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时光逆流:那年桃花少年
    吴津津的父亲也是昊天集团股东,平时不怎么过问公事,为人豪爽亲和。

    年轻时候,过于将重心放在事业,以至于疏忽妻女,连糟糠之妻得了不治之症都很晚才知道。

    自从原配妻子因病过世后,他便进入了半退休状态。全心全意照顾小阿津,也不多过问商界的事情。

    钱财身外物,够用就好。

    所以这吴董,对爱女可谓是有求必应,宠得无法无天,不然也不会放任她缠着京鸿。

    两人8岁的年龄差,京鸿商界摸爬打滚,吴津津象牙塔里的温室花;男的稳重有余,女的活泼任性。

    怎么看都是不合适。

    奈何小女生情窦初开,死心眼,就认定了要追京鸿。吴父能有什么办法呢?当然是由着她去了,再说了,这还有他在呢,姓京的小子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吴津津第一次见到京鸿的时候,是在12岁那一年,京鸿20岁。

    那一年她妈妈进了医院,住了很久,就再也没有出来。

    之后爸爸好像老了很多。

    以前她的爸爸回家的时候她已经睡觉,她去上学的时候,爸爸还没有起床。周末她又要去兴趣班学画画。

    她总是会闹着她妈妈说要爸爸给她举高高,她妈妈总是会摸摸她的辫子,跟她说爸爸去赚钱了,才能给阿津买漂亮的小裙子呀。

    所以他们见面的时间少的可怜。

    但是妈妈走了以后,爸爸陪她的时间就变多了。

    她问:“爸爸,你不用去赚钱了吗?”

    她爸爸说:“不赚钱了,我要陪我的小阿津玩。”

    阿津哭了:“妈妈说如果你不赚钱的话,我们两个就都没有漂亮的裙子穿了,我想要穿漂亮的裙子。”

    所以她爸爸也哭了……

    那一年,20岁的京鸿已经开始崭露头角,随着父亲出席各大场合,为将来的路途做铺垫,积累人脉。

    当时好几位与吴父交好的政界大佬还有商界英杰都来吴家表示慰问。

    吴父常年不着家的的时候,她不像许多富商之妻游手好闲购物打牌,她经常就在家守着这片寂静的繁华。

    这院子就是出自她只手,颇有江南园林之风。

    吴津津看到家里来了好多客人,她就跑到院子里躲起来。

    还有同样出来透气的少年。

    穿着白色衬衫的青葱少年,站在桃花满园的院子里。

    性格大大咧咧的吴津津看呆了。像是童话世界里走出来的邻家大哥哥。

    京鸿踩着落叶,慢慢走到小阿津的面前蹲下。她还记得他洁白球鞋上的泥迹,他乌黑的碎发,还有修长有力的大手递给她一套限量版的迷你漫画。

    “我听吴叔说,他的小宝贝是个漫画迷。所以托日本的朋友给你找这套漫画。这个size很适合偷偷放在口袋里。”

    京鸿将手指放在好看的薄唇上,“嘘……,这是我们的秘密。”

    这是我们的秘密。

    从此,京鸿也成为了吴津津的秘密。

    妈妈去世后,吴津津每日都是由保姆负责接送。

    同学以为保姆就是她的妈妈,说:“你妈妈真土,又老又土。”

    “她不是我妈妈,你乱讲话小心我揍你。”穿着校服百褶裙的吴津津很气氛,捏着小小的拳头很有气势。

    “那你妈妈呢?”调皮的小男生其实有点胆怯,但是小小年纪就知道爱面子。

    “我妈妈去世了。”小小的阿津放松了拳头,显得有点伤感。

    “原来是没妈的孩子。”

    小小的吴津津本来还在伤感,听见他这么说,满肚子的怒火死灰复燃,扑上去就是一顿好打。

    女孩子本来就比男孩子长得快。

    那个男孩子的妈妈心疼儿子,心疼得不得了。非要学校给一个说法。

    本来是男孩子有错在先,可谁让吴津津打赢了呢?

