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时光逆流:物尽其用
    许涟漪道别了温淑卿,提着餐盒心情阳光地上了车,往将军山出发。

    而凌绍元想到等等就要见到那有趣的人,不免起床气消了许多。

    早早便穿着墨黑的西装下楼。但是随着时针已经超过七点那人还没有出现,不免脸越来越黑。

    盯着家里的监控屏幕看了很久。

    家里的用人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凌先生,但也只敢心里默默嘀咕。

    终于在七点二十五分的时候才看到自己的车出现在门口,屏幕上终于出现了许涟漪那张清丽的小脸和黑白分明的眼睛。

    许涟漪按了门铃。

    开门的是黑着一张脸的总经理。

    许涟漪知道是自己理亏,“早安,凌总。”

    上了车的凌绍元一副大爷不高兴的样子。

    车缓缓滑进大道。

    “我记得昨天我跟你说的是7点。现在几点?”

    许涟漪自知理亏。但是没有给他任何理由。“抱歉,凌总。”在许涟漪的认知里,错了就是错了,任何理由都很苍白,所以从小到大,有错她立马就承认。

    从不找借口,理由是第二。

    “这样就算了?”

    不然呢?许涟漪的眼睛透过后视镜看着旁边的男人。

    “不解释一下?”

    “……”

    “我回去看了我外婆,离这里有点距离,路上又塞车。”许涟漪觉得纳闷,这老大不是最讨厌别人做错事找借口?

    “什么味道?”刚刚一上车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当时注意力不在这上面。

    “哦,我外婆给我煮的午餐。”这霸道总经理不是要让她把食物扔掉吧?

    毕竟很多男的不喜欢车上有食物的味道。特别是凌绍元这种做事讲究到极致的男人如果也这样的话也不奇怪。

    许涟漪挪了一下臀部,正了正身子,看了男人一眼,如果凌绍元让他把东西扔掉的话,她就连人带车扔路边,让他大少爷自己开。

    但是好在旁边的人没有说什么。

    一路上除了广播里的声音,都很安静,旁边的男人安静地看着手里的文件。

    很快便到了酒店停车场。

    许涟漪将车停好。

    真好,终于结束了“被奴役”的日子。等等她就递交辞职单,然后快快到林爷爷的公司去实习。

    许涟漪提着外婆煮的食物,边走边做着自己的打算。

    “凌总,再见。这是钥匙。”

    凌绍元接过钥匙,修长的指尖碰触到了许涟漪柔软的手背,许涟漪觉得今天的触觉异常敏感,力求镇定,走为上策。

    “食物这种东西……”

    话说了一半,许涟漪转头看他,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凌绍元一手拿着文件,一手自然地放在西装裤袋里,“见者有份。”

    许涟漪:“……”

    保安部办公室。

    许涟漪坐在桌上打开电脑,开始排起班。

    排到自己的时候,她顿了一下。

    陈经理本来说下个月一号开始就给她排夜班,虽然她其实并不在意上的什么班,但毕竟就是一份工作。这段时间真的是人生中前所未有的脱轨。想到昨晚外婆说要到林爷爷的公司去看她,真的是心有余悸。

    算了一下时间现在辞职还能赶在毕业论文之前做点正事,想着就打开了电子表格开始填写。

    打印机“咔咔”开始的打印。

    保安室的监控记录只有酒店经理级以上才有权限打开。

    昨晚某商会会长夫人入住昊天国际酒店客房,带的一只贵宾狗走丢了。会长夫人坚持说是被人抱走,但是酒店上上下下都找不到这只贵宾狗。

    碍于情面,会长找上了凌绍元,凌绍元不得不亲自走一趟。

    辞职单打印到一半的时候凌绍元和保安部经理陈荣福走了进来。许涟漪站了起来跟两位打了招呼,本来神色严肃的凌绍元看到这装乖的小野猫,眼里的不怀好意又开始闪烁了起来。

    “总经理。”

    昨晚幼张牙舞爪放话要殴打京鸿的人……

    现在恭恭敬敬地站在他面前,凌绍元更加觉得好笑,嘴角微微上扬,刚想着怎么逗弄一下许涟漪就看到刚打印好的辞职单。

    嘴角的笑有点凝固。

    虽然他知道这小女人辞职是早晚的事。只是为什么是现在?

