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时光逆流:为何不能是我?
    许涟漪“解散”了保安部以后,竟然有点紧绷后遗症——全身无力。

    “涟漪,怎么样?现在是不是感谢我,本小姐救你于水火之中?”然而并没有。许涟漪无力吐槽,大小姐这样公然领着领导到处跑是不是有点不妥当啊。

    再说了,为何要带上她?她只想低调地做一个保安。

    最近她开始考虑辞职了,瞒着外婆这样胡作非为还是第一次,趁着没发现赶紧结束这出闹剧。

    可现在遇上了评检,那就再等等吧。

    自从刚刚三人出现的时候,部门的同事看她的眼神都变了。个个眼里写着“有戏”两个字。

    “涟漪,涟漪,你跟我说说话嘛。我们都那么多天没有一起吃饭了。你想不想我嘛~”吴津津扯着许涟漪的手臂四人往停车场走去。

    “坐你车。”凌绍元对着京鸿说。

    “我说你自己开一辆行不行?一人在一个地方,等等送你,再送她,再送她,绕泉城一圈?”

    可大少爷就是一脸“我不管”我就是不想开车的表情。但是他们一人住一个方向啊,他总经理很累,他就不累?

    “我开。”许涟漪其实真的很想降低存在感,但是平时公事上吹毛求疵的这两男人生活中要不要也这么较真。

    偏偏她的性格就是怕麻烦,也怕麻烦别人。

    三人看向她。“我说钥匙给我,我来开。”

    所以又面临了一个问题,如何分批。

    美色当前的吴津津当然选择要赖着她的京鸿哥哥,所以许涟漪再一次跳进了自己挖的坑——和凌绍元同车。

    她一直以为吴津津是爱她的。

    许涟漪有种打地鼠的感觉,这只打下去了,另外一只冒上来。解决了这个麻烦还有另外一个麻烦。

    果真是个麻烦。

    许涟漪自己在心里嘀咕。酒店规定员工提出辞呈必须提前一个月,明天,明天她就递辞呈。

    这个男人,很危险。

    但是当看到凌绍元那辆奔驰g级之后,之前的不满暂时被她拋出脑后。

    凌绍元看着眼前的女子手里淡定地捏着钥匙,但是两眼闪着光。

    凌绍元竟然有点好笑地看着她一举一动难掩兴奋地上了驾驶座,系上安全带,然后等着眼前的男人有条不紊地坐上了副座。

    兴奋过后的她有点紧张。

    好在宽大的车身不至于让人太压抑。

    泉城权势滔天的凌家大少爷就坐在她旁边,这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事。许涟漪眼睛看着前方,余光却在等凌绍元系上安全带,可旁边的男人迟迟不动,她也不敢催他。

    终于忍不住想要提醒他,一转头却看到这个男人闭上了眼睛。

    也许是累坏了吧。

    也罢。

    她倾身伸过手拉下带子给男人扣上。

    车子平稳地滑出停车场。

    而假寐的凌绍元可以感受到到温热的橙花气息靠近了他,但很快随着安全带扣上又远离。

    “京鸿,你越来越忙了,越来越少搭理我了。”

    吴津津皱着秀气的眉头对开车的人抱怨。

    京鸿宠溺地笑了一下。

    “我最近比较忙,而且我以后会越来越忙。你长大了,应该学会自己管理自己的时间。”

    “哼!你这是什么意思?意思让我不要来找你?没门!”

    吴津津气呼呼地对他囔完,又转头目视前方,又有点伤心。

    她其实知道京鸿对她好归好,但无关乎男女之情。她都20岁了,怎么会看不清楚她这么多年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现在许多十五六岁的学生也早恋啊,凭什么她不可以一直喜欢一个人。

    “阿津,我的意思,你总要长大的,你都没有给自己的人生规划目标吗?没有自己想做的事情?”

    “有啊。”

    我的人生目标就是嫁给你,跟你结婚,然后跟你生几个小baby。算吗?

    吴津津憋得满脸通红,低头抠着自己的指甲。

    对呀,她长大了,京鸿年纪也越来越大了,听说秦姨都到处物色对象了,不行,她要抓紧时间,不能让别的女人趁虚而入。

    白嫩的小手抓紧包包的链子。

    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表白这种事就是要趁着一股傻劲:“京鸿,如果我好好读书,你等我,等我毕业后,你娶我好不好?”

    吱——

    京鸿急刹车。吴津津因为惯性往前倾了一下,然后被安全带拉回座椅。

    有点紧张地看着他。

    “以后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你长大了,总归对你影响不好。”京鸿重新上路,扯出一抹不算微笑的微笑对吴津津说。

    其实吴津津知道,京鸿的态度一直很明确,只当她是妹妹,但是她总觉得自己抓紧一点的话总是有机会让他看到她。

    “为什么不可以?你又没有结婚,也没有女朋友。为什么我不可以?”吴津津越说越小声,本来就白皙水灵的脸蛋,因为红了鼻头,显得特别楚楚可怜。

    “现在没有,但是总会有的。这种话以后不要说,知道的人知道你是我妹妹,不知道的人会觉得你不够矜持。”京鸿不轻不重地咬咬后牙,抓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现在没有,以后总会有的……、

    吴津津不敢再说了。

    意思就是说他有结婚的打算,但是从来就没有考虑过她。

    为什么不可以?

    可是要想着他有一天娶别的女人,对别人的女人好,只是想她就觉得很难过。

    一顿饭下来,许涟漪再迟钝都能感受到低气压。

    凌绍元依然老神在在,京鸿不见往日的笑容和煦,吴津津红着鼻头,平时这个时候她不应该是兴致高昂胃口大开地点餐?

    许涟漪肯定吴津津的情绪肯定跟京鸿有关。

    吴津津耍性子地站起来,还顺带踢了一把椅子,往洗手间走去。

    许涟漪也跟着站起来,“我也去。”

    趁着在洗手台的时候,她拉住吴津津问她怎么了?明明出门的时候还兴致勃勃,最开心的就是她了。

    吴津津看着她,又红了眼睛,什么都说不出来,她抱着许涟漪的腰,“涟漪……”只顾掉眼泪。

    许涟漪拍拍她的背。

    “他欺负你了?”

    吴津津带着哭腔“嗯”了一声。

    “我去约他打一架,打到他道歉为止。”

    许涟漪正直的样子,逗笑了吴津津。

    “你打不过他,他爸以前是当兵的,他们两人从小被训到大。”

    “反正先打再说,集结跆拳道社几十人总打得过吧。”

    小女生没什么心机,门口的男人听了对话竟是扯了一抹笑走了。

    幼稚。

    凌绍元重新坐回位置,拿起消毒手巾擦擦手。

    “你要小心了,‘神奇女侠’为了她的小姐妹可能要给你下战帖。”

    京鸿一脸无所谓,压根不当一回事,小孩子的闹剧。

    “说真的,你打算就这样一直对她?”

    “不然还能怎么样呢?20岁的小女生,连自己要什么,喜欢什么都不清楚,圈子就这么大,传出去对她不好。”

    “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其实需要人去引导,如果你真的对她有那个意思,何乐而不为呢?”

    京鸿脸色沉重,没什么表情。

    他也不清楚自己对吴津津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感。说爱情,好像暧昧都谈不上;说亲情,他们很清楚并不是。

    他自认为对阿津一直是言语举止皆恰当,除了表现出关心,其他的从没有。阿津对他暗生情愫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小女生总是容易将依赖一个人和崇拜一个人误认为喜欢,阿津她能清楚自己的感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