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时光逆流:温淑卿发现了
    昊天集团旗下珠宝品牌即将在酒店49楼的宴会厅举办一个珠宝展,展会当天亦接受委托拍卖几件名贵的珠宝。

    所有的拍卖所得的资金将用来捐献给“白癜风皮肤病研究中心”。

    酒店提前封锁了所有的相关场地,布场的工作人员已经加紧步伐作业,布场的时候还需要工程部与保安部人员在场监督协调。

    酒店在会议上再三强调加强安保工作。

    所有受邀来参加的人员都是泉城身份显赫,财力非同一般的政商名流。

    牵一发而动全身,一点差池都有可能导致整个集团名誉受损。

    珠宝展当天酒店门前人流车流络绎不绝,停车场各种名车云集,引得许多市民停驻观看。

    会看的看门道,不会看的凑热闹。一位悠闲的大爷问我们门口的礼宾员:“这上面一头牛的车看起来挺派头,很贵吧?”

    礼宾员礼貌地回答:“顶级配置一千多万吧。”

    大爷用十分怀疑的眼神上下扫了礼宾员一眼,“小伙子,你懂不懂啊?这车不出名吧,奔驰宝马才多少钱呐~”

    眼看着大爷还想说什么。

    礼宾员礼貌地说:“大爷,我们规定上班时间不能随便闲聊。”

    ……

    许涟漪被安排在宴会场地的门口站岗,工作相对轻松。

    场地内布景气氛奢华,大片的水晶吊灯灯,一走进仿佛掉入了一个光华璀璨的人间仙境,与今天的主题相得益彰。

    宴会内男的西装革履,女的衣香鬓影。

    许涟漪穿着黑色的套装制服,马尾扎的高高。纤细却挺拔的身影透着一股倔强凌厉。凌绍元走过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她。

    戴着对讲机的耳机线,还真有几分欧美大片里,美女特工的味道。

    许涟漪本身就对珠宝颇有兴趣,略懂皮毛。现在有这个机会怎么能不好奇?如果不是职责在身,她也想混进去看看。各种工艺精湛,设计绝伦的珠宝与她只隔着一道门,这种感觉好比隔靴搔痒,不闯进去看一下真的不过瘾。

    越是近距离的东西,触不到就越遗憾。

    这可真的是愁死了许涟漪。

    “在看什么?”低沉的嗓音在距离她半米左右的侧面响起,召回她的注意力,“许队员如此心不在焉,工作表现有待商榷。”

    许涟漪赶紧站直了身姿,微微点头,“凌总。”

    心里却默默在腹诽着这男人,自从那天说要好好相处之后,每次见面这男人总是嘴上言辞有礼,但眼神里总是透露出一股浓厚的强势,还时不时借用总经理的身份逗一逗许涟漪。好在这“备受压迫”的时光即将结束。

    许涟漪这才注意到这男人今天的穿着更加考究,洁白的法式衬衫,墨色西装挺括。

    最吸引人的是举手投足间的一抹翠绿,做工细致的正阳满绿的玻璃种翡翠袖扣将他的内敛优雅的东方贵族气质衬托的淋漓尽致。

    许涟漪不是第一次见他戴袖扣,但平时凌绍元穿着多是低调简约稳重为主。今日选这样的一个突出的小细节,必有文章。

    许涟漪猜今日的重头戏必然是翡翠为主。

    今天昊天开珠宝展,作为少东家,凌绍元确实是豹眼,凌绍元之于她来说,就像是神秘危险的黑豹。

    “哥。我好了。”

    这等嗓音……吴侬软语。许涟漪只想到这四个字。

    是那天珠宝旗舰店里见到的女生。

    披肩的卷发,刺绣及地长裙,手上拿着同款的手拿包。

    好一朵人间富贵花。那弱柳扶风之姿让许涟漪想起了‘林黛玉’。也许世间会让人含在嘴里怕化了就应当是这样的人。

    女子走过来挽上凌绍元的手臂,看向许涟漪,眉目含笑地向她点了点头。

    “好好守岗,不要乱跑。说不定等等有状况需要你应付。”凌绍元语气平淡,眼睛严肃地看着许涟漪的白皙脸庞。

    “是,总经理。”

    如果我说是妹妹,你信吗?

    信。

    一个小时就这样过去。

    没有像凌绍元所说的需要她应付的状况,差不多时间进行到拍卖会了。

    酒店长廊里,温淑卿和林文龙两人衣着端庄地往宴会厅走过来。只顾着说话的两人还没有注意到许涟漪就在门口。

    “老林啊,你知道我从不喜欢出席这种场合的,为什么非要拉我过来。”林文龙可是说破了嘴皮子才说服了这个固执的老太太一起出来。

    还是事先没有知会过她是个拍卖会。

    “呵呵,老是在家里也闷,出来走走看看不是挺好?再说你不是喜欢这玩意儿。”

    毕竟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温淑卿刚要进门就看到旁边穿着黑色套装的身影怎么这么眼熟。

    “涟漪?!”

    “你怎么也在这里?”温淑卿同时也看向了林文龙。

    许涟漪是彻底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真的太丧气了,晚节不保,就差这么几天。

    温淑卿看那许涟漪精彩绝伦的脸色就知道这坏孩子做了心虚的事,气的扭头就走。

    现在翅膀硬了,敢阳奉阴违了。

    许涟漪顾不上工作了,脸色惨败地赶紧追了出去。

    最后是在林文龙的劝说下,暂时在大堂咖啡吧先坐下了。

    许涟漪脸色不佳地坐在温淑卿的对面,林文龙充当和事佬。可偏偏外婆就是不看她。

    她倒是希望外婆可以骂骂她。

    “外婆……”

    温淑卿抬起手掌,“你不要说话,我不想听。”

    珠宝展没有去成,拍卖会也没有去成。

    就剩这三人在大堂吧里你看我,我看你。

    头发半白的林文龙依旧笑眯眯地看着温淑卿。

    许涟漪知道这位古稀之年的老人对她外婆有不一样的感情。谁说老年人不能萌芽爱情呢?林爷爷就爱慕着外婆多年,只是外婆碍于她,种种考虑,没有接受林爷爷。

    这也是许涟漪心里的一个结,她无所谓自己过的好不好,她从小就是外婆人生里的负担,如今她不想再成为障碍。

    她对着林文龙偷偷眨眨眼。

    两个人相视而笑。

    “砰!”温淑卿将杯子重重放在圆形的茶桌上。

    两人眼睛一眨才恢复正经。

    入口处好似有谁走了过来,服务员轻声问好。

    “林董。”原来是凌绍元走了过来。

    凌绍元文质彬彬地出现在了温淑卿的面前。

    无论如何,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是长相英俊,年少有为,谦和有礼的年轻人。

    凌绍元弯下腰,双手将名片递到温淑卿面前。

    “许老夫人,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您。”

    “我是涟漪的上司。”

    “涟漪……”

    “听说涟漪在校成绩斐然,昊天集团向来惜才。是我硬性要求校方将许同学推荐到我公司来,现在她是我的助理。”

    ……

    这件事也就这样算翻篇了。

    如果不是凌绍元巧舌如簧,撒起谎来面不改色,估计许涟漪未来一段时间都有没有好果子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