    学校无奈之下请了家长。

    可进了办公室的人却不是吴父,是京鸿。

    “校长您好,我是吴津津的哥哥。”

    宛若记忆中的翩然少年,穿着正式的京鸿站在校长面前却在气势上压倒对方三分。

    本来对方的母亲可谓是盛气凌人,可见到京鸿之后,也不免灭了嚣张的气焰。一看这人就觉得来头不简单。

    说话气息稳重,逻辑条理分明。

    “吴先生,您好。事情是这样的……”

    校长称呼他为吴先生,他也不纠正。

    “我们家阿津今日殴打了这位同学,是冲动了点,我们家愿意全额承担这位同学的医疗费用。”

    那位男孩子的母亲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家阿津虽然从小是活泼了一点,但是她很好相处。若不是这位同学出口伤人,我看也不至于逼着我们家的孩子动手。这位同学是不是也应该向我们家的孩子道个歉?”

    ……

    小小的吴津津还没有从震惊也疑惑中理出头绪来的时候,京鸿已经三言两语解决了她和同学的纠纷。

    京鸿带了吴津津从校长办公室出来以后。

    高大的京鸿穿着西装马甲,手上还挽着外套,小小的吴津津背着她的卡通书包。

    同学们都走光了,只剩下两人一大一小在校园里走着。

    夕阳落幕,将他们的身影拉的很长。

    半天彩霞,美不胜收。

    后来,她很久都没有见过他,听说他去了美国。

    没关系,每年放假她的京鸿哥哥都会回来看她,带她去大型游乐场玩上一天。

    但是15岁这年的寒假,他没有回来。

    听说他交了女朋友。

    她不敢打电话给他,因为她害怕他发现她是这么在乎他。

    除了母亲去世,吴津津没有再这样大哭过。

    父亲问她,怎么了。她只说考试没有考好。

    她在社交网站上看到了他们一起去瑞士滑雪的照片,两人摔在地上,但是笑容都很灿烂。

    想来是女生快要摔倒了,京鸿赶紧做了人肉垫子。

    吴津津不再上社交网站,她开始整日整日画画,已经有了杂志找她连载。但是她的学习成绩开始下滑。

    请了很多家教都不见成绩起色,吴父也不勉强她。

    她也不再问她的京鸿哥哥。

    18岁了。

    父亲为她举办了成人礼。

    穿着紫色礼服的吴津津,披着乌黑柔顺的长发,从扶梯上下来的时候,惊艳了一拨人。

    成人礼结束后,秦殊给京鸿发去了一张吴津津的照片。

    照片中的吴津津好似准备上楼,不知谁唤了她。回眸一笑的吴津津竟也美的清新。

    京鸿想起那句:回头忍笑阶前立。

    许多年以后,他还会拿着这张照片怀念。

    要是错失了她,那么他这么将会是多么乏味。

    也许他依然会一帆风顺,结婚生子,但稍显平淡了一些。

    12岁,初见。

    13岁,听说他去了美国。

    15岁,她还叫他哥哥,听说他交了漂亮的女朋友。

    16岁,她也有了社交网站,她开始关注他,看见了他喜欢的女人是什么样。

    17岁,京鸿回国。

    18岁,她不再叫他哥哥,因为她不想做他的妹妹。

    他是她的骑士,将来会是她的国王。

    后来听说他又恢复单身了。

    吴津津本来想说,那就这样吧。就算他恢复了单身又如何,依然不会喜欢自己。

    一直到听说她们班的男同学每日给隔壁班的女朋友买一份早餐。买了一年多,到最后还是分手了。大家问他,是不是觉得不值得,早知道会分手,当初何必去费这个劲呢?

    她的同学说:“虽然结果不是我们当初所想的,但是至少当时我们都努力走向对方。当时我们想要在一起的心是真的。不努力一次怎么知道合适不合适?怎么能因为结果就否认了当时想在一起的真心?”

    后来吴津津想,既然自己这辈子在学业事业上都没有去认真努力过一次,那么是不是可以唯独这一次就努力一次呢?

    所以她开始对着京鸿死缠烂打一直到如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