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我原谅你,你不必感到愧疚
    早晨天刚大亮。

    在树下停了一夜的车落满了栀子花瓣与绿黄两色细碎叶子,地上有零星几个烟头。

    路边的草地上露珠还未褪去,凌绍元看着梦中的女子跑过草地,留下一串湿湿的脚印。

    许涟漪一般走出小区大门,便开始沿路往公园慢跑。

    因为早起的年轻人太少,许涟漪经过大门的时候总会给门卫留下深刻的印象,一来二去,每天经过都会点头招呼。

    昨日忙碌一天,又一夜未眠,本应该有些许疲倦,但朝思暮想的人儿就在眼前,免不了精神为之一振。

    穿着紧身运动衣和紧身交叉背心的许涟漪,好身材表露无遗。让车上的男人有下车将她拉回的冲动。

    但……不急,先让她跑完再说。

    有时候他就在想,这一切会不会是一场梦,梦醒了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光景?

    读书时候就在学校操场跑,在雅加达她就沿着公路跑,在新加坡的时候她就沿着滨海湾跑,现在回国了依然没有改掉这个习惯。

    以前运动纯粹是爱好,后来是叶鹫告诉她,运动的时候会分泌一种多巴胺和内啡肽,使人感到心情愉悦,运动对她有好处。

    许涟漪一直到腕上的手表提示十公里之后才放慢脚步往回走。

    期间,凌绍元用了40分钟往返跨海大桥去给她买她最喜欢的早餐。那家老字号只有老城才有。

    凌绍元活到三十几岁第一次为家人以外的人去做这种事,但是这种讨心上人欢心的感觉竟然还不错。

    许涟漪回到小区的时候,看到凌绍元竟提着塑料袋站在门卫旁边好像等着什么人。

    许涟漪对他最鲜明的印象除了初次见面在演讲台上之外,也只剩下他坐在宽大办公桌和会议桌前了。算起来他们之间的回忆少的可怜。

    爱情的萌芽刚刚冒出来就被扼杀在黑暗里。可是只有她一个人活在冰冷里。

    门卫疑惑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来回流转。

    男子脸笑意,温柔地看向来人。

    女子立住身影,一脸淡漠,运动过后的眼睛特别有神,乌黑发亮,脸蛋粉红。纯棉背心上微微透出汗渍。

    “嘿!许小姐。这位先生说是您的访客。等了有半小时了。”

    许涟漪没有说太多,点点头便走在前面,没有否认没有激动的情绪。凌绍元放心地趁机跟了上去。

    用指纹解了门锁。

    许涟漪没有说话,也没有正眼看他。但是凌绍元知道她这是默许了。

    进了门。凌绍元像是进入新世界的探险家一样,假装镇定自若地仔细打量着这间公寓。她离开他太久了,与她有关的一切蛛丝马迹他都不想放过。

    依然是极其简约的实木装修。一切如同她的人一样,没有繁复的装饰,非常干净、大方。

    除了矮柜上的一个沉香摆件,最热闹的就属于厨房了,各种煮咖啡煮茶的器具,还有一面可以坐着饮酒的吧台。

    许涟漪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自顾自地一饮而尽。又重新拿了一个杯子倒水放在吧台上。明显是给来人。

    然后才进房间沐快速冲了一个热水澡。

    出来的时候看到开放式厨房里,男人弯着高大的身影,正一边看着手机一遍摸索着微波炉的按键如何使用。

    上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厨房的壁柜上,也打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为他增添了几丝柔和。

    男人微微皱着眉头的样子,让许涟漪想起他从前遇到棘手的case也会有这种表情。

    许涟漪呼了一口气,走过去。

    “我来吧。”便接手了他的工作,‘滴滴’几下,微波炉便开始运转。

    凌绍元退回到吧台另一面,与她面对面坐着。

    但是许涟漪不看他。

    将筷子和沾碟摆推至他面前。

    “印象中你总是会跑到老城去吃这个,你试试看,味道变了没有。”

    味道变不变有什么关系,可人总是会变的。

    “其实我以前很渴望可以跟你一起这样吃一顿早餐。”

    许涟漪又吸了一口气,继续说。

    “不一定是要多丰盛的宴席,多高级的料理。哪怕只是一次简单的下午茶,都可以。”

    “我离开的这几年,有时候细数一下,我们单独相处的时间太少了,甚至都没有好好说一次再见。”

    许涟漪说的很慢,但是听的人却满心沉重,凌绍元都要被她的一字一句给揉碎了。

    “如果你愿意,我们以后每天都可以一起吃早餐,我们可以结婚,不止三餐,我们时时刻刻都在一起,吃饭睡觉都在一起。”

