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时光逆流:需要压压惊
    半夜,昊天国际酒店总统套房里。

    许涟漪裹了浴袍,蜷缩在巨大的床上。的灯光照射在她的脸上掩盖了她脸色有些苍白的事实。

    凌绍元还穿着今天的西装,领带不知去处,扣子解开两颗,衬衫微微有点起皱,袖口挽了起来。

    在客房里阴沉的走来走去。

    衣着有点凌乱,但是依然不影响他的气势。

    走到酒柜前,倒了一小杯白兰地递给她,“还好吗?”

    许涟漪有点晃神,两秒钟后才反映过来,扯了一个嘴角,好像在安慰他自己没事一样,“好……”

    凌绍元轻轻地伸过去,握住她冰凉的手掌。

    将她整个人扳向他,与他面对面。

    “告诉我,你还好吗?”

    如墨玉一般的双眼,深深地望进许涟漪略带空洞的双眼,好似要进入她的灵魂一般。

    许涟漪点点头,“嗯。”

    凌绍元揽过她,将她抱到沙发上,“喝一点。有助于缓解情绪。”

    许涟漪端酒的手还有点抖。那种紧绷神经过后的无力感在酒精的麻痹下,渐渐散去。

    凌绍元拿来吹风机,将已经半干微湿的头发吹干。

    吹风机刚停下噪音,传来了规律的敲门声。

    凌绍元没有问是谁,也没有急着开门。他掀开棉被,“你睡一会儿,不要乱走,我很快就回来。”

    没有过多慎重的言语,没有过于亲密的举动。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一句‘我很快就回来’让许涟漪倍感心安。

    她睡的很沉。

    今晚另一辆吉普车里不是别人,正是脸上一条疤,咧着嘴笑的袁兵。

    今晚收到信息说让他找一辆车,顺便把开车的人带回去。他查了各个交通摄像头,确定大概方向就追了过去。

    想说不急,等到了合适的地点再说明来意。

    结果发现开车那小女人还挺警觉的,他忍不住就跟她追逐了一番。

    眼看车速越来越快,万一出了事故,京鸿那里够他喝一壶了啊,更不用提再加上一个凌绍元。

    不过人往往就是怕什么来什么。

    现在他面前的这两个男人就想拆他入腹。

    “袁兵,你最近是越来越没有分寸了。”京鸿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听到吴津津哭声的他可谓到现在还惊魂未定。

    “我让你去把他们找出来就是怕她们两个出意外,你倒好,差点让他们出意外。”袁兵几乎可以听见凌绍元后槽牙咬碎的声音。

    今晚如果不是许涟漪找了个地方让吴津津先下车求救,这两人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还好后面凌绍元找了关系让人在高速路口的关卡拦住了许涟漪。

    “没关系。最近缅甸内乱,我们在那里的酒店赌场正好需要人手。”凌绍元直直看向那罪魁祸首。

    “哎~那不能怪我啊,我本来可没有想跟她比拼啊,谁让她那么敏感,一下子就发觉我是在跟你的车。”袁兵也很无奈啊,换成别人,恐怕不会故意时快时慢地试探旁边的车是不是在跟踪自己呀。

    “你敢说你最后不是玩心大起故意作弄她?你完全可以做到让她发现不了。”凌绍元继续一贯的低气压输出,虽然袁兵不至于瑟瑟发抖。但是部队出来的人,习惯了直来直往,可是凌绍元和京鸿可是腹黑狼,若光明正大打一场或许还有胜算,但是跟他们玩心眼肯定没有好下场。

    这是袁兵对他们之间实力的总结。

    只好摸摸鼻子,自己认了。

    “不过你别说,那小女人还挺厉害啊,有机会我要找她比试比试!”

    凌绍元微微挑着右边浓黑的剑眉,笑着对他说,“你试试。”轻轻地三个字,袁兵立马闭嘴。

    “还有,未来一季度的赞助资金我已经通知财务打到阿津卡里,给她做零花钱,她需要压压惊。”

    袁兵:“……!!!!!”

    许涟漪醒来的时候,陌生的感觉席卷而来,她很快翻身坐起。

    客房里只剩下一盏昏暗的夜灯,黄色的灯光打在地上,留下一圈光晕。

    换了一个舒适,手摸着额头坐起身,关于昨晚的记忆也重新涌上脑海。

    最后到了高速路口的收费站,她被一帮黑衣人强行拦截下来。当时心想干脆下车,弄清楚到底对方的意图是什么,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虽说身手不错,但是多年来也仅仅是在社团里练练身手。

    真正遇到事情谁知道会怎么样,俗话说‘淹死的往往是会游泳的。’

    紧追着他而来的那个人,看起来就不是善类。侧脸上还有一条疤。许涟漪死死盯着他,那人却突然对他咧嘴笑了:“车技不错啊,我差点没追上。我是袁兵,凌绍元让我来带你们回去。咦?不是说两个人吗?还有一个呢?”

    袁兵当时就知道离死不远了。

    凌绍元赶过来的时候许涟漪几乎虚脱了,嫩黄色的t恤后背几乎都湿透了,乌黑的发丝几率黏在脖子上。

    凌绍元帮她解开安全带,将她从驾驶座上抱了下来。许涟漪真的吓坏了,否则她真的有下车狠狠给那个男人几拳的冲动。

    胆颤心惊地上演了一晚上的速度与激情,结果是虚惊一场。

    这笔帐她记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