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时光逆流:两人被跟踪
    原本说让许涟漪当司机不过是凌绍元想要见到她的一个借口罢了。

    凌绍元承认他对这个女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且有越来越严重趋势。这是他第一次那么按耐不下想要去捉弄一个女人。

    这种喜欢一个人就忍不住想要捉弄她的幼稚行径原来是不分年龄。

    而他早上听到许涟漪要辞职,心底竟然燃着愤怒的火苗。所以他才会说出“物尽其用”这种没有风度的话。

    当然只针对一个人这样,昊天国际酒店乃至昊天集团员工何其多,如果他对每一个离职的员工都这种心思的话,那该成什么样?

    下午和一个部门又一个部门的人,开完一个又一个的会,空下来后才发现已经接近八点。凌绍元靠在舒适的椅背上松了一口气。

    想起中午的时候告诉许涟漪会发短信通知她。不知道那小野猫是不是真的在待命。刚从抽屉里拿出手机,京鸿便略带焦急地走了进来。

    “西餐厅经理跟我说阿津旷工了一下午,没有回来。我找了许涟漪,保安部说休假!这两人准是在一起混。”

    京鸿插着腰身在凌绍元面前走来走去,“准是这许涟漪带着她到处跑。”

    “你家阿津就是善茬?她自己一个人就不捣了?”凌绍元嗤之以鼻。

    “嗯?”京鸿很快地转了个身,“不对呀~”他眯着眼,“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有情况,除了程珊珊,他不见凌绍元对第二个女生这么好。

    就算是吴津津见到他都避之惟恐不及。

    女人惹到他,他可没有京鸿那么好脾气,把他惹毛了照样给教训。虽然不至于动手,但是凌绍元想要教训一个教训的话方法千百种。何至于动手?

    凌绍元眼神透出坦然的光,“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行啊。铁树总算是开花了,我还以为你这辈子就只有你妹呢。”这冲击让京鸿不忘调侃他一番。

    “骂谁呢?有你跟你的阿津来得奇怪吗?你不也跟所有人说他是你妹妹?”

    京鸿:“……”

    “话说回来?你可当真了?”

    “不知道,也许吧。”凌绍元承认对许涟漪有着不一样的感觉,跟以往那些女人相比,他确实是认真了不少。

    以他的条件,二十八岁了没有经历过任何情事确实是不太可能,特别在美国几年,即使他不主动,也会有一堆女人愿意倒贴。

    但是这次,至少他在对许涟漪动念头之前有考虑到对方的感受,甚至担心她不能接受而逃之夭夭。

    以往他那些金发碧眼的女友,看对眼了就大家放得开,感觉没有了就好聚好散。

    但是许涟漪不一样。

    所以他才会循序渐进,仿佛是情窦初开的小男孩一样想要先引起她的注意。他也很享受欺负她,看她在他面前吃瘪的样子。

    他也只敢在无伤大雅的范围内接受搅乱她的好心情,因为她不是随便的女孩,所以他不敢待她随便。

    他也考虑过是不是应该快刀斩乱麻,但是以他对许涟漪的观察,这招行不通。

    性格耿直的人通常吃软不吃硬。

    刚柔并济最安全。

    京鸿叹了一口气,看来要找个机会跟阿津说个明白才行,怎么才能让她明白他的用意?京鸿继续着刚才叉腰的姿势,继续在办公室走,突然间停了下来。

    “不行,我去找。”说完就往外走。

    “一起。”

    京鸿:“……”

    两人在停车场的专属车位找不到那辆奔驰g级车的时候,就知道许涟漪这小女人胆子越来越大了。

    “打,打电话给袁兵。让他查一下车子都经过哪里。”

    而许家老洋楼这里。

    许涟漪已经忘记了某人让她晚上待命这档子事了。再一次带着温淑卿的温暖牌饭菜打算带着吴津津回员工宿舍。

    一直到走到车旁才想起这件事。

    她有点欲哭无泪,要让那个男人知道她不仅擅自脱岗还开着他的车,怂恿他的员工翘班,这往后的日子可就精彩了。但是不管了,只剩一个月,熬一熬就过去了。

    既然都这样了,回去了也没有好结果,不如趁现在好车还在手,去环岛路兜一圈。

    道路上的车越来越少,许涟漪车速越来越快。

    吴津津兴奋的不得了,还一边唱着歌。

    终于在环弯大道的时候发现后面的吉普车好像已经与她同道很久了。

    不是吧,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不会有人跟踪她吧?

    但是明显她一提速,对方也跟着提速。她一放慢,对方也放慢……

    可是一想,如果是想跟踪这辆车呢?

    一时之间她也乱了。

    不行不行,好在今天凌绍元没有在场,否则岂不是危险了。

    “阿津,坐稳了。”

    “啊?啊!”

    前一声是疑问,后一声是惊吓!

    “发生什么事?!”

    性能极好的两辆车子在人烟稀少的道路上疾驰追赶。许涟漪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想要赶紧摆脱这个困境。

    她就知道,凌绍元就是一个大麻烦!

    许涟漪一边注意着路况,一边控制着方向。如果她一个人出事就算了,吴津津不可以。

    环岛路因为沿海,没有什么店面,仅有前面一个加油站。

    “阿津!不用怕,你听说我,导航显示过几百米有一个加油站。等等我车门解锁,如果加油站有人你就往下跑,如果没有人我们继续开!听没明白了吗?”

    吴津津紧紧抓着安全带,吞了吞喉咙,带着哭腔说:“听……听明白了。那你呢?”

    “我继续往前开,没事,你打电话给京鸿,一定要跟他说你在环岛路的加油站知道吗?”

    车子快到加油站的时候,许涟漪一个急刹,吴津津很快跳了下来,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她发挥出了生平最快的速度水平跑进了加油站旁边的便利店。

    一放松下来竟然眼泪掉不停,双手抖得厉害,电话给播了几次才打对电话号码。

    她很想让自己镇定下来,好好跟京鸿描述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抽抽噎噎地说不清楚。

    “深呼吸,阿津,深呼吸,告诉我,你在哪里,有没有事。”

    “在……在环岛路……环岛路加油站……呜呜……”吴津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事情总是该死地巧!

    原以为两人只是贪玩开凌绍元的车出去,让袁兵把人带回来就可以了,没想到真的碰到了事情。

    两个男人火急火燎地带人赶了过去。

    袁兵呢?袁兵在做什么?!按平时早就汇报位置了,在泉城找一辆车而已,他跑非洲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