    如果真像袁兵所说的那样为他而来,但现在呢?

    与他刚有接触却却想要辞职?正常来说不应该是把握好机会与他好好来往?

    这算什么?欲擒故纵?

    陈荣福顺着凌绍元的眼光看去。

    “小许,你要辞职?”陈荣福问五大三粗,言语之间也没有迂回。

    “恩,经理你也知道我专业其实是商业管理。这份工作与我的专业不对口。”

    “那你好好的不去找个单位好好上班,你来这里晃荡一个多月,这是想干嘛?”陈荣福语气稍显严肃地问。

    这是找好玩呢?这孩子。

    陈荣福翻了个白眼。

    “我……”

    “当这里是游乐场?”看出来了,陈荣福其实是舍不得许涟漪走了。

    “陈经理,员工有更好的发展,我们不应该阻止,应该支持,不要为难人家。”凌绍元一脸平易近人地对陈荣福说,但是眼睛确实盯着许涟漪。

    看起来深明大义,胸襟广阔。

    许涟漪知道这根本是他虚假的一面,其实骨子里腹黑奸诈。

    此时此刻许涟漪只感觉自己开放所有的感官,所有的神经触觉都在刺探凌绍元这么好说话的意图。会不会是自己想太多,毕竟自己一个小员工,他能对她有什么意图?

    一鼓作气。

    “那……陈经理帮我签了?趁现在总经理也在,也帮我签了?”

    陈荣福:“……”

    凌绍元轻轻笑了一下。

    不寒而栗。

    陈荣福在许涟漪的辞职单上签了字。但是第二栏是人事部经手,所以许涟漪说了谢谢就开开心心去递交辞职单了,一切顺利的不可思议。

    顺利得令许涟漪总觉得后面有一个坑在等她。

    等她溜达一圈回来后。

    陈荣福在办公室里等她,看的出经理心情不是很好。她率先打破沉默“凌总走啦?你们查好监控了?找到狗了吗?”

    陈荣福没回答,掀开茶杯喝了一口,才看她,“你真的想辞职?”

    “啊。”

    “老实说,你刚开始来这里,如果是做文员,我什么都不怀疑,毕竟学历这种事,说不准,搞不好你是用钱赞助之类进去的。但是现在……你来这里是为什么?”

    许涟漪竟然一时答不上话来。

    可我就是不说,你能把我怎么样?

    “不说是吧?”陈荣福站起来,走到许涟漪面前,笑得一脸幸灾乐祸,掏出车钥匙放在许涟漪的面前,“凌总的司机有事请假,让你晚上到他那里报道,下午你放假,晚上开始上班。”

    what???!!!

    “酒店还有其他司机,再不行……”怎么也轮不到她来开吧?她就知道,凌绍元就是个麻烦。

    “凌总说了,物尽其用。反正都要辞职了,这么好用的员工怎么能不多用用?”

    许涟漪心里有着一团小火苗等待爆发。她拼命告诉自己,要克制,要冷静。

    她用部门座机,拨打了总办内线,是总办秘书接的,行不通。

    “阿津,有凌绍元电话吗?没有的话给我弄一个,晚点跟你说原因。”

    吴津津‘哦’地一声挂了,领班来了。

    三十秒以后收到吴阿津的短信。

    摁摁摁摁……

    嘟——嘟——

    电话连线的时间有点长,但是总算接通了。

    不等电话那头的人出声,许涟漪便按捺不住开始噼里啪啦:“凌总经理,我是许涟漪。我想说的是,我晚上可能不能帮您加班。”

    电话那头沉默。

    “您好?请问在听吗?”

    “然后呢?”那人嗓音捎带磁性,甚至有点……愉悦?

    “然后就是我不能帮您加班。”

    “虽然你递交了辞职单,但是在这一个月之内,你,还是酒店的员工。”

    “是,但是那不是我的上班时间。”

    “酒店有合理调动职员的权利。”

    许涟漪气的挂了手机。

    其实她很想问的是,为何要难为我一个小保安?

    刚挂完就收到一个没有备注姓名的短信:别忘了中午的午餐。

    偏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