    “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我们的感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深。你也没有那么喜欢我。你也许只是愧疚,你也许只是想要补偿我。”

    凌绍元双手自然放在桌面上,对面前的餐点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深深地看着她的女孩。

    “我当然愧疚。身为你的男朋友却没能照顾好你,你最需要我的时候也没能给你依靠,反倒让你伤心。我当然愧疚。”

    许涟漪握住筷子的手紧了紧,没有动。

    凌绍元越过桌子,轻轻地握住对面的人的手,温柔地说,“不止愧疚,我也很惭愧。当时只是一个女生的你,竟然付出比我多。”

    许涟漪可以感觉到对面这个男人的紧张和期盼。

    凌绍元的喉结动了动,他说:“涟漪,你消失后的每一天每一夜我都在想你,想得很痛,我悔不当初。我不该不顾你的感受,强行要你吞下所有的委屈。”

    许涟漪挣开他的手掌,着看他,笑了一声,低了低头,才说,“这事跟你没有直接关系,我原谅你。”

    她笑得越灿烂,凌绍元便是越不安。

    许涟漪站起身,双手放进卫衣的口袋里,走到矮柜面前,手指轻轻擦拭着沉香摆件。

    “所以你以后也不用愧疚,也不用再来找我。”

    凌绍元皱了皱眉头。

    “我今天让你上来,就是想跟你心平气和地谈一下话。我这次回来第一是看看外婆。还有就是公事,过一段时间我便会回雅加达,没有任何目的。如果不是为了公事,我可能终其一生都不会再回到这里。你可以当我从来都没有回来过。”

    “其实我没有怪任何人,我只怪我自己。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咎由自取。我怪的是我自己,你懂吗?”

    “我不想当你没有回来过,我每天一睁眼甚至在梦里我都想见你。涟漪,我……”许涟漪突然转身面对他,依然对着他微笑。

    “那我们不做陌生人,我们以后见面还可以互相打招呼。”

    凌绍元几个大步走到她面前,将她搂进怀里。

    “我不要跟你做陌生人,我也不要只是偶尔遇到你才能打招呼。我想要每天醒来和睡觉前都看到你,想要你像从前一样给我冲咖啡,给我泡茶,帮我整理公务,我允许你对我耍心眼,允许你让我不开心。只要你愿意待我身边,怎么样都可以。”

    许涟漪想要推开他,她不许这个男人用这么深情温柔的语气蛊惑她。她怨恨他的虚情假意,她怕她会再一次迷失。

    她只能不断想着外婆的死以此来提醒自己,她不可以。

    “如果当时程珊珊算计的只是我一个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这么恨。可是我外婆因为我去世了。所以我不能跟你在一起,但是你也不用感到愧疚,我记得从前,你决定的事情就从来没有改变过,所以你不必感到愧疚,你应该继续过你的生活。”

    过你自己的生活,该结婚结婚,该……

    “不不不,我不想和你成为过去。我们还有现在,还有将来,将来可以像京鸿他们,生一个像甜甜一样可爱的孩子。”

    许涟漪毕竟是女人,竟是先男人流下眼泪。明明是凌绍元更悔恨更痛苦,可却是她先流泪。

    她知道她的心理防线就要崩塌了。因为面前这个男人的低声下气,这个一向高高在上只有别人阿谀奉承他,讨好他,哪见他对一个人如此卑微地道歉的人。

    但他做了,他对她剖析自己的内心,忏悔自己给她看。

    可是又有什么用?

    那个时候他怎么没有想到这一天?那个时候他都做了什么?

    许涟漪彻底愤怒彻底崩溃。

    她用尽全身力气挣扎,出口的话全部变成怒吼。

    “你为什么要说这种话!我本以为……以为就算是你没有多爱我,多喜欢我,至少不是个是非不分的人!你为什么要帮她掩盖她的罪行!你们都一样,你们都是罪人!你走------,你走啊,你为什么要对我说你愧疚……”

    客厅里越哭越凶的女人,和满眼心伤的男人。这若是台闹剧,都会令人想要提前落幕吧。

    这一刻定格了很久,仿佛一个世纪过去。

    “涟漪,是我的不对,我自私。我给你个机会报复我,我们在一起好不好,你恨我没关系,我娶你,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你舍得我对你的宝贝妹妹动手吗?你确定你不会再一次……”凌绍元抱着她的手紧了紧,许涟漪听见他用低沉嘶哑的声音说:“她去世了。在你走后的没多久……她自杀了。”

    “怎么会……”

    许涟漪的眼里闪烁着不可置信的光芒。

    程珊珊,死了……

    怎么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