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时光逆流:有点失落
    京鸿对吴津津还没有深入考虑到情爱这方面。

    他总是以长辈的角度在看待她。

    每当他还没来得及考虑自己是不是也喜欢她的时候,总有一个问题先冒出来。就像是你想要进入一个网站之前总有一个窗口提示你确认。

    那就是,阿津还那么小,她懂什么是情爱吗?她知道喜欢一个人意味着什么吗?

    仅仅是这个问题就可以弄得他心烦气躁。

    很多时候,与其说他不确定吴津津是不是懂感情,倒不如是说他不确定自己的感情。

    他比吴津津大了8岁,这是一个不小的年龄跨度。

    “你到底是害怕她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还是说其实你对自己不够自信?”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凌绍元可算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你说,我已经28了,现在看待感情,总是跟年轻时候不一样的。也许我已经没有不会有年轻时候的浪漫,还有激情去做小年轻会做的那些事。但是她才20岁,她应该去感受一下更好的人生,应该谈一场懵懵懂懂轰轰烈烈的恋爱。如果跟我在一起,我怕她将来后悔。”

    “其实你所谓的那些懵懵懂懂轰轰烈烈的恋爱,不都是少不经事罢了。你说的那些恋爱其实都应该是单纯的恋爱。但是你不要忘记了,很多女生就是在懵懂和轰轰烈烈中受到太多不可逆的伤害。这些,你见得少?”

    凌绍元看到自家兄弟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

    “吸毒,堕胎……难道不都是因为他们没有能遇上一个成熟负责的男人?”

    凌绍元摇摇头,觉得好笑,喝了一口酒,继续进餐。

    如果一个人一辈子注定要轰轰烈烈,懵懵懂懂地谈几次恋爱,为什么不能是由他来给她呢?

    他可以忍受吴津津被别的男生牵手,接吻,甚至……

    京鸿将手中的筷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放!

    对啊,为何不能是他?

    可是一直以来,他觉得吴津津对他来说就是妹妹一般的存在啊,就算他不能接受别人跟她牵手,接吻。

    但是不能接受的人当中也包括他自己啊。

    太快了,太快了,他需要好好想一想。

    那两女生从洗手间出来刚坐下。

    凌绍元的手机界面便亮了起来。

    是珊珊给他发来信息。

    大概是说让他回去的时候带个旧中学巷子里的章鱼小丸子。

    凌绍元面色柔和地回复了她。

    又过了十五分钟,凌绍元随手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又亮了起来。这次是电话,他设置了静音。

    界面上跳跃着一张照片,看着是位穿着“一字肩”黑白格子衣的小女生。

    凌绍元看了桌上众人一眼,许涟漪在看自己的手机。

    凌绍元打从心里觉得好笑。

    “喂,哥。你怎么还不回来?”

    “嗯。跟京鸿一起吃饭。”

    “两个男人吃饭有什么意思。是不是还有别人?老实说。”

    凌绍元听着自己妹妹撒娇式的质问,又起了坏心眼。“你说对了,还有漂亮的女性。”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凌绍元带笑眼眸瞟了许涟漪一眼。

    许涟漪挖着冰淇淋的手没有停,但是味觉已经开始失灵,今天绿茶冰淇淋有点苦,不是很好吃。

    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对别人的女人好,温柔地宠着别的女人,没有比这更尴尬的啦。

    尴尬吗?

    有什么好尴尬的?有点失落罢了。

    终于结束了这顿尴尬的饭局。

    许涟漪问吴津津:“要不要我送你回去?还是回酒店宿舍?”

    吴津津低着头,臭着脸不吭声。

    其实是心里正在犹豫要不要有志气一点,不理京鸿。

    京鸿是什么人,习惯了掌握主导权的。“她跟着我,你送凌总回去。”

    “京副总,阿津跟我同一个宿舍,很方便的。”虽然她今天打算回去看外婆。

    但是津津是少数对她真诚的朋友。她这个人生性慢热,冷淡。很多人可能跟她相处不下两天,觉得她不好相处,便不再理她。

    只有阿津不介意,依旧我行我素地对她掏心掏肺。

    所以她看到她难受,她也不由自主想要护着她。

    “她今天回家。她家跟我家顺路。”京鸿说。

    许涟漪才不是阿谀奉承卑躬屈膝之人。

    她眼睛直直看向京鸿,颇有挑衅的意味。她理所当然觉得此刻吴津津应该跟她统一战线才是。

    “阿津,我们回宿舍?”转头看向吴津津。

    吴津津看到京鸿用眼神在警告他敢答应试试?

    她赶紧低着头扣着指甲。

    这是默认跟着京鸿走了?

    许涟漪:“……”

    吴津津那个“卒仔”,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挺没有出息的。

    看到此情此景的凌绍元忍不住笑了。

    小猫第一次伸出爪子,却一爪抓空了。好气!

    本来双手环胸的男人,站起来将车钥匙扔给许涟漪,幸灾乐祸地说:“走吧~她要回家,你送我回去。”

    这顿饭便散了。

    果然,凌绍元要许涟漪先开到横路中段旧中学的门口。

    将钱包递给她,让她下车买两份章鱼小丸子,海苔加量。

    许涟漪表面无所谓地接过他的钱包,心里默默地在os:让你故意差遣我。明天,明天一定写辞职单。

    而不知道许涟漪心里打着什么算盘的凌绍元,轻松地靠在椅背上看着她往马路对面走去。

    别样的女人,竟然有点可爱。

    黑色的鳄鱼皮,做工考究,手感有点沉。

    许涟漪总觉得握着一个男人的钱包这种感觉很诡异。

    许涟漪白皙的脸蛋有点粉红,有点害羞,仿佛太亲密了一点。

    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就算只是握着他贴身的小物件,都觉得羞涩不已。

    身体机械地开着车。实际上灵魂早已开了差。

    终于将凌绍元送到指定的地方。

    将军山。

    那可是泉城有名的富人区。能够住到这里的非富即贵,几乎大小都有来头。如果凌绍元住在这里也没什么好奇怪。只是他要送章鱼小丸子的人也住这里?

    在他的导航下,车停在一座别墅的大门前,高高的城墙和夜晚的黑暗让许涟漪看不清楚里面,只知道大门是铜色。

    “车技不错。经常开车?”

    “第一次。”许涟漪口气不算很好。

    凌绍元:“……”

    “明天早上7点。”凌绍元解开安全带,利落地下车。

    “什么?”许涟漪不解地看向她。

    “明天早上7点,你来接我。”说完便进了门。

    “我还要上班。”no!

    “员工接上司也属于工作的一部分。”

    “可我是保安,你说的工作应该属于司机。”

    “需要我给你们陈经理打电话协调你的工作内容?”

    许涟漪:“……”

    假公济私,滥用职权。没想到凌绍元是这样的人。不过没有关系,明天她就要递辞职单了。

    这不知道是许涟漪第几次用“辞职”来安慰自己。

    “章鱼小丸子就要凉了。”

    “明天7点,记住了。”

    许涟漪上了车,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