关系。

    她好像很不想搭理对方,但是两人的关系又好像不似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单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