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时光逆流:忘年之交甘若醴
    拍卖会决策定下来后一日。

    茶桌上,紫檀线香盘里燃着一根清香。紫砂半月壶里的铁观音泡制出色泽金黄明亮的茶水。

    日式茶室里的榻榻米上,一老一少面对面正座。

    来访的年轻人正是凌绍元。

    即使正座的姿势不令人那么舒服,但是这男人依然可以做到面不改色地端坐如钟,微微颔首,表示着恭敬。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对面头发半白的老者,粗糙低沉的嗓音虽然威严,却是透露出一丝欣赏与纵容。

    “您老这话说得毫无依据?难道我每次登门都是有事相求?”凌绍元端起杯子喝茶,水渍在他的薄唇上染上光亮,“前一两个月您又上山修行去了,好长时间不见,今天来看您也在情理之中。”

    “小侄有幸拍得一块玩物,今天给您送过来。”

    说着将身旁的木头锦盒打开,掏出一块灰色,四叶草形状的砖,放在林文龙的面前。

    “听说您老几年前因故与这心头好擦肩而过,刚好这次有人委托拍卖,我辗转了几次关系,才留了下来。”

    林文龙瞥了眼凌绍元送过来的东西,竟是抿着唇闷闷地笑了开来。这小子从来都知道讨他的欢心。他就是打从心眼里欣赏他。

    当时凌绍元还是学生的时候,为了锻炼能力跑项目没有少挨他的刁难。一来二去也就成了忘年交。

    而今日凌绍元口中的玩物可不是一般的玩物,砖板也不是一般的砖。

    这是一块“御窑金砖”。

    明朝紫禁城太和殿,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雨和打磨,所铺的砖依旧光亮如新。只因它是苏州陆慕砖窑出品。

    而凌绍元所得的这块正是永乐年间同窑出品,质地细腻,光泽大气迷人,颇得文人雅士的赞赏和喜爱。每一块都拍出了近百万的高价。

    “不过小侄今日前来确实是有事相求。”

    林文龙笑了,“我就说吧。这人啊有事是藏不住的,一看就看出来。”

    “姜还是老的辣,更何况您是姜王爷。”

    闽南俗语有句话叫做:明知是褒三分喜。凌绍元将这招用的巧妙,用的恰当。至少林文龙十分适用。

    其实人到了一定年纪就喜欢听“好话”。说的是虚情还是假意那些饱经世故的长辈们哪里会分辨不清?他们只是看到你至少还有一份想要讨好他们的心意罢了。

    “说吧,还有什么是你这商场小狐狸办不到的?我估计是关乎到‘人’。”

    凌绍元不答反笑。

    “确实是关乎到人。”

    所以,温淑卿出现在酒店并不是意外,只是许涟漪不知道罢了。

    林文龙,就是许涟漪口中的林爷爷,是个牵线人。今日若换成别人上门求这事,他是万万不可能答应的,太荒唐。

    许涟漪对淑卿来说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他不是不清楚。

    所以,温淑卿在地方算得上是家境殷实的孤寡来太太,但并不算是名人,在泉城最不缺的就是权贵富豪。

    凡事皆要师出有名。

    凌绍元思来想去,才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只为了将许涟漪留在身边。

    “这件事还望您帮我保密。”

    “行,你也快而立之年了,立业重要,成家也重要,这事我支持。”林文龙将已经淡了味道的茶叶倒到一边陶瓷盂里,用热水冲洗了一次紫砂壶。

    “只是这老太太可不好讨好。不似普通老太太你嘘寒问暖几句,或者送点小礼就能轻易讨得了欢心。固执得很呐~”

    林文龙摇摇头,别人不知道,温淑卿他还会不知道吗?

    为了小外甥女,拒绝了他二十年。

    内心坚如磐石的女人比什么都来得可敬。

    “您放心,我有心理准备。老太太的外甥女也一样,活脱脱就是个年轻翻版。”

    这茶室里的一老一少谈着各自心仪的人,都眼角带笑。

    温淑卿年轻的时候就守寡,与林文龙是因缘际会在一次画展上认识的。林文龙明示暗示,旁敲侧击表示了几次想要照顾她的后半生,都被温淑卿拒绝了,原因是她还有外甥女。

    许涟漪已经够可怜了,温淑卿不想她将来还要处理更复杂的人际关系增加心理负担,所以干脆也就拒绝了林文龙。

    人生已经走到这里,心里有一个人,是不是与这个人朝夕相伴已经不那么重要,如果可以保持在一份真挚友谊的距离上,也是好的。

    正因为这样,林文龙也就更加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人。

    谁说老年人就不能来一段夕阳之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