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时光逆流:为你而来
    每周一是昊天国际酒店高层的行政例会,周二就是部门的例会。

    这次行政理会散会后各部门负责人都显得比较严肃,没有了往日“劫后余生”的愉悦。

    原来是酒店就要迎来一年一度的星级评鉴。往年酒店五星级评检都合格,相信今年也没有问题。

    只是凌绍元的行事风格就是可以好到8分绝对不会只做到5分,所以自从他担任酒店总经理以来,每位部分负责人都压力翻倍,可以说是被逼着超常发挥了。

    也有迫于压力想要辞职的,但是在这位年轻总经理身上学到的可能离开了这里就错过了这个机会。

    听说这位年轻的酒店总经理明年很可能就要正式入驻集团董事局了。

    可谓事业更上一层楼。

    是,没错,这几年他在昊天旗下的几大涉猎的行业都担任管理人,做出父亲设定的达标业绩,昊天国际酒店业绩提升百分之三十五是最后一战。

    凌峰年轻的时候受过严重的枪伤,也就是那个时候起退役,才进入商场。但随着年纪的增长,身体每况愈下,所以这几年打算好好休养身体。

    凌绍元苦心经营,努力多年一点都不敢松懈,一切的一切都朝着这个方向走。

    股东都吃人不吐骨头的人狠角色,昊天集团现在在商界是什么样的一种地位大家都心知肚明,众人虎视眈眈。

    想要众人心服口服,那便需要稳扎稳打。学历身份背景都不足以证明自己,不足以服众,商人利字当头,唯有业绩才是硬道理。

    虽然如此,但是凌绍元和京鸿从不急功近利,好高骛远。和许多非最高职位不屈就的富二代截然相反,他们要的不是祖荫庇护,他们要的是自己要有真才实干。日后才不会受制于人。

    十几岁起,凌绍元就会随着父亲学习。学校放假,他便到公司的基层岗位实践。偶尔凌峰做决策幕后还会听取他的看法。

    为了顺利通过这次五星级评审团的复检。

    酒店上上下下都在忙碌着,各部门都在平时严格的基础上精益求精。

    凌绍元和京鸿也会时不时突击巡查各个部门,无论是面客场所还是后台。

    几百号人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明检”易躲,“暗访”难防啊。

    往年暗访人员假装是住客,偷偷入住然后按消防铃的大有人在。

    所以负责这一块的保安部也不得闲。

    别看平时都是一群大老粗,文化程度不高,但负责消防这块的责任比任何一个服务部门都要来得责任重大。

    所以决定组织酒店最近举行几场消防演习。

    演习也不难,负责给酒店员工培训消防知识也不难。

    难的是要求他们用英文播报紧急疏散通知。

    作为部门学历最高的唯一一位员工,也是唯一一位女生,许涟漪当然是t到了一份中英双语的广播稿。

    对许涟漪来说这个也不难,难的是要确保将部门的所有成员都教会如何流利读出这则广播稿。

    本来培训是人事部负责,可本来就忙到一发不可收拾,教保安部门读单词真的比教幼儿还慢,所以推给他们各自部门去解决了。

    以往保安部负责人陈荣福都头疼,可现在有王牌在手啊,小女生学东西快。

    学,还需要学吗?那是因为陈荣福不知道许涟漪的来历,否则可能吹女儿似地吹一阵子了。保安部什么时候来过这么智商高端的人士了。

    一个单词压倒英雄汉。

    每个收到复印件的保安都跟着纸张上的单词大眼瞪小眼。

    这阵子饭点过后都能看到保安部一群汉子拿着纸币往多媒体培训室缓缓走去,苦大仇深的样子逗乐了不少人。还不如当兵时候负重20公里呢。

    保安部已经连续一个星期占据了这个培训室了。

    黑板都要被许涟漪戳烂。以前总是不理解教授为何对挂科的学生痛心疾首,现在终于明白了。

    这不是痛心疾首的问题,这是挫败感和恨铁不成钢的双重碾压。

    令人怒气翻涨。

    “备注谐音行不行啊?!”一向自诩情绪淡漠的许涟漪,现在有点要“灭绝”上身了。

    “我标了啊,可是这个‘一摸俊西’这个‘摸’找不到合适的音呐~”

    一摸?许涟漪往同事的纸上一看,是emerncy。

    她也很想学同学骂街啊。

    “小许,我求求你了,你就行行好,放点水,放过我吧。为了学这个我都瘦了两斤了。”

    许涟漪:“……”

    许涟漪在心里无言以对,我也瘦了好不好?

    许涟漪俨然一位认真负责的教师一样,手背在后面,绕着偌大的培训室走了一圈。

    最后站在一位比较年轻的保安旁边说:“陈俊,你上去读一下。”

    那位保安只好站起来正了正衣服,拿着稿子到黑板前立定站好。

    下面的老油条门感叹:果然是刚离开部队的,这服从性高啊,习惯也还规矩着。

    名叫陈俊的保安刚拿起稿子开始要念,看到对面的大门站着三个人,那不就是凌总经理和京副总么?

    那这稿子还念不念啊?是先问候领导还是先念稿子啊?如果要问候领导的话这又开了头,嘴巴刹不住车。

    “de-de-dear,gu…guest……this is a en-en-en emerncy…bu-bu”陈俊本来就紧张,现在又看到酒店严厉出门的领导人,就更紧张了。

    噗——

    本来黑脸的许涟漪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嗤笑,转头一看。

    便看到面无表情的凌绍元,嘴角带笑的京鸿,还有忍不住哈哈大笑的吴津津。

    “许老师,你什么时候下课啊?我们等着你吃饭呢。”吴津津已经换掉了制服,穿上了吊带牛仔裤和白色t恤。

    整一个青春少女。

    许涟漪看了看凌绍元,再看看京鸿,直觉就想要找个借口推辞。

    许涟漪指了指里面,“我还要帮部门培训广播稿。”

    如何?这个借口够正当吧?言下之意就是你们去吧。

    凌绍元看她黑白分明的眼珠扫来扫去,便对旁边的两人说:“我们去外面等。”

    一点余地都不给她留。

    许涟漪有时候也不懂自己,明明是受这个男人吸引才做了如此唐突的事情,现在有机会接触他,又退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