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时光逆流:见者有份
    这个城市像一个转不停的陀螺。

    整个酒店忙忙碌碌了一个早上,卸货车在酒店后门来来回回;前门的礼宾员给一位又一位客人开门问好;外出拜访客户的营销人员也已经回到酒店。

    终于到了十二点。

    后勤员工都下班吃饭了,一线部门也陆陆续续换班,有家庭的也挤着这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回家。

    可许涟漪还在办公室慢吞吞排着表格,故意拖延时间。

    有同部门的同事叫她吃饭,她找了借口说手头事情做完再走。

    许涟漪提着一大摞保鲜盒往西餐厅走去,她将实木门开了一个小缝隙,趁着没有客人,唤了吴津津一声。

    吴津津比了比手势,让她等一等,马上出来。

    吴津津出来后比了比许涟漪手上的东西,“这是什么?”

    “昨晚我回家了,早上我外婆给我煮的菜,一起?”许涟漪将袋子打开一个小口,吴津津往里面瞧了瞧。

    小馋猫面露喜色:“走走走,去食堂,我刚好饿了。”

    许涟漪从小很听话,但是分对象,在适当的范围内偶尔也有一点点反骨。

    凌绍元越是想要欺负她,她就越是不从。前提是她感觉到这个男人不是恶意,即使她反其道的话,他也不会做出实质上伤害她的事。

    酒店的吃饭时间每个员工都控制在40分钟左右。而两头班的人也恨不得早早回到宿舍。越是高层的领导下来用餐的时间越晚,毕竟上下级一起吃饭总要有一部分人“消化不良”。

    凌绍元和京鸿到达食堂,基本没有剩下多少人,一眼看过去就能看到那两只馋猫。

    凌绍元不动声色,嘴角依然是勾着笑,端着餐盘走过去。

    许涟漪本来觉得这偌大的食堂十分空旷,却因为凌绍元的落座显得拥挤。

    其实许涟漪也不确定等等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假装镇定的她其实内心有点忐忑,毕竟从小到大,对于长辈,师长她都没有做过如此叛逆的行为,但是反抗上司,还是单位最高领导者,这是第一次。

    京鸿在在吴津津旁边落座,后者看都不看他,将脸转到一边去。

    敢情还在介意昨晚的事情,京鸿无奈地笑了一下,只当她发小孩子脾气了。

    京鸿还当她是小孩子,可是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而另一边的凌绍元,绝口不提许涟漪午餐的事情,全当没有这回事,只顾吃饭。

    吃饭的时候他背挺得很直,长年因为珍惜时间而吃东西很快,但是动作很有礼貌。如果不是在食堂吃着员工餐,那仿佛是在最高级的法国餐厅品尝着最美味的珍馐佳肴。

    许涟漪开始心里惴惴不安了。

    按她的逻辑来推理,凌绍元这样习惯于让别人服从命令的人,现在若不是有所动作,那就是盘算着一个更大的坑等着她自投罗网。

    而她,没有把握可以轻松化解这次“危机”。

    许涟漪某一方面来说其实是一个直来直往的人,她不怕面对问题,但是她不擅长打太极,她喜欢把问题挑到台面上来解决,这样一清二楚。不管多大难度,多难堪的局面,她都不怕。

    但是凌绍元如果段位真么低的话,爬不到现在这个位置。

    “对了,涟漪已经递交辞职书,我也想辞职了。”吴津津好像是对着大家说,但是在座各位都心知肚明,她在跟京鸿说。

    吴津津想什么做什么,都写在脸上,也恰恰因为如此,所以一直被当作孩子。

    “涟漪要辞职?”京鸿转向许涟漪,一如既往好脾气,总是笑容徐徐。

    吴津津在旁边就更失望了,算了,这辈子估计京鸿不会把她当一回事了,同样是辞职,他最先注意到的都不是她。

    筷子叉向一个卤蛋,都不重要了呀。

    “恩。本来家里是帮我联系了一个单位,让我过去做见习秘书助理,但是我偷偷跑来这里……想说趁还没发现,赶紧回去。”

    一双白嫩小手突然间伸出来抓住她,眼睛睁得大大的,“这么重要的事情你竟然没有跟我讲……”

    “不是,我刚想跟你说来着。”刚好凌绍元和京鸿来了就打断。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只是出口的时机不那么恰当而已。

    “意思就是你辞职后,会到原来的那一家单位实习?”京鸿继续问。许涟漪的个人信息他多少了解一些,袁兵虽然调查很浅,但是综合评估一下,倒觉得是个可造之才,品性也稳当。不久的将来他和凌绍元还需要用人,特别是可靠的自己人。与其便宜了别人,倒不如笼络一些严气正性的人。

    就好比眼前这个。

    许涟漪不疑有他,点点头。

    “方便问一下是哪家单位吗?”

    许涟漪又点点头,看了一眼凌绍元,那人一副事不关己,也没有兴趣的样子,说:“荣兴企业。他们的老董事长是我外婆的老朋友,经常会一起喝茶。”

    一直没有说话的凌绍元很快吃完剩下的食物,喝了一口水,才对许涟漪说:你们陈经理跟你们说了没有,晚上我会让人通知你。

    许涟漪抿着嘴巴看他。

    吴津津有气无力地放下了筷子,“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许涟漪也俐落地收拾好餐盒,追着吴津津走了。

    吴津津很快地在前面走,许涟漪三两下追上去拉住吴津津。

    “怎么啦?突然就走了?”

    吴津津转过身来,“没事,”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我经常这样,过几天就好了。你不用理我。”

    说完就想走。

    许涟漪拉住她,吴津津疑惑地转身,她说,“下午我们去玩?”

    “你不上班了吗?”

    “翘班。”

    背着小包包的吴津津本来要往公交站走去,许涟漪揽住了她,“咱们开车。”

    走到昨晚那辆巨大的黑色车身前,吴津津斜着眼睛看她,一脸“我懂了”的表情,只差没有笑出几声“嘿嘿嘿”。

    剑英道馆是许涟漪从小待到大的地方,师傅李剑英是几届亚洲跆拳道比赛冠军。

    许涟漪从小就在这里练习跆拳道。

    现在假期,道馆人很多。

    跟里面的人打过招呼后,进了更衣室。

    许涟漪打开柜子将一套自己的跆拳道服装递给吴津津。

    “我……我不会。”吴津津推托。她只会画画和打游戏,对于运动她能逃就逃,跑八百米都能要她的小命。

    “我教你。”

    在许涟漪的帮助下,吴津津换上了道服,开始列热身。

    一系列基础热身下来,吴津津满头大汗连连求饶。

    “涟漪,我不行了啊。”直喘气。

    “坚持!坚持!我帮你拉拉韧带。”

    “啊——!!”

    吴津津痛的额头上沁出一层薄汗,她开始怀疑许涟漪说带她出来放松心情其实是谋财害命来着。

    到最后她干脆躺在地板上耍赖不起来。

    许涟漪给她端来一杯水和湿巾。

    吴津津一口气灌下去,松了好大一口气。

    “累吗?”

    “累。”

    “累的时候在想什么?”

    “什么都不想,只想停!”

    吴津津恍然大悟过来,许涟漪是想让她找一个渠道来发泄心中的郁气。

    “你知道吗?有些事情不是太在意,其实是因为没有找到自己的事情要做。”

    吴津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