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时光逆流:人间守恒定律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里都要且在趋于一种平衡。

    对于许涟漪来说,从小没有完整的家庭对她来说就是一种不平衡。

    而凌绍元的出现则恰恰是让她生命趋于平衡的人。她始终认为,这个人的出现并且与之两情相悦便是上天对她最大的弥补。

    在往后的一段日子里,她便放低姿态格外珍惜。因为感觉人生前20年空缺了大半的圆终于有人来给帮她填满了。

    总经理办公室里。

    凌绍元正低头批文。

    一双运动鞋无声无息出现在前面两米的视野里,而办公桌前的男人看都没有看来人。

    “袁兵,我说过,让你进我办公室先敲门。”

    面前皮肤黝黑的男人充耳未闻,风尘仆仆,兀自坐在茶桌前泡起了茶。

    袁兵,几年前在美国执行秘密任务的时候受了重伤,幸得遇见晚归的凌绍元和京鸿。自此结下了不解之缘。之后退役,受凌绍元的邀请,背后创立了一个情报网,也算是成了伙伴。但是这个人来无影去无踪,凌绍元和京鸿提醒了多次,总改不了这个臭毛病。

    “跟你们pa说说,娱乐大堂后面那条员工通道二个窗户有灰。”说完还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蓝色冲锋衣。

    如果不是常年养成了面不改色的习惯,凌绍元可能会翻了一个白眼给他。

    这人有职业病,总要找监控死角进门。

    凌绍元也停下手上的工作,绕出偌大的实木办公桌在袁兵面前坐下。

    “我要你查的事查的怎么样?”直挺的背脊,伸过手臂端起茶杯送到口中。袁兵总是认为,作为男人都如此富有魅力的凌绍元,如果是女人的话应当也会是祸水。

    “啧。有点乏味。”袁兵摇摇头,又倒了一杯茶,才对凌绍元说,“又有点有趣。”脸颊后侧一条笔直的疤因为笑而微微改变了形状。

    这是袁兵接过最没有挑战的任务,调查过最无聊的人,但是结果有那么一点有趣。

    “结果就是,我觉的得你就要开桃花了。”

    “可我觉得你的工作室可能要倒闭了,我打算从这个月开始不再给予资助。”凌绍元慢条斯理地说。

    面前的男人知道他受够了他的卖关子。

    袁兵从冲锋衣内侧口袋掏出一叠照片,赶紧步入正题。

    黝黑粗糙的食指和中指并拢压在照片上。

    “这张,是我切入泉大监控系统剪切到的。当时你在演讲,她在礼堂外站到了你结束演讲为止。这应该是你们第一次见面,正确来说是她第一次见你。”

    穿着藏蓝色t恤和九分牛仔裤,扎着马尾的女子抱着几本书。

    “这张,是她和她外婆进出你家珠宝店。当时你和珊珊也在场,但是你可能对她没印象。”

    “这张,是她和同学在停车场等车。如果监控没有显示错误,我想他看的那个方向是你的车。”

    ……洋洋洒洒十几张。

    “许涟漪,泉大商业管理学院的学生,学校跆拳道社团的社长。成绩不差,但从来不争风。家住许家塘,父亲不详,母亲去世。外婆抚养她长大,有一位舅舅,听说年轻的时候去印尼谋生,从未露面,同村的很多人说可能是死在船途上。家庭条件不算很好,但也不差。”

    袁兵把调查的大致情况说了一下。

    “但是貌似老太太很重视教育这一块。她从小请过的课外家教不少。例如语言,钢琴,舞蹈,和跆拳道。比较奇怪的是比起在校的成绩,貌似更侧重于培养兴趣爱好这块。”

    呵~

    袁兵笑了一下才继续说,“这倒是有悖于大部分家长给孩子请家教的初衷。”

    说到这里,凌绍元喝茶的动作一顿。

    原本看着袁兵掏出照片是要爆点猛料,没想到是八卦,还是关于自己的。

    确实有趣。

    “还需要更深入吗?需要的话我再查。不过以我综合分析,这女生没啥恶意,大概就是为你而来而已。啧~”说完还赞叹有声。

    袁兵本来还想再调侃他一番的。可对面那人令人不寒而栗的眼神,让他噤了口。明明是他长得比较像凶神恶煞,为何每每都在这长相俊美的男人的眼神下屈服。

    与生俱来的气势是无法作弊的。

    “免了。”

    “那我走了,下个月记得汇钱。”咧着大嘴露出洁白的牙齿还有那条显眼疤,把桌上的照片搓了搓,跟收扑克似的。

    “慢着,人走,照片别动。”

    袁兵:“……??”

    黑色巨大的车身流畅地滑进了酒店停车场。

    车身内正在快速浏览文件的男人不算太黑,两道剑眉飞扬。幽深的黑色眸子因为到达目的而短暂离开手上的文件。却看到通往停车场的员工通道有一道身影,缓缓走来。

    那个人穿着酒店员工制服,金色的胸牌微微反光,马尾辫在脑后轻轻摇晃。可吸引车里男人多看一眼的并不是她的脸蛋,而是她的行事作风。许涟漪正捧着一本书边走边看。

    为你而来……

    袁兵的话又自动在他耳边回放一次。

    本来一个女生面试保安,再加上身手不凡本来就容易引人瞩目,紧接着因为吴津津的原因见过一面,他不否认她成功令他记住了。

    甚至他有点好奇,这个人绝对不只是因为误打误撞而选择了到昊天酒店就业,他直觉告诉他,这个女生不简单,但是又察觉不出恶意,所以他才会让袁兵去查。

    结果如他所料,但是也出乎他的意料。

    男人刚下车,竟不知不觉往来人的方向看去。

    那人正是许涟漪。

    走在路上的许涟漪依然捧着书,不知道看到什么引起了共鸣,竟然一边翻书一边点头。

    凌绍元心里竟是起了一个坏主意。

    他有意无意走到来人面前,故意让许涟漪撞上他。

    蓝色封面的书本掉落在地。

    “抱歉。”许涟漪一边条件反射地道歉,一边弯下身子去捡书本。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做工讲究的男士尖头皮鞋。

    许涟漪眼神一凛,抬头望向来人。

    “凌总。”很好波澜不惊。

    酒店曾有女迎宾在走道和男服务员嬉笑打闹撞到了凌绍元,当场大惊失色,宛如做错事的孩子战战兢兢。

    可许涟漪不会,她从容不迫,因为她不心虚,即使来人是凌绍元,她所在单位的最高决策者,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她去留的人。

    “?”

    “恩。快要……”快要结束实习了。许涟漪有考研的打算,差点说溜嘴。“快要过打卡时间了。凌总,我先走了。”

    凌绍元知道此人想要尽快避开他,但他并不打算轻易如了她的意。

    抽过她手中的书,翻到封面看了一眼,然后随意翻着书本。

    “心理学?”如果许涟漪不是心理作用的话,那么此刻这个男人的眼睛里带着一点笑意和一点点不怀好意。

    “我在美国的时候也修过心理学,还有许多权威的原文书。如果你有兴趣,可以找我。”凌绍元合上书本,一口插在裤袋,一手将书本递给许涟漪。

    许涟漪接过书本后,凌绍元转身便走,留下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的许涟漪。

    男人高大的背影,洁白的衬衫,修长干净的手指。

    许涟漪的心又好似偷偷地动了两下。

    路边的树叶显得特别嫩绿,今天的阳光也显得特别温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