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程女士的心如过山车
    考虑到吴津津是位孕妇,不宜晚睡,两家人坐着没多久也告辞了。

    这晚,秦殊就夜宿在京家别墅,没有回自己的住处。

    京鸿将不甘心的小妻子押进卧室安顿好刚出房门就看到在水吧台上兑奶粉的秦殊。

    “甜甜还在闹腾?”

    “嗯,这孩子年纪小归小,爱撒娇得很,不睡就找借口说要喝奶,其实就想别人和她玩。”秦殊笑眯眯地说。

    京鸿想起自己的小宝贝,也失笑,“要不您先睡,我来。”

    “不用不用,你忙了一天,也乏了,我来就行。”秦殊摆摆手。

    这一个家庭有了孩子,闹归闹,吵归吵,倒是增添了许多无可替代的生气。

    京鸿尾随着拿着奶瓶的秦殊进房间。

    床上胖嘟嘟的小人儿倒是趴在枕头上睡着了,撅着屁股的样子甚是可爱。

    “肯定是听到你的声音赶怕挨训,自己趴着睡了。”甜甜虽然还小,却是个古灵精,跟她妈妈一样,看人眼色的本事厉害得很。

    京鸿笑着将小家伙转了身子,放在儿童枕上,亲了亲她的额头,笑的一脸有女万事足。

    “辛苦妈了。”

    秦殊叫住转身要回房的京鸿。

    “今天绍元喜欢的那孩子也来了?”

    绍元喜欢的女孩子?……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您看出来了?”

    “绍元自己跟你程姨坦白的。说是金巢斋可以做主的人。你程姨那天迫不及待地跑去看了人家,惊得七魂都要少了一魄。”

    京鸿一时没反应过来,挑了挑眉毛,点点头。他兄弟这是疯了,这事还没成定局就告诉程姨,到时候又要搅得天翻地覆。他看出来了,凌绍元是不想清静了。

    “不说外表,那孩子品性如何?你们男人看女人到底有没有个准呐?”

    甜甜翻了个身,秦殊怕她醒,在她小胳膊上拍了拍。

    “你知道这事……那你当初怎么不劝着点啊,你程姨自从那天以后,可谓是吃不好,睡不好。一想到自己的儿子这条件要什么没有,偏偏找了个这个调调的……”

    调调?什么调调?许涟漪什么调调?

    以条件来说,许涟漪也还行吧,怎么到了程姨这里就过不了关?

    还要他帮忙劝?

    难道许涟漪个性得罪了这些长辈?

    不能啊,虽然许涟漪个性淡漠了点,但是教养那是顶顶好。

    京鸿皱了皱眉头。他今儿个怎么觉得和母亲谈话那么吃力呢?

    “那孩子不错,学历,能力,品性都好,就是性子淡了一些,没什么不好。以前和阿津玩一块的时候总是她照顾阿津比较多。”

    “阿津以前和她一起玩?你们结婚几年了,我怎么就没有见过阿津有真么一位朋友啊?”

    秦殊不信地白了眼,挪了挪身子。

    京鸿没敢说是以前绍元的秘书,否则就露馅了,这要是程姨知道现在这个anita就是当年那个许涟漪,京鸿估计结果不会好到哪里去。

    “其实什么样的都好,胖没事,可以减。就是这个肤色,你程姨总是接受不了。”

    京鸿终于完全发现了事情的不对。

    “您确定你们去看的是绍元说的那位?”

    “不是那位和阿津讲了一晚上故事的那位?”

    …………

    谁也没有想到两母子随便闲聊都能聊出一个大乌龙出来。

    接到秦殊电话程纭这心情就如同过山车,害怕紧张而又刺激。高兴得半夜睡不着,不知如何是好。

    后来听凌老先生说自己的妻子坐在那里笑了大半宿,激动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这个劲爆的消息,令见惯了场面的京鸿也想起来就忍不住失笑。

    这夜,凌绍元私人公寓。

    京鸿打电话给凌绍元说这件事的时候,男主人公刚从浴室出来。满身水汽,穿着白色浴袍,还颇有清冷俊逸带着几分慵懒的味道。

    凌绍元边听着电话边走向厨房倒水。

    听到京鸿说母亲将kuani误会成他说的心上人的时候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他的好母亲对自己儿子也太了解。

    难怪前段时间母亲婉拒他说带她去看媳妇,精神上也是郁郁寡欢,一直热衷的儿子的终身大事也提不起劲。

    原来私底下还有这么一出。

    “接下来打算怎么办?”那头的京鸿顿了顿声音。

    “就这样,你什么时候见我决定了的事有所改变。”

    “倘若程姨知道她就是当年那位被……就是当年的许涟漪,两老难免又要一番思想斗争,他们能接受吗?”

    听到这里凌绍元竟然是笑了,“呵~她有什么错,要因为我才遭受那些不堪?”

    “可在两老看来,他们也许会觉得你只是因为愧疚。我看难。毕竟父母站的角度和我们不一样。”

    “知道。”

    之后两人随便聊了几句便结束了简短的通话。

    挂了电话的凌绍元靠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想许涟漪,想他们短暂而深刻的过去。

    其实他从小到大都在为了接手父亲的事业努力,对于谈恋爱他不能说一片空白,但也说不上有经验。有过几段不算认真的恋情,大多是以女方主动取悦他居多,同样的也都是以女方的无理取闹而结束。

    许涟漪是个至情至性的人。她从来都是光明磊落,敢作敢当。喜欢他的时候她就大胆说是,被他拒绝的时候她就淡然离开。

    率性而洒脱。

    你若爱她,她便倾尽所有回报你;你若不爱,她便默默离去。

    无声无泪。

    想了想,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正值他事业的关键期。他无暇顾及太多的私事。她跟在他身边学习,相处的时间总归公多过私。替她遮风挡雨,让她蒙受不白之羞。出事后也没能替她做主,护她心安。反倒是让她心灰意冷离开这里。

    想到了这里,凌绍元竟是坐不住了。快步走到更衣室,出来的时候穿了一套轻便的运动家居装。

    捞起钥匙,驱车前往许涟漪的住处。

    一路上厚重的夜幕,晕黄的路灯,还有骑着电动车穿梭的外送员,也没有太多的车辆,黑色的宾利在路上疾驰,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许涟漪所在的小区属于封闭式小区,外围是一整排店面,四个入口处大厅借有保安。隔着一条公路就是‘杨柳公园’。

    将车停在了门口园景旁。仿圣淘沙的鱼尾狮从嘴里源源不断喷水。凌绍元坐在车里熄了火,藏身于黑暗与寂静中。

    过去的他太贪心,总想顾全所有,珊珊是他的妹妹,即使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他也会尽力护她周全。许涟漪是他喜欢的女人,他日后定会加倍补偿她。

    但是人世间往往就是要有舍才有得。

    所以后来她走的如此决绝。

    京鸿起先担忧她会不会是怀着目的而来。

    不不不,他的涟漪不是那种人。若她真的想从他身上得到些什么,她不会一走了之,她更应该趁机留在他身边对他予取予求才对。

    若说真的要说有,那她所求的不过是他的三分“真心”罢了。

    是他让她受了太多委屈。

    涟漪,你原谅我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