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时光逆流:庙会上的小糕人
    有时候不来一个助攻,都不知道想要的东西来得这么意外。

    托了袁兵的福,最近这几个人都过上了“幸福”的小日子。

    凌绍元和许涟漪也算是指日可待。

    其中要当属吴津津最滋润,不仅账上多了一大笔零花钱,她正盘算着如何好好安排这笔横财。

    京鸿和吴津津经过“彻夜畅谈”,两个人的关系又更近了一些,不要想歪,只是吴津津暂时向京鸿的“用心良苦”妥协一些罢了。

    今天有庙会,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吴津津就被她父亲彻底给禁了脚步。

    庙会十分热闹。

    到处是小摊子在贩售各种小零食,小玩意儿,真是热闹啊。

    许涟漪手里还握着一杯珍奶,吴津津咬着老街的冰糖葫芦。

    “所以,你真的就变成绍元哥哥的助理了?”

    “嗯。”许涟漪点点头。

    吴津津叹了一口气,突然正经起来,“其实我绍元哥哥那个人,没什么不好,就是太过一板一眼。”

    “没什么不好你会那么怕他?”许涟漪这个人有点小坏,有时候喜欢让身边的人发窘。

    “可恶!”吴津津用手肘撞了许涟漪一下。

    “我以前可不怕她,但是后来一次我欺负了程珊珊以后,被他整的我从此看到两兄妹,我能避则避,特别是程珊珊。”吴津津皱着可爱的小鼻子,咬牙切齿。

    “程珊珊?”

    “嗯,他妹妹。不过一个从父姓,一个从母姓。程珊珊从母姓。”

    如果我说是妹妹,你信吗?

    原来真的是妹妹。

    许涟漪不禁想要翘起嘴角,咬住珍奶的吸管,不动声色。

    “程珊珊那人我说不来,总之,你以后免不了跟她接触,你就知道了。”

    “不好相处吗?”千金大小姐,有点脾气或者高傲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是,不是不好相处,哎,说不来,总之,你以后不要得罪她,否则工作说不定也不保了。”

    真的假的,是不是像电视上演的那种,得罪了老板的妹妹,结果被开除???

    狗血!

    许涟漪在心里默念。

    “我们以后可能不能经常见面了,我爸给我找了老师,让我学英语和画画。”吴父教训她就算胸无大志,但再怎么着,基本生存技能还是要有的吧。

    比起很多富裕的家庭,孩子小小就出国读书,深造,镀金,吴津津已经算很幸福了。

    吴父一直将她留在身边,但是他总会老,即使不要求她像别人的孩子在商界闯出一片天地,但是至少将来可以自食其力。

    所以,语言她只需要学习最普遍的英语,技能就学她最爱的画画。

    “京鸿呢?京鸿知道吗?”

    “知道。他让我做现在该做的事情,以后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什么是现在该做的事情?”

    吴津津睁着水亮的大眼问许涟漪。

    噗——

    许涟漪忍不住想笑,京鸿说话总是这么深奥,阿津哪里听的懂。

    “你爸和京鸿说的都没有错。你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学习,人生不应该只有爱情。还有亲情,还有你想做的事,你想要去实现的愿望。”

    吴津津最想做的事就是追京鸿,最大的愿望就是和京鸿在一起。

    “这么说吧。”

    “爱情的不稳定因素太多。假设你现在和京鸿在一起了。他也可能有一天会离开你,不在你身边。”

    “他为什么跟我在一起了却离开我,他敢?”

    “没有什么敢不敢的。我说他不能在你身边不是说他变心,意外和疾病都有可能导致他不能在你身边。所以你要自己强大。有一天他不在你身边了,你自己还是要过生活的。”

    吴津津越是听,脚步却是越缓慢了。

    “在万一有了孩子,你靠什么养自己的孩子?靠……”

    吴津津双手在胸前比了一个交叉,“停!”

    “怎么你们说的话都一个样啊?我只知道如果没有他,我感觉我做什么都没有意义,读书没有意义,画画也没有意义。再说了,你们说的那些不一定会发生。”

    许涟漪很平静的看着她。

    也罢,所有的假设都还未成立,也许上天赋予每个人的使命不一样,所以与生俱来的条件也不一样。

    看到有老师傅摆放着一辆“凤凰牌”的自行车,后座支着一个摊子在捏糕人。

    许涟漪走了过去。

    “你喜欢这种啊?姐姐给你买啊。”吴津津笑嘻嘻的拉着许涟漪走到摊子面前。自从卡里来了一笔意外之才,吴津津本来是个千金小姐,现在像个暴发户一样到处想花钱。

    老师傅看起来**十岁了,头发和眉毛皆斑白,眼帘已经下垂,但是看着自己作品的眼神却炯炯发亮。手上布满了皱纹和老人斑。但是手很巧,几个彩色面团在他手上几下变成了一只鹦鹉。

    自行车是很老式的自形成,支在上面的木头架子也看得出有一些年头了,木头都发亮了。

    摊位围了很多小孩子驻足。

    “老爷爷,你会不会捏小猪佩琪?”其中一个胖胖的小男孩问。

    “对呀,对呀。我想要机器猫。我不喜欢这种鸟。”另一个小孩子也说。

    老师傅笑着摇摇头,小孩子就全部散了。

    不禁让老师傅感叹年代不一样咯~

    以前他可是靠着这手艺养活一家人,多少人羡慕他家的孩子有各种各样的糕人。

    本来驻足的许涟漪上前,说,“师傅,你会不会捏孙悟空?”

    “会,会!”老师傅点点头,浑浊的眼珠子因为这句话就更有神了。

    “给我捏一只吧。”

    “好,好~”老师傅就像是千里马遇见伯乐似得,笑嘻嘻,白色的胡子说话动了动。

    许涟漪出神地站在老师傅的面前看,黄的,白的,黑的,红的,蓝的面团就这样在师傅百样玲珑的手里变成一只孙悟空。

    吴津津是个话痨,所以在社交软件上也是个话痨。无时不刻都是“手机先吃”“手机先看”。

    她拍下了许涟漪看糕人时候那种期盼的样子,像个孩子。

    老师傅将手里的签子递给她。

    许涟漪问多少钱。

    师傅说送她不用钱,现在喜欢这个的人不多了。

    许涟漪硬是塞了一张大钞给老师傅,老师从胸口口袋里掏出一包现金,还用手帕包着,找了她一叠零钱。

    路上吴津津拍了拍她的肩膀,“看不出你喜欢这个。”

    许涟漪笑了笑没有回答。

    其实她不是喜欢,她只是想起了人生中拿到的第一个糕人就是孙悟空。

    是她舅舅给她买的。

    许涟漪还很小的时候,也是在许家塘的一个小庙会,舅舅仅有一次带她出门。

    那个时候她对他还有一些陌生和害怕。但是舅舅对她很亲近,他足足带她出去玩了半天,买了无数玩意儿哄她,才让她对他卸下心防。

    那一年,她舅舅结婚了。

    那个漂亮的阿姨,现在叫舅妈,仅回国来见过外婆一次。

    许多细节她都不记得了,唯有“孙悟空糕人”她还记得。

    每次听外婆提起舅舅那自豪的样子,她就觉得她的舅舅像个孙悟空,什么都难不倒他。

    他们见得很少,但是她对他印象深刻,有时候她经常都在想是不是她的父亲也如同这样?

    许涟漪看着小糕人默默出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