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时光逆流:《隐于市》
    收到凌绍元说下飞机的短信是在午后,许涟漪没有作他想,下飞机还要一两个小时才到市中心,按道理说那男人到达目的地后应该是休息去。

    所以她只说了自己在老城逛庙会。

    许涟漪和吴津津一直沿着老街逛了大半天,一直到晚上。

    下班时间一过,人越来越多,走路都有点挤。更不用说等等饭点一过,来散步的附近居民,约会找乐的年轻人,会有多挤,不敢想象。

    庙前的戏台那里开始准备要唱高甲戏了,演员在后台开始准备了。

    第一声锣鼓声响起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聚集过来。许多老年人拿着靠背椅过来抢占一席之地。

    两人差点被这人流给挤散了。

    幸好许涟漪动作敏捷,拉着吴津津往外挤,刚松一口气,就看到对面老榕树下站着一个身影高大的男人。

    秋季的风吹起了老榕树的树须,也吹起了许涟漪的柔顺的马尾,吹动了她的细格子短衬衫。

    吴津津这个鬼灵精,拽拽地环着胸口,大声问凌绍元:“你们出差回来啦?京鸿呢?”

    “回家去了,还给你带了礼物。”

    “真的吗?嘻嘻……那我走啦,我明天开始上课啦,你要想我呀!”

    凌绍元和许涟漪各占一方看着吴津津跑远了,跑了一段距离之后还回头表情暧昧地看着他们,笑嘻嘻地像他们挥着手。

    人流很多,吴津津一下子便被淹没。

    凌绍元穿着白衬衫,没有领带,袖子半挽,手工西裤,和黑色皮鞋。这几天和京鸿去迪拜出差了。这样子俨然是刚下飞机不久的样子。

    “刚回来吗?”

    “嗯。”

    “怎么不直接回去休息?跑出来做什么。”

    凌绍元居高临下地看了许涟漪的发顶一眼。

    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为什么你难道不清楚?

    “我还没吃饭。”男人口气很平静,但是此时在许涟漪听来却有一丝无辜。好像是她害了他没有晚饭吃一样。

    许涟漪:“……”

    “阿联酋航空的头等舱服务什么时候这么差了,餐饮都不提供了?”

    “有是有,可是一起吃饭的人不是你。”

    看着一本正经的男人说着煽情的话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许涟漪觉得自己现在走路都自动带着粉红色的光芒。

    许涟漪挑挑秀气的眉毛,“哦,有想吃的吗?”

    “客随主便。”

    许涟漪微微咬着下唇,这男人是要赖给她的意思了?

    “听闻凌总经理挑剔不堪,非常人所能侍候。”

    “合格助理的应该知悉上司的一切习惯细节,包括生活。”

    嗯哼!

    “那就随着本小爷走吧?”

    凌绍元将车钥匙递给她。

    上面面一个“三叉戟”的标志。

    许涟漪一脸不置可否,撇撇嘴,嘟囔着:“还是喜欢你那辆g级,要不悍马也行啊。这种车型底盘太低,不喜欢。”

    两人很快撤离老城,过了跨海大桥再开几分钟便是市中心。

    许涟漪动作熟练地将车停在市中心的公共停车场,因为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并不是商业区,没有地方可以停车。

    一个穿着正式讲究的高大男人和一个朝气十足的女生肩并肩走在一起,十分引人瞩目。实际上更多的是因为身旁男人引得不知凡几的回头率。

    许涟漪带着凌绍元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前一分钟还在主干道上,拐了一个弯就进到了一片寂静的居民区。

    这里竟然有一栋闽南传统花岗岩石头房还完好保留在这里。

    被改成了一间咖啡厅。

    《隐于市》——门沿上挂着一枚古香古色的牌匾招牌。

    门还是传统的木板门。敞开着,不需要自己动手,许涟漪轻车熟路地走了进去。

    房子整体十分干净整齐,凌绍元自己挑了一个位置坐。

    房子客厅还是原来的十字形格局,许涟漪一间一间地探头找人,“燕姐——”

    “哎——”一位衣着素雅的大姐走了出来。墨绿色的对襟针织衣和黑色棉布长裙,腕上缠着一串佛珠,看着像是小叶紫檀。

    许涟漪第一次带人过来,还是个男人,还是个相貌堂堂的成熟男人。

    “这位是……”

    “我老板。燕姐,我开始实习啦。”

    “时光真是快呀,你第一次来我这里才高中。”燕姐看着是和许涟漪闲聊,实际上有意无意看着凌绍元。

    实在太令人好奇了。你见过谁和上司跟下属这么毫无距离感的。悠闲的靠在椅背上翻着《诗经》的男人,实在太养眼。

    “我老板饿着肚子,劳烦燕姐帮我煮两份高汤馄饨和一份肉燥饭。还有……”许涟漪指了指吧台。

    燕姐摆摆手,说:“好势,好势。”

    燕姐说的是闽南语‘好’的意思。跟普通话“河蟹”谐音。引得两人发笑。

    许久不见许涟漪落座的凌绍元,开始寻找她的身影。

    不见其人倒是听见吧台后面叮叮当当的玻璃器皿和金属器皿的碰撞声。

    许涟漪在每个装咖啡豆的密封罐子里嗅了嗅,眼珠子眸光流转,继而在几个不同的罐子里分别称出一些豆子,最后装进手工磨豆机里。

    拼豆,烧水,冲咖啡。瞬间屋子里咖啡香满溢。

    虽然已经是傍晚,但是并不影响一个咖啡老饕时时刻刻想要喝一口好咖啡的心。

    燕姐将做好的馄饨和肉燥饭端了上来。

    “你尝一下。”

    许涟漪终于坐在凌绍元对面,手掌撑着下巴看他。

    “这么晚了还喝咖啡,不怕影响睡眠?”

    “睡不着便不睡。”

    凌绍元先喝了几口汤,才开始吃饭。

    饭汤香气扑鼻,咸淡适中,馄饨的皮不油不腻,很是暖胃。

    许涟漪知道他刚下飞机,近十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吃太生硬的东西或者大餐可能会胃不太舒服。

    所以她就想到了燕姐的饭菜。

    长这么大,除了外婆的饭菜就是燕姐的饭菜可以让她有满足感。

    对面男人低头认真吃饭的样子好居家。

    低垂的长长睫毛。

    其实一个人,任你身份如何尊贵,能力如何超群。最终回归到生活都会暴露出最真的性情。这个男人其实内心很柔软的吧?

    看男人看的神游太虚的许涟漪并不知道男人正肖想着她面前那一杯咖啡。

    最终,对面的人忍不住了,‘魔爪’伸向许涟漪对面,这个举动成功将许涟漪的灵魂拉回现实。

    “哎——,那个杯子我……”喝过……

    凌绍元心无芥蒂地喝着她喝过的杯子,她消音了……

    再一次被粉红色光晕给笼罩了,这男人分分钟都在勾引她。

    “咖啡不错,你会是一个冲咖啡合格的总经理助理。”

    “我送你回去吧。”

    “为何要送我回去?”

    “就当作,作为合格助理的一部分吧?”

    凌绍元面色缓和地看着前面,眼眸含着温柔。

    凌绍元摇了摇头。

    “成全了你的合格,那倒是我的不合格了。”许涟漪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是他千方百计让她留在他身边的,怎能让她用心良苦地讨好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