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时光逆流:时光定格的画
    “醒了?肚子饿吗?”

    “阿津呢?”笔直的双脚垂在地毯上。

    刚睡醒的慵懒样子,脱去了平时那份坚韧外壳,只剩下了柔弱的内核。这个样子,让凌绍元的心思也跟着柔软起来,私心里就想将她占为己有。

    “在隔壁。”

    “我去找她。”说着便要往浴室走去。

    凌绍元拉住她:“如果你不想吴津津和京鸿在一起,你尽管追过去。”

    许涟漪听到这句话,眼里闪着喜悦的光芒:“他们在一起了?”前一天吴津津还在为京鸿的事情黯然神伤,今天就在一起了,这进展令许涟漪目瞪口呆。

    “嗯。”凌绍元见她元气恢复了不少,也跟着心情好了起来,“会不会饿?我让客房给你送餐。”

    许涟漪进了浴室洗漱,原来的衣服已经被洗衣房干干净净地送回来,整齐的放在架子上。

    边梳着头边从浴室里走出来,嘴巴里还咬着橡皮筋。

    凌绍元手里正端着一杯咖啡,骨节分明的食指扣着骨瓷杯,正在啜饮着黑色液体。许涟漪这才注意到他眼睛有点微红,发丝也不像平时那样一丝不苟,身上隐约有一丝憔悴之态。

    是……为了她吗?

    许涟漪不敢问,怕是自己自作多情。那他为何守了她一夜,他完全可以让客房派个人过来照看她。

    但是旁边总有一个很飘忽的声音告诉她:他对你不同。

    硬着头皮走过到餐桌坐下,若无其事地拿起一片土司,咬进嘴里。

    “凌总不会去休息吗?”

    心里的疑问不敢问,关于感恩戴德之类的话她有点说不出来,只好装傻。

    好尴尬……继续低头往嘴里塞面包。

    “许涟漪,我们也聊一聊吧。”

    “嗯?”原本啃着吐司的人又一次像偷吃的土拨鼠一样,鼓着脸颊抬起头。

    “许涟漪,今晚我们都彼此坦诚,像朋友一样敞开心扉聊聊天。”许涟漪从没有见过这么坦诚的凌绍元,她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继续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赶紧将嘴巴里的面包用力吞下去,才问:“嗯……聊什么?”

    “说说看,你为什么来昊天。我想知道。”对面的男人双手环胸,气定神闲地靠在椅背上,腕表上镶着碎钻的皇冠标志,显示着他主人的身价不菲。

    许涟漪不傻,凌绍元更是不傻。

    先不说他年少得志,以前就有许多人想要通过他攀上父亲的关系。更罔论他公务繁忙,还有那么多公事等着他去处理,他不可能无缘无故坐在这里等了一夜就为了找个合适的时机跟她聊聊天。

    要说吗?

    这不过是铺垫罢了。

    她曾经离他那么远,此刻又离他这么近。

    周围的氛围的不知为何突然变得浓郁,轻松,令人心不设防。

    她想说。

    不被喜欢的人所喜欢并不可耻。

    “因为我喜欢的人在这里。”她坦荡荡地看向凌绍元,“而我,只想要离他更近一点。”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一个人内心想什么可以透过眼神分析出来。

    许涟漪没有撒谎。

    “是谁?”

    “凌总为什么这么追根究底?”

    若有第三人在场,看到的就是气势上势均力敌地两人。没有太激烈的言语,也没有太大的动作一切都是平常之举,仿佛他们已经坐在这里多年,讨论的也不过一件日常小事罢了。

    “因为我对你产生了兴趣,我想对你进一步更深的了解。”

    许涟漪这下彻底瞠目结舌了。

    话在自己嘴里,原本她以为这场对话可以在她的自我控制之内不至于太尴尬。但是为什么有人可以把这种事说的脸不红心不跳?某人这种出其不意,雷厉风行的表白方式让她无处可躲,防不胜防。

    “许涟漪,我们相处看看吧,怎么样?”声音温和。

    “就像是朋友一样相处一段时间看看。”

    “我不想伤害你,所以我们就这样相互,给我们各自一点时间确认彼此的感觉是不是都正确。如果日后并非我们所想的那样,至少还是朋友。”

    许涟漪说不出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原本只可远观的男人就坐在自己面前,还对她表达了好感。

    她就像是坐在电视机前等待福利彩票开码的女人,现在是前面几个数字全中,就等**那个球掉下来。

    初见,他在演讲台上自信从容,意气风发;第二次见他,他凌冽清俊,有力的手臂被一个妙龄女子挽着,后来,他不怀好意,眼神戏谑地对她笑;他故意使坏让她不得不去接他;她失踪了,他动用金钱关系狂乱地寻找她;他说他不想伤害她……

    这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被珍惜……

    “我以为,凌总有女朋友了。”

    “什么时候?我看起来不像单身吗?”她这算是答应了。

    “有一次,我在百货公司,看到一个女孩子挽着你的手。”凌绍元知道大概就是袁兵说的那一次了。

    “如果我说那是我妹妹,你信吗?”

    “信。”

    “真的信?”

    “信。像你这样的人,大概不屑撒谎。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值得你算计。”

    是,像他这样的翩翩佳公子,仰慕他的人何其多,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需算计?

    互相袒露心里的想法,这种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暧昧关系竟然让许涟漪脸红了。

    凌绍元紧绷了一夜的神经也总算完全放松了下来。

    接下来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要不要先回家一趟,再过来。”咳,麻烦了他一整个晚上,着实有点抱歉。

    “不用,这里就是我固定用的套房。”

    许涟漪仔细环视了这间房间,果然私人用品比酒店通常的配套多很多。

    “京副总也留一间?”

    酒店每天都爆满,这两人竟然还私自霸占了两间这么好的房型。一年要少赚多少?总统套的前台价是12888一个房晚。

    “所以酒店一年损失了近千万?”

    “真是算盘挂胸口。”

    凌绍元一手撑在胸前,一手端着瓷骨杯,动作优雅,贵气天成。

    而她,昨晚躺在他曾经也躺过的床上安眠一夜。

    许涟漪感觉耳朵两侧正在发麻发热,她发现这个男人越来越令人着迷了。

    “赶紧吃,晚点送你回宿舍。”

    还有一件事,他在心里盘算了一阵子。既然已经‘确定’了彼此的‘关系’,那不如打铁趁热,趁胜追击。

    “许涟漪,我还缺一位助理。”

    “可我不想我外婆发现我偷偷做坏事,这件事等我实习结束再说?”

    “好。”

    时光若可以将此刻定格,那这像是一幅画。

    男的气宇轩昂却不失温柔,女的青春安然却不失羞涩,明明才刚刚开始,却又好似认识多年。

    平淡流年,静谧美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